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猛然睁开眼睛,瞧见之前那个壮汉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他的另外一只手上,则抓着一只不断扑腾翅膀的公鸡。

    我十分不自然地扭过头去,与角落处趴着、仿佛死去了一般的老鬼对视了一眼。

    他朝着我眨了眨眼睛,示意我要果断,别犹豫。

    事实上,我当时多少还是犹豫了一下,毕竟在下定决心是一件事,真正面对着这家伙而又有勇气顶上,又是另外一回事。

    之前那黑心导游都能够一把将我制住,这个专门看管我们的壮汉,如何会简单?

    不过我知道此刻自己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机会只有一次,稍纵即逝,等待和犹豫只会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如何将这人引入牢房之中?

    我看了这壮得跟牛犊子一般的看守,咬了牙,终于下定了决心,缓步走上门口去,伸手接过对方手中递过来的食盒,然后装作一不小心,把东西给打翻在地。

    哐啷……

    里面传来瓦罐破碎的声音,看守老马眉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蹲下来,将食盒打开,瞧见里面碎成好几块,只有半碗米饭还兜着。

    “找死啊?”

    老马的脾气可真不好,瞧见食盒里面的东西碎成一堆,站起身来,一记戳心腿,脚尖就蹬在了我的胸口。

    砰!

    这家伙一脚之力让我直接腾飞了起来,腾云驾雾一般,最后重重砸落在了墙壁上,我后心挨墙,巨大的力量砸得我一口老血喷出。

    老马踹了一脚过后,看了一眼在角落里装死的老鬼,两步就走到我的跟前,一把揪住我的脖子,按在墙上。

    他口鼻之中喷着灼热酸臭的气息,冲着我说道:“老刀说你他妈的是孕妇,让我给你弄点儿营养的东西,补补,这鸡汤老子可熬了两个钟,自己都没舍得喝一口,你居然给我给洒了,真的当自己是爷?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我被老马掐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心中却在默念那两百字的经诀。

    南海降魔录。

    我若是有力量,怎么可能会被如此羞辱?蛊胎小朋友,我快要被掐死了,来点力量给我吧?

    求求你?

    我确定老马离老鬼还有五六米,知道他帮不了自己,就只有求助于我腹中的那蛊胎。

    刚才的神交之中,可爱神秘的它给了我无限的亲近和好感。

    它愿意帮助我么?

    我开始渐渐地不能呼吸,脑海里面变得一片空白,老马嘴唇张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看着他脸上的狞笑,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死去。

    就在极限即将来临之时,突然间一股灼热发烫的热流涌上了胸口。

    力量!

    我双脚猛然一蹬墙壁,感觉一股爆发性的力量出现在四肢,借助着这后蹬的力量,将老马扑倒在了地上去。

    这一下快捷无比,老马没有想到我居然能反抗,和我一起重重摔在了草堆前的地上。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黑影陡然出现。

    它一把抓住老马的脖子,毫不犹豫地咬了上去。

    原本雄壮无比的老马被咬中之后,身子在一瞬间变成弓形,随即软了下来,像条死鱼。

    老鬼趴在守卫老马的脖子上,嘴里不断吸血。

    前面黑乎乎的,我瞧得不是很仔细,但是这场面却让我下意识的心慌。

    十几秒钟之后,老鬼将人一把推开,脚镣给亮了出来,激动地对我说:“快,快点,把这禁制给解了,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他的脸上,全部都是血垢,不过人却精神了很多。

    我被他盯着,下意识地发抖,而老鬼却并不在乎我的恐惧,而是冲着我比划道:“中指血!”

    我像是木偶一般,咬破中指,将血滴落在镣铐上。

    血滴完,剩下的就是期待。

    我在脑海中观想着那蛊胎的婴儿模样,祈祷着它能够给予我力量。

    有时候好运气有一种汹汹来袭、势不可挡的架势,就在我和老鬼的期待中,那铁镣铐的表面突然开始发红,紧接着一朵火苗冒出,并且在一瞬间就蔓延了开来。

    老鬼兴奋得浑身颤抖,深深吸了一口气,轻喝了一声,然后脚往地上猛然一蹬。

    哗啦……

    那钢浇铁铸的脚铐居然在一瞬间化作了粉碎,而老鬼则一把抓着我的胳膊,拽着我就往铁门处跑去:“走!”

    我被老鬼拽得一阵飞奔,不过心中却十分激动,知道阿贵这表弟到底还是个好人,在重获自由之后,并没有抛弃我这个累赘。

    光这一点,他这个朋友我就得交。

    两人冲出地下室,走过楼梯,在出口处等了几秒钟,然后一下子就冲到了院子来。

    现在大约是午后时间,院子里有两个人在晒太阳,瞧见突然冲出来的我们,下意识地站起身来,然而还没有等他们叫出口,浑身伤痕的老鬼突然暴起,如同鬼魅一般地冲到他们的面前,锋利的指甲“唰”的一下,抹在对方的喉咙上。

    几乎同时。

    那两个人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直接倒在了躺椅上,而老鬼在他们的身上快速搜了一下,掏出了一把钥匙来。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从角落里骑出一个红色摩托,冲到我的跟前来。

    上来!

