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这少东主走上前来的时候,我很敏锐地听出了他话语里面的差异来。

    他称呼一字剑为“黄剑君”,而花老板则叫做“一字剑君”。

    一字剑姓黄?

    不管怎么说,这两个称呼给我的感觉,黄剑君似乎更加亲近一些,也就是说,这个少东主与我们要找的一字剑,应该算是认识的,而且应该关系还比较近?

    老鬼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面对着对方的疑问,他点头,说对,我是他的师弟。

    少东主忍俊不禁,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冲着花老板说:“老花,我刚才还赞你交游广阔,现在不得不提醒你多少还是得收敛一点,免得什么人都找上门来打秋风,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老鬼的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地说老弟,你的意思是觉得我们都是骗子咯?

    他的脾气比较冷,若不是看在这人有可能与一字剑认识的份上,说不定就直接冲上去动手,让这小子晓得天高地厚的。

    不过他心中惦念着我师父的安危,也只有憋着气,免得多生事端。

    少东主冷笑了起来,脸色却变得越发严肃,带着教训的口吻说道:“若是旁人,或许就被你给蒙住了,但恰巧黄剑君正在某家阁中任大供奉一职,所以倒不成会被你们骗了去——黄剑君一把石中剑,天下纵横,当年茅山开山,江湖观礼,他一人一剑,单枪匹马与茅山掌教陶晋鸿战而不败,随即跻身天下十大。这样的人物,你说你是他徒子徒孙,或许有人信,但说是师弟,真的以为无人可以识破么?”

    那一字剑居然有这般强?

    听完他的话语,我并没有在意这少东主的讽刺,反而多了几分欣喜。【^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若是有这一字剑的帮助,我们一定能够把师父,从那独南苗寨里面救出来了吧?

    老鬼也不恼怒,他冲着这少东主拱了拱手,说小兄弟,是与不是,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唯有一字剑他才能够说得了。我瞧你与我那师兄关系应该不错,不如你帮着引荐一下,我与他当面谈谈,你看如何?

    他一通话说得不卑不亢,那少东主反而变得恼怒起来,说黄剑君贵人事忙,你以为是你相见就能见的么?

    老鬼淡淡说道:“好,那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够见到一字剑?”

    少东主瞧见老鬼和我执意而为,脸色变得阴沉,冷笑着说:“看来你们是一定要把这大尾巴狼装到底咯?也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黄剑君剑法道术,天下扬名,你既是他的师弟,必有本事,不如先跟我玩两招吧?”

    老鬼说打败了你,就能够见到一字剑了?

    少东主冷笑,说当然不是,不过如果你能够把我给撂翻,那就说明你们还是有些本事的,我可以帮你引荐,但不保证黄剑君能够见你们。

    老鬼点头,说也好,能给机会就足够了。

    他颇有风度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将手缓缓抬起来,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那少东主瞧见老鬼这般神态,知道他也是有些本事的人,不由得肃然起敬,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立刻有随从过来拿着,而他则缓缓说道:“阁下如何称呼?”

    “老鬼!”

    “好,在下方志龙,请教阁下手段!”

    两人交手之前,彼此恭敬有礼,对望而战,话音落了几秒钟之后,那少东主瞧见老鬼身子挺立,不动如山,脸上多了几分敬意,一抱拳,朗声说道:“小心了。”

    他话音一出,人便化作了一条翻滚的蛟龙,朝着老鬼这儿冲了上来。

    我们这些围观者慌忙跳出圈子,而我刚刚退了几步,就瞧见老鬼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与我之前小巷之中对战那帮混混所不同,这两人全身张弛有度,步伐攻势皆有章法,一看都是练家子来着。

    少东主先手,拳头冲着老鬼的当胸而来,这是试探,未必有几成力。

    老鬼并没有上前与他硬拼,而是扭身而上,错开那拳头,手化作爪,袭向了那人的软肋之处。

    我是第一次如此清晰而且直观的瞧见修行者之间的争斗,从两人的第一次交锋来看,两人都挺有想法的,少东主应该算是正统的手段和打法,而老鬼这家伙则比较另辟蹊径,用了一个比较极端的理念。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老鬼的速度是毋庸置疑的,这得益于他本身的遭遇,这一点就连我师父都曾经夸赞过他。

