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武器大师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三个人,唐欢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近在咫尺的这个魁梧少年名叫唐鸿,黑衣少年叫唐江,而那个瘦弱少年则叫唐俊杰。

    怒浪城有三大家族,唐家便是其中之一。

    唐家家主唐天仁下面有唐天士和唐天峰这两个弟弟,其中,唐鸿就是唐天士最小的儿子,而唐江是则唐天峰的二儿子。

    至于唐俊杰,也是唐家子弟。

    唐欢那私生子的身份在唐家并不是什么隐秘之事,从小到大,便经常有唐家子弟变着法子对他进行羞辱和欺侮。

    唐鸿、唐江和唐俊杰只是其中之三。

    唐欢曾发誓要让所有欺侮过他的人都付出代价,正因如此,即便十年无成,他也从未放弃过修炼。

    “狗东西,还敢瞪我,也好,就让老子再给你松松骨!”

    见唐欢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唐鸿就似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咧开大嘴狞笑出声,一只巴掌重重地朝唐欢肩膀拍落下去。

    今天早上,路遇唐欢,出手没注意轻重,将其打死,唐鸿几人难免有点心虚,于是傍晚悄悄过来看看情况。

    见唐欢现在跟个没事人一眼,唐鸿立刻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手掌碰触到唐欢肩膀的刹那,唐鸿便嘿嘿一笑,五指用劲,准备像以前那样将唐欢一把拎起来丢出去,摔他个狗啃泥。

    可刹那之后,唐鸿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他手爪虽扣住了唐欢肩膀,可唐欢身躯却是纹丝不动。

    “砰!”

    紧接着,唐鸿就感觉腹部像是被千斤巨石砸中,里面的肠子仿佛瞬间断成了无数截,“嗷”的惨叫了一声过后,就如煮熟的虾米一般捂着肚子弯下了腰杆,那张本就凶恶的面庞立刻皱成了一朵菊花。

    “你、你……这狗……啊……”

    唐鸿难以置信地唐欢那只刚刚离开自己腹部的那只拳头,可他后面的脏话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被喉中冲出的一声惊叫替代,而后整个人都飘了起来,飞快地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腾云驾雾般地被甩了出去。

    “扑通!”

    唐鸿魁梧的身躯重重地砸落在铁匠铺外的道路上,啃了满嘴的泥巴。

    “这……怎么回事?”

    “我没眼花吧?”

    唐江和唐俊杰本是在旁边等着看好戏,却没想到最后看到的竟然是一副这样的画面,一时之间,两人险些惊得眼珠子都从眶中瞪了出来,而这个时候,他们脸上的笑容甚至还没消失,神情显得怪异无比。

    唐欢站在屋檐下,惊喜交加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那个唐鸿和少年唐欢是一样的年纪,但不同的是,唐鸿已打通五条灵脉,只要再打通一条,便是二阶武徒。

    以前遇到唐鸿之时,少年唐欢只有挨揍的份,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这次,唐欢本打算拼着被揍个鼻青脸肿,也要让唐鸿吃点苦头。

    他今天虽打通三条灵脉,成为了一阶武徒,但他和唐鸿之间还有着两条灵脉的差距,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够战胜唐鸿。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一拳,就把唐鸿搞得这么狼狈不堪。

    “呸!呸!”

    唐鸿终于恍过神来,一边吐着嘴里的泥沙,一边翻身爬起,不但鼻子被磕出血来,甚至连门牙都断掉了两颗。

    “狗东西,你找死!”

    唐鸿恼羞成怒地咆哮起来,铿锵一声,腰间长剑就已出鞘。

    他想到过唐欢会反抗,可他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一个普通人的反击,根本威胁不了即将晋升二阶武徒的他。可刚才的变故,却给了他闷头一棍,自己居然被一个欺侮了多年的家伙给揍了。

    这一刻,唐鸿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那双愤怒的眼珠子似能喷出火焰来,恨不得一拳把对面那张脸庞砸个稀巴烂。

    只是三两步,唐鸿就强忍着腹部的疼痛,挥舞这长剑冲到了唐欢面前。

    “流星锤!”

