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狼与兄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他们离开,孙琪展的父亲坐在了沙发上,他的眼神当中透漏着凄凉,一把就周翻了边上的白酒,吼了起来。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孙琪展没说话,只是把煤气罐搬回了厨房,把地上的酒瓶子碎屑收拾干净了,没有去问自己父亲的事情,因为他知道,问也没用,他不会说的……

    大学边上的小吃街人来人往,家家户户生意火爆。

    王赢和姚雅,小马哥,三个人坐在一家清真拉面馆,正在吃大盘鸡。

    王赢一直挑着一些骨头,爪子,小马哥时不时的夹一块肉,眼神当中居然能出现哈士奇的样子,又放回去,他们俩这行为,给姚雅整蒙了。

    “干啥呢?”

    “宿舍还有几个老爷们没饭吃呢,给他们留点,你找我做什么?”

    “再要一份带走就是了,我也是服了,这才几天,没生活费了?”

    王赢伸出来了大拇指。

    “我替兄弟们给你点个赞!”

    小马哥一听这句话,就差伸手抓了,狼吞虎咽的,连大盘鸡儿的汤都喝,一个星期没咋见肉星了,不激动都对不起他的体重。

    姚雅牛仔裤,小T恤,一双NIKE的运动鞋,光滑白皙的皮肤,披肩长发,淡淡的妆,越来越会打扮了,和高中的时候,又不一样了。

    王赢一瞬间,看的有些恍惚,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时候,那个小酒窝。

    “银子,你觉得佟叶怎么样?”

    “谁叫佟叶?”

    王赢真是一个影帝,这反应速度没的说,配着脸上那一抹好奇,稳若泰山。

    “我那个闺蜜,我觉得你俩挺合适,朋友一场,认识了这么多年,我打算帮帮你。”

    姚雅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这话一说完,小马哥“哎呦”一声惨叫,一口就咬住了自己的舌头,一脸痛苦的表情,呲牙咧嘴的。

    王赢刚端起杯子,一口茶水还没有咽下去呢,扭头全都喷了出来。

    整整喷了小马哥一脸,小马哥这半边脸上面,还有茶叶沫,顿时之间让小马哥冷静了不少,两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姚雅,一脸的不可置信。

    “干嘛啊这是,我喜欢过你,但是谁没个年轻的时候,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我觉得咱们做朋友就挺好的,老娘身后那么多追随者呢,快点做决定,用不用帮忙?”

    小马哥噘着嘴,语调都变成了四川味儿。

    “贼似个县井。”

    王赢却一本正经的摇头“姚雅,我认为现在说这个话题不合适,我还处于高考失利的阴影中,内疚自责的不能自拔,我觉得,我们目前,应该把学习放在第一位,我现在每天晚上都在认真努力的复习功课,竞选班委,参加学生会,报社团,我要感受体验学习的美好,我觉得我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我的心中充满了正能量,我。”

    Z永A3久免E费看、{小?U说!

    他还想接着说的时候,姚雅已经起身结账离开了。

    小马哥一脸的不解。

    “银仔,贼似个撒子路子嘛?”

    王赢拿起来餐巾纸一边给小马哥擦脸,一边瞅着姚雅的背影,一脸的无所谓,牛逼哄哄。

    “你个小妮子不管是真的领悟了,还是假的,只是大哥泡妞,还用你帮忙啊?”

    “银子,你够了,你把餐巾纸和茶叶沫都塞我嘴里了。”

    小马哥冷冷的声音传出……

    王赢和小马哥拎着一兜子大盘鸡回到宿舍的时候,孙琪展他们已经吃了一半儿了,饭菜都是孙琪展打的,大嘴和李辉两个人身无分文。

    “好吃的来嘞!”

    王赢把大盘鸡一放,小马哥第一个就扑了上去。

    “中午就没有吃,饿死了!”

    李辉和大嘴一脸的兴奋,连着孙琪展,一伙人上去就抢。

    马叶全现在已经在王银宿舍扎根了,晚上都不回去,用他的话说,回去他们一打牌,就怕自己忍不住也想玩,他要戒赌。

    问题就是他太占地方了,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睡,可是他脸大无边,赛过蓝天,也不会不好意思。

    但是四张床,五个人,没办法,每天晚上都会有两个人睡一张床,大家商量好了,换着来。

    吃过午饭,大嘴擦了擦自己的嘴。

    “哥几个,凑点钱,我下午要和冯倩倩去约会。”

    宿舍里面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家都没有钱了,小马哥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这次卖我的吧。”

    “别闹了,卖你的,还不如卖我的,都是一样的,那我先卖吧,你的留着。”

    “我这里还有点,你先拿着吧,别卖了。”

    孙琪展把兜里面仅有的钱都拿了出来,两百多块,递给了大嘴。

    “我和她真的很清白,这点你放心,之前就是认识,并不像班级里面他们传的那样,她很喜欢机器猫,你给她买个毛绒玩具,女孩子嘛。”

    “我知道你俩清白,那都是银子那个五行缺德的干的。”

    大嘴随口就说出来了,想到冯倩倩,一脸的兴奋,抓着钱,也没有客气。

    孙琪展瞅着王赢,故作愤怒。

    王赢靠在边上,猛的往后退了两步,伸手比划了两下。

    “好汉不提当年勇!”