    这是他的长处,而弱点则在于他与我一般,入这个行当并不算长久,所以在力量方面,显得并没有那么充足,他这般扬长避短,在我看来,是最明智的方法。

    老鬼快,围着那少东主不断游走,而那少东主既然胆敢提出比拼,自然不是庸手,却见他一招一式,都仿佛能够料敌于先机,任凭老鬼的身形越来越快,却也近不得他的身边,徒劳无功。

    从这现场的状况来看,仿佛那少东家更占优势一些,毕竟气定神闲地应战,怎么看,都比老鬼要轻松多了。

    在旁人看来,也许只要等老鬼疲倦了一些,他就可以趁机反击,并且将其拿下。

    然而老鬼会慢下来么?

    不!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鬼的速度越来越快,寻常人肉眼都已经难以捕捉到了他的身影,甚至都不知道他下一秒,将会出现在哪儿。

    唰!

    当速度快到了极致的时候,我听到一声撕裂声,而下一秒,几乎化作影子的老鬼终于停了下来,手上有一片白布,而那少东主的白衬衫,则少了一段袖子。

    他的脸色发白,胸口不断起伏,汗水从脸颊之上留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有两个身体魁梧的男人也出现在了那少东主的身边,一脸戒备地瞪着老鬼和我。

    他们就像笼中的猛虎,随时都会出笼,择人而噬。

    现场的气氛有些凝固,仿佛变故即将发生一般,然而几秒钟之后,那少东主突然扬声而笑了起来。

    他冲着老鬼说道:“慈元阁虽说不是江湖豪门,但我方志龙一来家学渊源,二来又有诸多供奉、掌柜指导,自问也是有些本事的,没想到老兄看起来修为不高,但是这速度却是让人叹为观止,想来肯定不是歹人。不管如何,我选择信任你们一回。”

    对方笑得爽朗,老鬼也不会咄咄相逼,将手中白布扔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少东主手段厉害,真要生死相搏,孰胜孰败有未可知,我不过是占了点儿小便宜。

    双方如此表态,话语趋近缓和,旁边的花老板也走上前来寒暄两句,气氛算是彻底打开了。

    又聊了两句,少东主邀我们去他家作客,并且帮忙联络一字剑。

    这等好事,我们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临走之前,我真诚地拉着洛三手那满是茧子的手,表达感谢,说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让他别放在心上。

    洛三手瞧见刚才老鬼与这少东主的交手,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瞧见我们又搭上了这权势人物,哪里敢多说,一个劲地抱歉和祝福。

    双方依依惜别,我们跟随着少东主离开。

    在商务车上,他毫不避讳地询问起了我们的身份,老鬼也不隐瞒,告诉他自己跟一字剑是同一个师父,不过两人素未谋面,也不知道彼此,这一次过来,其实是找他帮忙的。

    少东主信了七分,诧异地问老鬼,说你师父,莫非就是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南海剑魔?

    老鬼点头承认,少东主赞叹不已,瞧见旁边的我,又问起我的身份。

    我与他拱手,说我师父是南海剑妖。

    少东主显得更加难以置信,冲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说王明兄弟,你是自小就拜入南海剑妖前辈门墙之中的么?

    我摇头,说不是,也是最近。

    少东主显得有些不相信,他告诉我,说传闻中南海剑妖已经在当年的黄山龙蟒一役之中身死魂消了,你若是自小拜入剑妖前辈门墙,我或许还会相信,但若你说最近拜入,我还是持保留意见的。

    我也不试图说服他,只是笑了笑,说我并为撒谎,是真是假,到时候自会明了的。

    少东主也小,说你若真是,我倒是可以帮你引荐一位大人物,那人若是知道南海剑妖前辈没死,估计会高兴疯了的。

    车行到了一处比春茶园更大的庄园前来,少东主引我们入了厅堂,上茶之后,对我们说他去打个电话,询问一下黄剑君的具体去处,我们点头说好。

    少东主离开,偌大的厅堂就只剩下我和老鬼两人。

    我们品着茶,等了十几分钟,少东主也还未回返,茶都凉了,我瞧了老鬼一眼,低声问那家伙不会是气不过,去找人了吧?

    老鬼睁眼,说不会吧,看着不像?

    说话间,突然侧门一动,有一个影子如同鬼魅一般地冲到了厅堂里来,抬手就朝着老鬼面门一挥。

    唰!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