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三两步走到窗边,顺着他指的方向瞧去,果然看见黑袍人出现在远处的街道上面,而他旁边则有几个同党,正拉着路过的行人在询问。

    我们是从公路那边摸过来的,尽管这边人不多,但光头化日之下,肯定是有人瞧见我们的。

    如果要是有人引导,找到我们这里来,凭着一个重伤的老鬼,再加上什么都不懂的我,能够逃脱这些家伙的追杀么?

    我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地退出房间,目光在客厅处巡视着。

    很快,我瞧见了茶几上面的座机电话。

    我来到了茶几前,刚要伸手拿起电话,老鬼突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手按住了电话,盯着我,平静地问:“你要干嘛?”

    我给他的速度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回答道:“打电话,报警!”

    有事,自然就是报警啦,这是我最简单的想法,然而老鬼却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暴露自己的任何信息。”

    我诧异地看着他,老鬼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之所以被抓到,就是相信了警察。”

    我不由得毛骨悚然,下意识地问:“难道这些人,也是警察?”

    老鬼摇了摇头,说不是,不过这个世界上,我除了自己,谁也不信。

    瞧见我表示不理解,老鬼给我解释,说你现在去报警,如果来的只是几个派出所的民警,他们会选择直接杀人强抢;而即使你能够被接回警局,他们也还是能够找到你的——既然如此,你报警,除了暴露自己的位置,还有什么多余的意义?

    老鬼这人的性子有点儿冷,也不爱多话,不过到底和我生死与共过,所以才会这般耗费唇舌地给我解释。【^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我想了一下,没有反驳他。

    之前阿贵、王磊接二连三的跳楼案,警察也是没有查出什么,反倒是让罗平这样的人给破了,而且最后也没有抓到黑袍人,可见这种事情,靠警察,未必有用。

    我同意了老鬼的说法,不过对于现在的处境还是十分担忧,问到底该怎么办?

    老鬼说现在刚入夜,目标大,我们得等到再晚一些,找机会偷一辆车,然后离开这里,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布置一下,不要让对方顺着气息找过来。

    至于我,老鬼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我听从了老鬼的建议,找了个床躺下,不用因为太过担心的缘故,翻来覆去没有睡着,就念着老鬼教我的那诀咒,试图观想起我腹中的那小婴孩儿来。

    语言是有力量的。

    这句话我好像是看希特勒传的时候读到的,当时并不以为然,然而此刻却开始深有感触。

    老鬼教给我的那南海降魔录,简简单单两百来字,又拗口又词不达意,然而当我真正融会贯通了的时候,却能够通过这语言,与腹中那蛊胎得到了一种神奇的沟通。

    我甚至能够在脑海里勾勒出它的模样来。

    这小东西跟恐怖的蛊胎名字并不相符,如果不是我感知它的方法太过于神奇,我甚至觉得它根本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小婴孩儿,小胳膊小腿,胖乎乎的脸蛋,蜷缩得像颗豆芽菜……

    我忍不住朝着这小婴孩儿的下面看去,想要确认一下它的性别。【^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到底是男是女……

    然而仿佛知道我的意图一般,那小东西缩得严严实实的,让我根本就瞧不着。

    这样可爱的宝贝儿,倘若出现在我老婆的肚子里,说不定是件很幸福的事情,然而问题在于不是,一来我没有老婆,光棍儿一个,二来则是它出现在了我的肚子里。

    男人生孩子,这事儿说出去都让人笑掉大牙。

    更恐怖的事情是,它出生之日,就是我的死期之时,这才是我与蛊胎之间不可协调的矛盾所在。

    我躺了一会儿,睡不着,就走到客厅里,瞧见房间里东一撮西一堆,洒满了好多的米,乍一看很乱,不过我越瞧越有味道,知道这些应该都是有内在的规律,是老鬼特意布置出来的。

    老鬼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瞧见我走出来,问我睡得如何?

    我摇头,说心里烦,睡不好。

    老鬼笑了,说是不是觉得自己被那伙人盯上了,以后的生活节奏就完全被打乱了?

    我点头,既然知道自己被黑袍人看上了,首先公司我肯定是回不去了,以后都不知道去哪儿;再有一个,那就是自己肚子里面的这蛊胎,如果不处理好这个,只怕我就算是逃过了黑袍人的追杀,也活不了多久。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让我如何不烦?