    唐鸿红着眼睛怒吼出声,手臂一挥,手中长剑竟如同甩出去的铁锤,直奔唐欢面庞而去,竟是快若流星,带起一阵啸音。

    这“流星锤”虽有个“锤”字,可并非锤法,而是一种剑诀。

    在唐家的低阶战技中,“流星锤”也算是不错了。它最显著的特点,就在一个“重”字和一个“快”字,剑重如锤、剑速如流星。唐鸿修炼“流星锤”已有多年,深得这种低阶战技的精髓。

    唐欢前世从未和人动过手,在这个世界重生之后,也还没来得及修炼战技,而少年唐欢虽然学过一种拳法,但没有任何威力可言,根本不可能拿来对敌,而且,也不可能拿拳头去碰利剑。

    眼见唐鸿长剑来势汹汹,唐欢不免有些慌张。

    不过,他已来不及多想,仓促地往后退至木桌旁,而唐鸿却是大步疾进,一件刺空,另一剑接踵而至。隐隐间,唐欢似已能感受到对面那把长剑透散出来的寒气,只觉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唐鸿如今气急败坏,动用了武器,而且出手毫不留情,一旦被刺中,那可就真的是非死即伤。

    一眼瞥见刚才放在桌上的长刀,唐欢情急之下,毫不犹豫地一把抓起,迎着唐鸿的长剑挥挡而去。

    “呼!”

    握住刀柄的刹那,唐欢只觉体内三条灵脉中的真气同时运转起来,飞快地汇聚到了“九阳神炉”当中,继而又似火山爆发般从鼎炉之内喷吐而出,顷刻间,便顺着手臂注入长刀刀身之内。

    电光石火间,刀刃便砍中了剑身。

    “铿!”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中,长剑立刻就向旁侧荡了出去,唐鸿顺着也是朝着斜前方踉跄了几步。

    “真气?”

    稳住身躯后,唐鸿无比惊异地张大了嘴巴,刀剑相交之时,他便感觉有股巨力撞来,手掌发麻,长剑差点脱手。

    可短暂的惊讶过后,唐鸿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怪不得敢这么放肆,原来是有了真气!看样子,你今天是打通了第一条灵脉,不过,你以为靠着这么一丁点真气就能跟老子叫板,那就大错特错了。”

    “狗东西,给我躺下!”

    口中叫嚣一声,唐鸿手腕一抖,长剑拖曳着一抹淡淡的青光,从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划向唐欢左腰。这一剑,将低阶战技“流星锤”的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仅势大力沉,而且快如闪电。

    刚才格挡成功,唐欢也是颇为吃惊。

    还没回过神来,就瞥见唐鸿那异常凶厉的一剑,唐欢又是心头咯噔一跳,那一剑来势实在太快了,几乎是唐鸿一出手,那凌厉而锋锐的剑风就到了腰间,似要将他的衣服都切割开来。

    当此之时,唐欢完全来不及多想,口中狂吼一声,也不闪避唐鸿的剑锋,可手中长刀却已举起,长近一米五的刀身直接以雷霆万钧之势朝唐鸿脑袋劈砍下去。危急时刻,唐欢本能地选择了两败俱伤的方式。

    “混蛋!”

    唐鸿见状大骂。

    他这一剑过去,肯定能在唐欢腰部切开一道大口子,可唐欢那一刀同样能将他脑袋劈成两瓣,他还年轻,前途无量,哪舍得和唐欢同归于尽?

    唐鸿没有丝毫犹豫,闪身避让的同时,剑势一变,朝那柄长刀撩去。

    “铿!”

    刀剑再次狠狠碰撞。

    又是一股更加强猛的巨力传来,唐鸿“啊”地惊叫一声,手中又痛又麻,长剑再也抓不住,直接被砍落在地。前次,唐欢匆忙迎击,而这次,唐欢近乎是全力出手,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唐江和唐俊杰都是嗔目结舌。

    “你……你……你的真气……”

    唐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是愤怒、又是惊骇地瞪着唐欢,刚才刀剑碰撞的刹那,他再次感受到了唐欢的真气。

    而且,感触比上次更加清晰。

    让唐鸿倍感不可思议的是,唐欢真气之强,似乎已达到了一阶武徒的极限。

    荣耀大陆,十六岁的一阶武徒非常常见,可诡异的是,唐欢明明早上还是个普通人,傍晚居然就成了个非常厉害的一阶武徒?

    唐欢修炼了那么多年,今天突然打通一条灵脉,不足为奇,他可怎么可能一天就打通三条灵脉,甚至是四条灵脉,五条灵脉?

    短短一天时间,唐欢的真气就变得比修炼多年的他都还要强!前一次也就罢了,可第二次,在他自己用上了几乎全部真气的情况下,不但没有拨开唐欢的长刀,反倒自己的剑被击飞!

    “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唐鸿嘴巴大张,脑中不自禁地闪过这个念头。

    和他的震惊相比,唐欢却是喜动颜色,近乎没有丝毫停顿,大步上前,直接就是一拳冲着唐鸿的胸膛狠狠地捣了过去。

    唐鸿回过神来的时候,已是闪避不及。

    “砰!”

