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人带给老鬼一只大白鹅,给我的却是正常的稀粥馒头。【^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我尝了尝,味道其实还不错。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出饿得慌,我不知道接下来将会面临什么,所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保存体力,能吃就吃。

    老鬼将整个大白鹅的血给吸得一滴不剩之后,一边躺会了草堆里,一边懊恼地抹了一把嘴。

    手背全是血。

    他仿佛对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十分不满意,然而又有什么本能性的东西,控制着他,让他做出这般恐怖的事情来。

    我瞧见刚才那头死去的大白鹅给扔在了一旁,羽毛四处散落,身子好像瘪了一大圈,而老鬼瞧见了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解释,仿佛一个陌生人般,低头睡去。

    两人相对无言,过了一会儿,我有点儿困了,开始打盹,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突然有人来推我。

    我睁开眼睛,瞧见一脸苍白的老鬼蹲在我的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低声说道:“想逃?”

    我想起他昨天的戒备,伸手想去他肩膀上写字,他推开了我,说现在是午时,那东西不再。

    那东西?

    我想起之前黑袍人弄出来的种种邪性之事,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

    不过不管怎么说,没有人监视着,说话就方便了许多,我点头,直接说我想逃走,留在这里,一定会没命的。

    老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你果然是明白人,知道温水煮青蛙是什么样子。

    我说我见过这帮人的手段,他们杀起人来,眼睛都不会眨。

    老鬼的精神比之前好了一些,坐直起身子来,认真地对我说道:“这帮人很厉害,非常非常厉害,而我又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靠我一人肯定不行;你自己也不行,这个得我们两个人来配合。”

    我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有些犹豫,说我倒是很想出力,不过跟这帮人比起来,我根本什么都不是,怎么帮你?

    老鬼摇了摇头,说不对,我们能不能逃走,最主要的其实是看你。

    我诧异,问为什么。

    老鬼眼睛眯了起来,手掌搭在了我的肩膀之上:“祸兮福所倚,人不可能一直都这么倒霉,你觉得自己肚子里面的这蛊胎是个祸害,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想着抢你这玩意儿呢?”

    老鬼的话语让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对啊,这些人为什么要抢呢?

    值得人冒天下之大不韪来追逐的东西,必然有其不凡之处。

    我脑海里似乎抓到了些什么,斟酌了一下,说罗平那个家伙跟我说过,讲这蛊胎是十分罕见而且难得一遇的灵物,如果能够将它给融练成丹,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大补的天材地宝。

    “他说的没错,而且这就是关键所在!”

    老鬼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抓着我的肩膀,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那么为什么要让别人来熔炼?你自己如果能够从中摄取力量,还轮得到那些家伙?”

    我的心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说实话,如果我要有比黑袍人那些家伙还要厉害的本事,怎么可能让人随意羞辱我,关在这沉闷熏臭的地下室,把我当做案板上面的肥肉,任意拿捏呢?

    这世间,最靠得住的,可不就是自己么?

    只是,我什么都不懂,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利用肚子里面的这蛊胎啊?

    听完我的想法,老鬼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只需要你做两件事情,第一,就是帮我把脚链上的这禁制给破了;第二,在晚上对方送饭来的时候,把那人给弄翻。”

    我苦笑,说这怎么可能?

    刚才开门进来送饭的那人,是个一米九的高个儿壮汉,不但如此,他给人的感觉十分凶猛,随意瞪我一眼,都让我心底发麻。

    这个家伙肯定不如黑袍人厉害,但绝对能够打我这样的五六个,我怎么可能把他给撂倒?

    至于老鬼脚铐上面的禁制,我就更不懂了。

    我连这是个什么道理都不懂。

    老鬼难得地露出了点儿笑容,让我靠近他跟前,将裤腿上面的碎布掀起来,露出上面的铁镣铐,指着这玩意,对我讲起:“这上面有朱砂调配的符印,正好克制着我的力量,不但让我恢复不了伤势,而且也逃脱不得;不过,我感觉你肚子里面那东西的力量,应该能够把它给冲开……”

    我疑惑,说怎么冲?

