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狼与兄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直到李辉把表格交上去,自己被人推了一把,才缓过神来,王赢看着李辉的眼神,不自然又多了一些敬佩。

    中午,王赢,大嘴,李辉,小马哥,四个人聚集在宿舍。

    李辉的电饭锅里面熬着大米粥。

    大葱,大蒜,还有榨菜,这个时候都派上了用场。

    王赢从食堂里面随便买了几个大锅菜,馒头和烙饼。

    每个人还倒了一点白酒。

    小马哥鼻青脸肿的,心里很过意不去,抱起来了李辉的酒桶。

    “我给大家赔不是了。”

    他大口开喝,李辉从边上看的心都快碎了,挤眉弄眼的,说话都带着一股子心疼。

    “我说大兄弟,没人怪你!少喝点!”

    “哈哈哈。”

    整个房间的人都笑了起来,孙琪展自己也拎着饭菜进来了。

    自从他和龚诚的事情以后,孙琪展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

    王赢他们这边虽然吃的馒头榨菜,但是笑的阳光灿烂。

    这边的热闹,和孙琪展那边的孤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赢自己也清楚,他把孙琪展坑的够惨了,刚来学校就背个大过处分,兄弟也没有了。

    :更P新最HR快),上@¤

    孤零零的一个人,那种时候还能挺身而出救自己,憎恨瞬间变成了亏欠。

    他端着酒杯坐到了孙琪展的边上。

    孙琪展的饭菜也挺素的,和王赢他们吃的一个档次,这是王赢没有想到的。

    “之前的事情,对不起,要是不介意,以后和我们走个心,试试?”

    王赢的态度是真的蛮真诚的,他往孙琪展面前放了一杯酒,自己顺势一口干了自己杯中的酒,把自己的手伸出来了。

    孙琪展本来也是很洒脱的人,看着王赢这样,他心里面也没有什么芥蒂,很霸气的一口气也干了,把自己的手伸出来。

    “哈哈!”

    王赢笑了起来,把孙琪展拉到了人群中间。

    大嘴扶了扶眼镜。

    “展哥。”

    李辉给他把酒倒上,摸着脑袋,呆萌萌的笑了起来。

    “你不生俺的气吧。”

    小马哥自然更不用说了,他一直很感激孙琪展,从边上一把就搂住了孙琪展的脖颈。

    孙琪展突然之间感觉暖暖的,龚诚那个事情之后,几乎所有人的倒向了龚诚那边,原本和他玩的好的,也被龚诚拉拢的远离他了,加上自己家里面也有些不顺心,其实他挺压抑的。

    在游戏厅碰见是巧合,要不是王赢在柜台大吼,引起来了那么多人的注意,孙琪展也不会看见王赢。

    但是去帮王赢,孙琪展是没有任何考虑的,他从十来岁开始就在社会上滚摸打爬,见过的人和事,太多了,比起王赢他们,其实他要成熟的多,他也知道狗大的为人和手段,他也想还王赢的那个人情。

    “敬我们的第四个室友,孙琪展!”

    王赢第一个举杯,那股子大哥范儿又起来了,小马哥和大嘴,连着李辉,也都把杯子举了起来,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孙琪展的身上。

    看着这些纯真的面孔,孙琪展笑了笑,突然之间放松了不少,压抑的心情也缓解了许多,他也爽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谢谢大家!杯酒泯恩仇!”

    一屋子的人吼了起来,连榨菜和大葱都开始抢了,狼吞虎咽的,开始孙琪展还不好意思,后来一看要没得吃了,李辉把他的饭菜都拿过来了,大嘴有嘴,李辉和小马哥有身体,他这才着急了,放开一起抢着吃,引得哈哈大笑。

    没有烦恼,没有忧伤,也没有欲望。

    王赢吃饱喝足,闲得无聊,脑子里面都是佟叶,拿出来电话,挂着调侃的语气。

    “美女,你再哪儿呢。”

    “寝室。”

    “你往窗外看看。”

    “怎么了?”

    “发现了什么没有?”

    “我这正吃饭呢,有啥事就说,窗外有啥?”

    “那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皇后,记得吃药。”

    在电话另一头,佟叶“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滚!”