    唐欢一拳正中目标,真气再次喷涌而出,唐鸿被这一拳轰得腾空而起,而后如断线风筝般坠落在数米之外。这一次,他却是没能再马上爬起来,躺在地上,捂着胸口,不停地呻吟出声。

    “鸿哥!”

    唐江和唐俊杰见状,不由得惊叫出声,快步奔至唐鸿身边,刚要将唐鸿扶起,便发现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唐欢在打倒唐鸿过后,竟又向他们冲了过来。

    “一起上!”

    唐江和唐俊杰又惊又怒,不约而同地抽出了长剑。

    不到一天,以前那个连真气都不需动用就能轻松揍上一顿的家伙不但有了真气,而且还变得如此生猛,连贯通了五条灵脉的唐鸿在动用武器之后都凄惨地躺在了地上,他们两人只贯通了四条灵脉,一对一更不是对手。

    此刻,只有两人联手,才有一线胜算。可很快,他们就知道,那点胜算只存在于他们的臆想当中。

    “扑通!”

    “扑通!”

    没一会,两道身影就相继摔落在唐鸿身畔,“哎哟”、“哎哟”地叫唤不停,长剑也都掉落在地。

    “狗东西,你……”

    总算是缓过气来的唐鸿,见状更感骇怒至极,发现唐欢来到自己面前,下意识地就叫骂出声。

    可后面的话还没冲出喉咙,一只泛白的黑布鞋就踩在了他脸上,不但面庞被鞋底沾着的沙砾磕得发痛,脑袋都似要被这重重的一脚给踩爆。

    “你这个废物,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都这样了还敢嚣张!”唐欢脚上用力,总算是出了口恶气。

    “狗东西,老子有嚣张的资本,你有什么?你就算是打赢了老子,又能怎样,你还敢杀了老子不成?”被唐鸿倍感屈辱和羞愤,一张面庞胀成了猪肝色,口中歇斯底里地不停怒骂出声。

    “说得对,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把我们怎样的。”

    “他没胆量杀我们的!”

    唐江和唐俊杰也是对唐欢怒目而视,他们伤得没唐鸿重,却不敢爬起来,免得再被狠狠地摔一次。

    “我现在的确是不敢杀你们,不过,要整治你们,有的是法子。”

    唐欢冷笑一声,脸色变得颇为怪异,“比如说,先把你们的衣服剥光,然后再把你们捆在一头母猪身上,这叫什么,猪骑士?啧啧,荣耀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个、第二个和第三个猪骑士,多响亮的名头。”

    “你敢?”

    唐鸿脸色发白,嘶声大叫,唐江和唐俊杰也是面色大变,一想到自己光着屁股骑在母猪身上的画面,他们就不寒而栗。唐欢要真这么做了,他们立刻就会成为怒浪城的笑柄,以后还有什么面目见人?

    “你们觉得我敢是不敢?”

    唐欢蹲下去,笑吟吟地拍了拍唐鸿面庞。

    唐鸿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唐欢虽是笑容满面,可眼神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他真的敢!

    唐鸿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冲到嘴边的喝骂再也说不出口,竟是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眼中流露出惧意。

    “唐欢,大家都是兄弟,何必做得这么绝呢?”唐江回过神来,艰涩地吞了口唾液,干笑道。

    “兄弟?我可没有你们这种废物兄弟。”

    唐欢鄙夷地嗤笑出声,而后长身而起,刀身拍拍唐鸿的脸庞,“开始吧,你们是打算自己脱,还是要我帮你们脱。”

    “唐欢,有话好说,你……”

    唐江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隐晦地冲唐俊杰和唐鸿使了个眼色。

    然而,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见唐鸿被一把拎了起来,“哧啦”、“哧啦”几声过后,唐鸿已光洁溜溜。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唐鸿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如被强奸了的少女一般,捂着要害尖叫起来。

    唐欢嘿嘿一笑,手上动作不停,如法炮制,没多久,唐江和唐俊杰就变得和唐鸿一般模样。

    三人缩着身子,挤成一团,都是面庞胀红,满眼羞愤。

    两道目光从三人下面掠过,唐欢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长刀一拍三人白花花的屁股,戏谑的道:“好了,你们可以滚蛋了,就你们这点小花生米,让你们去骑母猪,简直就是对母猪的侮辱。”

    “唐欢,老……老子跟你没完!”

    自尊心再次受到伤害,唐鸿面庞青红不定,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咬牙切齿地怒声咆哮起来。

    唐欢似没听到一般,自言自语的道:“母猪不行,母鸡估计还凑合,要不去找三只母鸡回来,绑只母鸡在那地方,估计很有看头。”

    “快走!”

    唐江和唐俊杰一听,顿时吓得面如土色,也顾不得遮掩要害,一左一右地拖着唐鸿,向远处狼狈逃窜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9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