    “我就知道是特么你!”

    孙琪展冲着王赢就扑了上去,两个人直接就从宿舍里面打闹了起来,满满的欢声笑语。

    “李辉!上!”

    王赢吼了一声,李辉从边上也扑了上来,孙琪展一下就招架不住了。

    “大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琪展哥,我来了!”

    大嘴也扑了上来,小马哥靠在边上。

    “我算是外援,现在你们可以出价了,一个鸡腿起帮忙……”

    一宿舍的人打闹在了一起,欢声笑语,孙琪展也难得开心,无忧无虑,折腾了好一会儿,大嘴一脸兴致勃勃的冲出去了,小马哥累了,谁也不管,一个人占着一张床,躺下就呼呼大睡,李辉的块头也大,一身汗,靠在边上,手上拿着课本,还在看书。

    王赢和孙琪展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俩人也是都折腾累了。

    “银子,这一下我也没钱了,过了半个月都不到,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

    “卖手机啊,还有两个手机可以卖,小马哥还有一条金项链,完事之后,还可以借,还可以想办法从家骗,放心吧,我和小马哥过这样的日子有经验,肯定饿不死大家,有的吃,有的喝,有的抽,还有妞泡。”

    孙琪展摇了摇头。

    “我就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没钱的时候,一定要想着去卖东西,或者借,或者从家里面骗呢?”

    “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总不能去偷去抢吧。”

    “我们自己有手有脚的,也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不能自己去赚呢?”

    “我们一天天学习这么忙。”

    “你这不是忙,是在逃避,在学校你也不学习啊,除了打游戏就是佟叶。”

    王赢被孙琪展一句话给噎的没话说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夜深人静了,大马路上人烟稀少,偶尔还有车辆经过,昏暗的路灯,一只流浪猫一瞬间蹿过了马路,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

    王赢一行五人蹲在马路边上,叼着烟,入秋了,天气有些冷,一辆没有牌照,满车都是泥土的银灰色面包车行驶了过来,孙琪展看了眼开车的人,自己顺势拉开了车门。

    车后面连一个座位都没有,他带着王赢一行人上车,面包车飞速行驶。

    孙琪展拿起来一支烟,递给了司机。

    “浪哥,来,抽一支。”

    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灰头土脸的,穿的也挺土鳖,小胡子,小眼睛,他接过烟,自己抽了两口,通过倒车镜,又看了看后面的人,一脸的不懈。

    “琪展,你这次是给我带来了一批什么人啊,能行吗?断奶了吗?”

    “放心吧,浪哥,没问题的,我孙琪展什么时候给你差过事。”

    “嗯,得了,那一切老规矩,狐狸三炮龙王他们都想你了,有事没事回去聚聚,和大家喝点,人家上大学,你也上大学,你特么小兔崽子,是那块料吗,这不是糟蹋钱吗?”

    “行,浪哥,嘿嘿,最近确实是刚开学,太忙了。”

    “哦,忘记和你说了,越越不在我那干了,小丫头长大了,自己的思想多了。”

    提到越越,孙琪展的脸色有些不自在,并没有接这个话茬。

    狐狸叫刘洋,龙王叫陈晓永,三炮叫戚欣,他们都是和孙琪展家庭情况差不多,从小就在社会上一起滚摸打爬的人,属于孙琪展的另一个朋友圈。

    车子越开越偏,绕过了城区,进了村子,王赢一行人都很迷茫,半个多小时以后,车子行驶到了一个大坑边上。

    孙琪展带着王赢一行人下了车,这是一个巨大的沙坑,这个时间了,下面好多辆铲车,挖掘机,还有不少大车,都在工作,人来人往的。

    孙琪展和浪哥又说了几句话,从他手上接过了几个袖标,递给了王赢一行人。

    他顺手从车后面背起来了一个旅行包,冲着王赢一行人招手,轻车熟路的,从边上进了沙坑,孙琪展随便找了个地方,自己就坐下来了,熟悉的跟着不少路过的人打着招呼,一看就知道是熟人了。

    很多人看着王赢他们几个人的脸色都很怪,王赢他们自己也能感觉到,和这批人,明显的就不是一个圈子的,他们的脸色,挂着太多的稚嫩。

    “我们需要做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