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牛娟穿着很少的衣服,被反绑在了一根脏兮兮的木桩之上,脑袋低垂,全身是血,看着就让人揪心。

    我站在门口,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我怎么能够不懵呢?

    一个好端端的人,前些天还张罗着帮我们游山、查户籍、报警,在我们临走之前,甚至还从不多的积蓄里拿出三千块钱来,借给我们当路费。

    尽管知道她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看在老鬼的面子,但是我依旧对这个平凡而普通的女子充满了感激。

    转眼一见,她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脚步停滞,而身边却有一道身影与我擦身而过,快步奔到了那绑在木桩上的牛娟跟前来。

    是老鬼。

    他冲到跟前,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拨开遮住脸的长发,低声喊着对方的名字。

    我这时也跨过倒地看守的身体,走到了跟前来,被老鬼摇晃了几下,牛娟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来,当瞧见面前的这人居然是老鬼的时候,她原本被鲜血沾染得有些可怖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咧了咧嘴,发干的嘴唇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瞧见这个帮助过自己的老同学如此模样,老鬼无比痛苦,说娟子,他们把你怎么了?

    这时便宜师姐检查完了周围的安全状况,走到跟前来,问这人你们认识?

    老鬼情绪激动,我替他回答,说对,这就是先前帮助过我们的那个党政办干事,之前老鬼打电话过去,单位说她失踪了,没想到居然被那帮家伙给弄到这里来了。

    便宜师姐让我们走开,然后将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并拢,贴在了牛娟的脖子一侧。

    她的手法很古怪,轻轻拍了两下,然后又将牛娟双眼的眼皮翻过来打量了一番,叹了一口气,说这人没救了,还是赶紧找师父吧。

    这句话说得老鬼眼睛一红,瞪了她一眼,说不行,我一定要救她。

    便宜师姐解释,说她这些天受尽折磨,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了,还被人下了蛊毒,现在的状况根本维持不了,带上她就是个累赘,还不如让她在这里安静等死呢。

    她的话太过于现实,老鬼没有跟她辩驳什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而就在这时,奄奄一息的牛娟也从喉咙里迸发出了求救声:“救救我,闻铭……”

    什么,还有知觉?

    听到牛娟沙哑到了极点的声音,原本话语就很少的老鬼一下子就激动得手足无措了,握着她的手,郑重其事地说:“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老鬼帮牛娟把勒紧肉里的绳子解开,把她扶到地上坐着,小声安慰,而便宜师姐则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意气用事。”

    她也只是感叹一下,就没有再继续多言,而是带着人搜索起了这地方来。

    这儿是一处在天然溶洞之中人工开凿改造的场所,依着山壁,有用砖石泥浆砌出来的格子间,借着中间和墙壁上昏黄的油灯,一眼望过去,林林总总,得有二三十多间。

    时间紧迫,我瞧见这儿有老鬼照顾牛娟,便也没有再停留,而是跟着便宜师姐去搜查。

    我连续找了几间,里面都没有见到人,正心急,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转过头去,却见到带我们进来的黑衣麻生打开了一个房间,从里面扶出了一个脏兮兮的老人来。

    我远远看了一眼,发现他就是那天我们逃离苗寨的时候,那个浑身烟味的老头。

    他当时在我最危急的时候救了我,舍身挡下了后面的追击者。

    这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快步走到了跟前,发现老头比牛娟更惨,浑身都是疤痕,血肉模糊的,而麻生跪倒在地,不断地喊着他的名字:“方老、方老……”

    麻生喊了好几遍,烟味老头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来,首先瞧见了凑过来的黑蛊王,咧嘴,露出一口黄板牙,笑了:“老伙计,你怎么会在这儿?”

    黑蛊王瞧见旧日好友变成如此模样,不由得一阵心酸,指着旁边的便宜师姐道:“有人落在你们独南苗寨了,我是过来捞人的。”

    烟味老头叹了一口气,说可惜我得罪了神风大长老,不然还可以给你帮帮忙。

    黑蛊王摇头,说老九,你咋变成这副模样了?

    烟味老头说一言难尽。

    而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已经扫量到了我的身上,原本瘫在地上的身子一下子就挺直了,指着我,难以置信地低喊道:“不是叫你走么?走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回来,你这后生怎么就是不听话,回来干什么?”

    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对我生这么大的气,一时间有些语塞,只是指着周围说道:“我是来救我师父的……”

    烟味老头吹胡子瞪眼,说日娘贼,老子这牢算是白坐了!