    脑海里面都是王赢那让她充满激情的影子,放下电话,心里面波涛澎湃,一时之间难以掩盖,她不得不承认,她很喜欢王赢的激情。

    “谁啊,露着这么一脸的贱笑,肯定不是屈浩,对屈浩,满脸都不耐烦。”

    佟叶摇了摇头。

    姚雅也没有多问,搂住佟叶。

    “快吃药了,我都帮你把药弄好了,别感冒在严重了。”

    “谢谢姚雅,我最好的闺蜜。”

    佟叶亲了姚雅脸颊一口,环住了姚雅的胳膊……

    W市分为四个大区,横向为街,纵向为路,王赢他们的学校所处在思明区的边界,这个区五条主路,六条主街,纵横交错在一起,不算这一区,还有三个别的大区。

    最落后的是思定区,也是W市最早的老城区,人口繁杂密集,外来务工人员繁多,设施陈旧,稍微有些经济能力的人,基本上也都搬离了思定区。

    在思定区,一个破旧的家属院,总共不到六幢楼,周边长满了藤草,垃圾遍地,楼道连照明灯都没有,垃圾堆边上,还有一些正在觅食的流浪猫狗。

    孙琪展家就在一楼,二室一厅的小房子,水泥地,石灰墙,连装修都没有,在里屋房间,孙琪展蹲在地上,正在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洗脚。

    “琪展啊,这段时间,学习怎么样?”

    提到学校,老人满眼放光,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孙子,总是觉得,自己家终于有一个能上大学的了,老人脸上漏出来会心的微笑,他并不知道,孙琪展的大学,是什么性质的大学,更不会了解,孙琪展,是为了让他开心,才会去上那大学。

    “挺好的,爷,我们说好的,我答应你好好学习,你答应我多多锻炼,按时吃药,健健康康的。”

    “爷爷这一辈子,从来不说谎。”

    老人一脸的皱纹,如此年纪,对生死都以看淡,唯一放不下的,也就是自己的小孙子了,整个心思,都在孙琪展身上,他把孙琪展搂在了怀里。

    “琪展啊,给咱们老孙家好好争口气,考他个博士!哈哈哈!”

    老人越说越开心,孙琪展搂住了自己的爷爷,把边上的药递给了他,看着自己的爷爷吃好了药,把老人扶上床,给自己的爷爷把被子也盖好了。

    孙琪展的父亲,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面前桌子上面还有一瓶劣质白酒,一小盘花生米。

    他只穿了一件跨栏背心,整个身上,所有裸漏的地方,都是清一色的纹身,光着个脑袋,一张写满故事的脸。

    孙琪展从兜里面拿出来了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面“爸,爷爷最近又瘦了,冰箱里面,一点荤腥都没有,这钱你拿着,改善一下。”

    “不要,你自己。”

    “行了,你拿着吧,挺晚了,我要早点赶回学校。”

    孙琪展的父亲还是把钱装了起来,嘴角挂着笑容“琪展,放心,等爸爸那十多个亿的大项目一下来,以后咱们爷三,要什么有什么!”

    孙琪展听他父亲说这样的话,不知道多少年了,都麻木了。

    他父亲之前还算有些小本事,后来因为牵扯进一个大案子,被抓了,在监狱里面呆了十年,那会孙琪展还小,家里面的财产被没收了,母亲丢下了他和爷爷失踪了。

    他和爷爷相依为命。

    父亲出来之后,心态大变,大钱赚不到,小钱看不上。

    和一群乱七八糟的所谓的“大领导”在一起,一提就是几个亿的生意。

    闲下来自己饭都吃不起,也不愿意放下身段去做一些苦力,所以一耗就是三年。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家庭环境,成长经历,造就了孙琪展的成熟独立。

    “给自己也买身保暖,天越来越冷了。”

    他的父亲一瞬间,也语噎了。

    房间外面有人敲门,孙琪展打开,七八个气势汹汹的光头大汉冲进了房间。

    带头的男子手上拿着一份拆迁协议,放到了桌子上面。

    “孙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男子眉清目秀的,白白净净,一脸的斯文,和后面的凶神恶煞的光头。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一点都不客气,把文件推到了孙琪展父亲的面前。

    “签了吧,今天人齐,老子和小子都在。”

    这话里面充斥着威胁的味道,孙琪展从边上皱着眉头,心里有些担忧。

    房间的气氛很怪。

    孙琪展的父亲没有丝毫的慌张,干了面前的白酒,起身进厨房拎出来了一个煤气罐。

    “咣”的就是一声。

    煤气罐就放在了桌子上面,他一手点着打火机,另外一只手就要拧煤气。

    整个房间的人都怕了,那几个凶猛的大汉,顿时之间都往门口退。

    “你疯了,老子小子都不要了?”

    “滚。”

    孙琪展的父亲嘴角挂着笑容,气势直接盖过了这群人。

    “三,二。”

    就在要数到一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拉开了房间大门,虽然没有跑,但是都怂了。

    煤气罐就在边上放着,他父亲叼着烟,眯着眼就给自己点着了,打火机打开的那一霎那,房间里面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他抽着烟,伸手指着房间里面的人。

    “老子当初叱咤风云的时候,你们几个过门槛还磕蛋呢,一帮小崽子,现在跑这和我唠这社会磕?”

    “都给我滚蛋!”

    他愤怒的叫吼了起来,从边上抄起来了一个凳子,冲着人群中间就砸上去了。

    “姓孙的,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