    “中指血!”

    老鬼毫不犹豫地说道:“十指连心,而中指血则直通你的心脉,是你生命精华最重要的一部分。【^书^阅^屋^wWw.SHuYueWu.com】另外我教你一段口诀,让你用来御使蛊胎的意志,虽然没多大用,不过短时间内,应该也够。”

    说完,老鬼给我念了一段两百多字的口诀,有点儿像是诗词,又似乎是赋,很拗口。

    口诀的名字叫做“南海降魔录”,听着好像是南海观世音菩萨的佛法一般,不过虽然我懂得不多,但也能够瞧得出并非佛经。

    我问这东西的来历,老鬼不肯回答,不过说是好东西。

    我学了好久,才磕磕巴巴地念完。

    整完这一段,我多少有些兴奋,反复念了几遍,突然间感觉自己和位于腹部某一处地方的那小东西,多了一丝联系来。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东西,就好像是情人之间的对视,我知道有她,她知道有我。

    我们的呼吸与共,心跳同声。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根线被我们牵连在一起来。

    老鬼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情况,对我说道:“这小东西奇异得很,而且有自保的本能,只要你能够利用上它的力量,应该就能够把我的禁制解开。”

    我莫名就有些兴奋,想着赶紧尝试着给老鬼解除那脚镣上面的限制。

    他伸手阻止了我,对我摆手:“先不忙,这镣铐是那人亲自戴上去的,禁制解除,我怕他会有感应;所以只有等你把门卫打倒,我们能跑的时候,再弄。”

    我苦笑,说那牛高马大的家伙,我如何能够弄得到他?

    在看到有逃生的机会后,老鬼的心情似乎有些好,冲着我笑了一下,说那不过是假把式而已,他们真正厉害的,是看不见的东西;看得见的,反倒不是麻烦。

    我说你讲得轻巧,到底该怎么做?

    老鬼想了想,对我说你无论如何,都务必想办法将他诓得离我只有一米,只有这样的距离,我才有把握“控制”住他……

    他说到“控制”这两个字的时候,语调有些古怪,似乎有点儿排斥,以及不情愿。

    我有点儿奇怪,不过也不敢多问,想想也只有拼了,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我若是真的什么都不做,说不定隔天就给人开肠破肚,哭都来不及了。

    想到这些,我跟老鬼说,我尽量。

    老鬼不知道怎么回事,表情又开始扭曲起来,双拳紧握,浑身抖如筛糠,过了十几秒钟之后,他一身大汗淋漓地冲着我说道:“这事只能赌一次,赢了自由输了死,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知道么?”

    这句话说完,他就像个瘾君子一样,浑身无力地躺在草堆上,痛苦不堪,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我知道他肯定又是“老病”发作,便回到角落,抱膝坐下,开始念起他交的这一段口诀。

    南海降魔录。

    我一开始还没有太多希望,然而念了一会儿,腹中蠢蠢欲动。

    之前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了起来。

    我真的感受到了有一个生命在我的腹中孕育,而且似乎也在试图与我沟通,不知不觉间,那两百多子拗口的经决,我已经朗朗上口,默念纯熟了。

    我闭着眼睛,脑海中一片清明。

    一对清澈无比的眼睛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紧接着我瞧见了一个粉嫩可爱的婴孩儿,它不大,跟我的拳头差不多,全身蜷缩着,眼睛睁开之后又闭上了,甜美地睡着。

    这样的画面,当真让我无比温暖,宁愿一直沉浸在其中,不愿醒来。

    哐啷……

    就在我沉浸在这似真似幻的迷梦之中时,铁门响了,有人推门走进了来,口中嚷嚷道:“小孕妇,饿了吧,看看我老马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有了南海降魔录,那小东西,终于开始出现了……

    猜猜它是男是女,又或者不男不女?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