    他吼完之后,气呼呼地不说话,场面变得十分尴尬,麻生跟他说了几句话,是苗话,老头也不肯开口,僵持了一会儿,麻生回过头来,跟黑蛊王说了几句话。

    黑蛊王走到我和便宜师姐的跟前来,与我们商量,说龙老九虽然是独南苗寨的方老,但他只掌握了一部分的权力,对掌控寨子、包藏祸心的神风大长老一伙人一直都心藏不满,他和他儿子龙天罗其实是独南苗寨里反对神风大长老最大的势力,麻生他们,都是忠实的跟随者;而神风大长老之所以一直隐忍,不动他们,都是因为他的孙女……

    我抬头,说米儿?

    黑蛊王点头说对,米儿自出生起,就天生异象,一直被认为是锦鸡苗人一脉的圣女,也是神风大长老的继承人,只可惜她最终背弃了神风大长老的理念,触及了底限,所以才会被杀死的。

    我心情沉重,不过也还是有些奇怪,说既然说龙天罗是神风大长老的反对者,那么他为什么那天还要抓捕我们呢?

    黑蛊王叹了一口气,说龙天罗应该跟着他女儿去了,至于你们看到的那个,不过是神风大长老的傀儡而已……

    我们说着话,龙老九突然冲着我们怒声吼道:“走,快走!”

    他几乎是拼尽了全力在呐喊,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声音不断回荡,吓了我们一大跳,麻生赶紧抱住老爷子,让他情绪稍微平缓一些来。

    烟味老头过激的行为很快就被制止,而他的呐喊,却终究还是引来了麻烦。

    一条超过一丈长度的巨大蜈蚣,从溶洞的穹顶之上,蜿蜒滑落而来。

    麻生瞧见,惊讶地低声喊:“天腐罗?”

    我瞧见众人都变得紧张起来,气氛一僵,便低声问便宜师姐,说天腐罗是什么东西?

    便宜师姐跟我解释,说天罗在古苗语里是“恶虫、恐怖的虫”之意,比如龙天罗的名字,就是龙恶虫,至于这天腐罗,是传闻之中的一种苗疆恶虫,它生于桃林恶瘴之中,吞噬桃花瘴无数年,最终养得一身好膘,不但凶戾无比,而且浑身剧毒,喷出的毒雾也十分恐怖。

    恶虫洞之所以如此命名,就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天腐罗坐镇于此。

    这玩意虽然每一个生在独南苗寨的人都有听过,但是瞧见过它的人却不超过两只手,乍然出现,怎么能叫黑衣麻生不惊讶?

    身长一丈、浑身黑斑、宛如巨型蜈蚣的天腐罗出现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我们这边蜿蜒而来。

    我们都下意识地往后退开,而这个时候,黑蛊王却站了出来,只见他将双手拢于袖间,待那虫子接近自己三五米的范围内时,暗扣在右手处的纸包涅破,朝着前方猛然洒去。

    一道黄色的粉末在空中飞扬,我闻到有浓重的雄黄味。

    这些粉末粘在了天腐罗的身上,立刻如同强酸一般,将它那又黑有红的甲壳给灼烧去了一大片,那受伤的天腐罗发出一阵宛如婴儿一般的尖叫声来,重重跌落在地,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它那无数的触足爬动,身子弓起,黑斑陡然张开,竟然从里面喷出了粉红色的烟雾来。

    烟雾有毒!

    黑蛊王挥手示意我们散开,而他则不断抛洒雄黄配药,让这恶虫不能靠近我们。

    这恶虫凶猛异常,我瞧得心底发虚,下意识地一直往后退,瞧见黑蛊王与它纠缠相斗,然而突然间,我瞧见这畜生竟然不顾那灼烧甲壳的粉末,身子一挺,竟然朝着人群之中挺身而冲来。

    这么野蛮的攻击,连黑蛊王都有些束手无策。

    天腐罗冲过来的方向,正对着我便宜师姐,她不慌不忙,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把羊脂玉一般的两尺小剑,重重地砍在了这恶虫的甲壳上。

    砰!

    一阵铮然之声发出,那恶虫的甲壳上面留下深深一道剑痕,朝着旁边跌落而去。

    让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天腐罗落在地上之后,尾部一扭,居然又一个腾空,横跨四五米,直接把我给扑倒在地。

    望着那恐怖的口器朝着我脑袋咬来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啊!

    无图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