    老鬼冲我低喊,而这个时候,我却下意识地扭过了头去。

    我瞧见了黑袍人,他也是刚刚赶到了窗边。

    瞧见这一切,黑袍人眯起了眼睛,那细长的眼缝里面流露出了凶戾的神色来,我的心脏猛然一阵跳动,老鬼却一把将我给揪上了摩托车,油门轰响,一下子就蹿了出去。

    摩托车带着我和老鬼,一下就冲到了院子门口,我感觉老鬼的身子动了一下,那院门不知道怎么着就突然炸开了来。

    车子穿过碎屑,朝着前面的马路轰然冲去,一路绝尘而起。

    我不敢后望,恐怖的速度让我下意识地紧紧抱住老鬼,脑海一片空白,过了十几秒钟,我才回过神来,趴在老鬼的耳朵边大声吼道:“你刚才杀人了!”

    老鬼埋头开车,一句话也不说,那道路岖崎不平,他却并没有减速的意思,颠得我快把早饭都要吐出来了。

    我心里还记挂着看守老马、以及院子里那两个喉咙割开、失去性命的家伙,忍不住又在老鬼的耳朵边大声喊道:“你刚才为什么要杀人啊?”

    说话间,我们都已经冲出了村口,前面的道路也平整了许多。

    老鬼保持着至少一百码的速度,不过绷得紧紧的身子却松开了一些,慢条斯理地说道:“刚才那种情况,我不杀他们,就是他们杀我,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毕竟是生活在正常社会的人,对于杀人这种恶性事件,实在是难以保持平静的情绪。

    我的心跳个不停,对他这种轻描淡写的讲述实在不满,忍不住辩解道:“不杀他们,我们也可以逃走的……”

    我话还没有说完,那飞速疾行的摩托车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头一摆,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停下车,老鬼回头看着我,脸色铁青地说道:“你如果不同意我的处理方式,那你现在就下车,我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行不行?”

    他居高临下地逼问着我,脸色狰狞,而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前胸全部都是血。

    这些血,都是从老鬼后背的伤口处渗出来的。

    我这才知道,我面前这看似生龙活虎的狱友,其实根本就已身受重伤,此刻也是在用燃烧生命的方式带着我逃脱,而我这般喋喋不休的道德绑架,显得分外的愚昧和可笑。

    我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我怂了,而老鬼也没有继续穷追猛打,而是瞟了一眼我们的来路,再次发动了摩托车。

    临行之前,他还是心软地说了一句:“抓紧,有人追来了。”

    再一次风驰电掣。

    我是去年考的驾照,摩托车自然也会开,然而这辈子都没有开过、也没有坐过这么快的摩托,老鬼开上了主道,车就渐渐地多了起来,然而他没有一丝减速,一直在加油门。

    开了差不多半个多钟头,我吓得心惊胆战,总担心交警会过来抓。

    不过还没有等到交警,那摩托车就先没油了。

    老鬼没有一丝犹豫地将摩托车给扔在了路边的阴沟里,而我则左右打量,发现我们来到了一个并不算繁华的城郊结合处。

    我试图找到路牌,他却一把拽着我,往路边走,低声说:“别看了,这里是惠州,他们还在后面追,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我们两个身上的衣服太扎眼了,赶紧去找个地方换一身。”

    我胆战心惊,完全没有主意,跟着老鬼的后面走。

    两人从一个人少的方向靠近民居,老鬼走得很快,我几乎一路小跑,才能够跟上,正满脑子追着他呢,他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前面的一房子,说那没人,我们进去。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那儿没人的,跟着他翻墙入院,老鬼熟练地开锁进屋,这才发现里面的家具厚厚一层灰,的确好久没住人了。

    老鬼把这儿当自己家一般,翻箱倒柜地找出了棉纱、剪刀和针线来,然后进了卫生间。

    他在卫生间待了半个多小时方才出来,我进去的时候,瞧见里面一地的鲜血和线头。

    我洗完澡,换了件男主人的衣服出来,没有瞧见老鬼,顿时就是一阵心慌。

    我找了几个房间,在一个黑乎乎的屋子找到了他。

    他正躲在窗帘后面,朝着外面观望,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听到黑暗中老鬼平静地说道:“他们找过来了。”

    我吓了一大跳。

    这么快?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一个身受重伤,一个啥也不懂,两个人,如何逃脱重重包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