    本来我把希望寄托于罗平身上的,没想到那人居然是想着谋害我的性命,事到如今,天下之大,我真的是无路可去了。

    想到这里,我问老鬼该怎么办?

    老鬼摇头,苦笑着说我自个儿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哪里有什么可以指导你的?

    我说你这么有本事,又懂得那么多,多少也有些办法啊?就算是没有办法,也会认识一些厉害的朋友吧?

    老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他倒是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还是他的老乡,不过他不确定那人对他到底是真的提携,还是想要把他捉了研究,就不敢找他。

    有个算命先生警告过他,说如果跟那人靠得太近,会死无葬身之地。

    老鬼告诉我,说如果我有想法,他倒是可以帮我推荐一下。

    我苦笑,说你自己都不敢确认,何必拿我来顶雷?

    经历过了罗平的欺骗,我很难再相信别人,那家伙有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就是所谓修道者,都是逆天而为的狂妄之徒。

    这些人,未必是什么好鸟。

    老鬼问我那你打算怎么办,我看了他一眼,说能怎么办,抱你大腿呗,老鬼眉头一扬,说你就不怕我算计你?

    我说咱俩生死与共,同病相怜,如果连你都要害我,那我就只有认了。

    老鬼哈哈一笑,拍着我肩膀说你放心,我跟那些人走的,不是一个路子,所以犯不着觊觎你的这玩意;相反,我反倒是希望你能够变得强一点儿,说不定以后还能帮点啥呢。

    我跟他聊了一会儿天,老鬼看了一下时间,站了起来,招呼我离开。

    两人悄不作声地打开房门,从那巷道里快步而走,很快就来到不远处的一条街边,我正要往前走,老鬼一把将我给拉住,然后低声说道:“小心,那儿有个人。”

    我看过去,瞧见黑袍人出现在了路口的小商店前。

    我们慌忙退口,择了另外一条路,老鬼一眼就瞧见路口处停着的一辆白色比亚迪,小心翼翼地左右瞄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在附近,便朝着那汽车走了过去。

    他好像是天生的贼,明明没有钥匙,却像是自己的车一般,很轻松地就进入了驾驶室。

    不一会儿,车子就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

    可以走了。

    一切准备完毕,他朝着我作了一个手势。

    我慌忙跑过去,打开副驾驶室的门,挤了进去,一脸兴奋地说道:“老鬼,你真厉害,这些都是怎么学到的啊?”

    老鬼耸了耸肩膀,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叹气:“往事不堪回首啊……”

    话语未落,他突然扭过头来,似乎在侧耳倾听着什么,几秒钟之后,他对我说道:“他们发现我们之前的藏身之所了!走,我们赶紧离开,不要给他们追上了。”

    老鬼车技了得,油门一轰,车子就蹿了出去,接着他猛地打方向盘,车子在街道上一个漂亮的漂移,就驶出了这一片街区。

    汽车到底跟摩托车不一样,至少没有那么颠簸,离开了这一片杂乱的街道,驶出国道之后,老鬼直奔高速路口。

    过收费站的时候,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来,生怕有人查证件。

    然而并没有。

    上了高速,老鬼并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只是大概估量了一下油箱里面的油量,然后开始一路向西行驶。

    开了一会儿,我问他到底要去哪里,老鬼对我说咱们不能在这一带待着了,如果照你所说,那家伙来自莽山,我们也不能北上,既然如此,我们就往西,朝广西方向开去。

    一辆车,两个人,一路向西,一直开到快到贵港附近的时候,油箱告急了。

    一路上沉默不言的老鬼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

    他问我身上有没有带钱。

    这个问题实在是很让人尴尬,我之前是光溜溜地被罗平从宾馆里带出来的,钱包、身份证和银行卡,此刻都落在了那房间里,接下来一路逃亡,我身上这衣服都是从人家衣柜里拿的,哪里有钱?

    得到我否认的回答之后,两个刚刚完成胜利大逃亡的家伙不得不面对起一个重大的人生问题来。

    没有过路费,那该怎么办?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天下之大,何去何从?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