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林和谢元希躲在树下说着悄悄话,李谦心里却暗暗着急。←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嘉南郡主不会是不想见他吧?

    如今的万寿山好比是那龙潭虎穴,她怎么能呆在这里?

    怎么也要把她给送走。

    可她若是不见他,他就是口若灿莲也没有办法啊!

    李谦再次求见姜宪。

    姜宪稳稳当当地坐在船舱中堂摆放着的万字不断头云母靠背的罗汉床上,静静地喝着茶。

    李谦清朗的声音徐徐地传了进来,如清晨的阳光,却又莫名地带着几分让人心安的沉稳内敛。

    姜宪眯了眯眼睛。

    蹲在御花园古柏树上那个笑容灿烂,英姿飒爽的李谦渐渐和前世金銮殿上那个神色沉稳,不动如山,对答如流的李谦的身影渐渐地融合在了一起。

    端起茶盅来轻轻地吹了吹浮在茶盅上的茶叶。

    刘小满很是担忧。

    这样的嘉南郡主,他从来没有见过。

    目光深邃,如古井无澜,神色冷漠,如冰雪雕塑。

    好像一瞬间,嘉南郡主就变成了个他不认识的人。

    是因为那个闵州被人救了?还是因为救闵州的是坤宁宫侍卫?

    他动作轻柔没有一丝声响地给姜宪重新斟了杯茶,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姜宪看着微微一愣。

    她想起了孟芳苓。

    太皇太后去世后,孟芳苓就留在了她的身边。

    每次她发脾气的时候,孟芳苓都会这样安静却又满心担忧地望着她。默默地帮她收拾被她砸坏了的东西,默默地把她丢在地上的折子一点点的压平……

    三年的皇后生涯,早已让姜宪明白,只有那些真正关心她的人,才会在乎她的悲苦。

    姜宪的神色渐渐舒缓,她对刘小满道:“那个李谦,他愿意跪着就跪着好了,你不必理他。你直管去叫了万寿山如今还能管事的人进来,我有话说。”

    刘小满见她脸上有了笑容,整个人神情都松懈下来,笑着应声而去。

    李谦认识刘小满。

    见出来的人是他,知道船舱里坐着的肯定是姜宪了,他心中一喜。

    谁知道刘小满却像不认识他似的,带着两个孔武有力的内侍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李谦心中一沉。

    岸边围观的人面面相觑,看了看跪着的李谦,又看了看神色自若的刘小满,一个个嘴都紧紧地闭成了蚌壳。

    刘小满丝毫没有被人注意的窘然,他步履敏捷地走到闵嘉面前停下了脚步,神色慈善地问他:“闵曲簿,闵监丞如今昏迷不醒,你看,这万寿山还有谁能说得上话?我们郡主有话要问。”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闵喜的身上。

    这万寿山除了闵州就只闵喜有品阶了。如今闵州这个样子,万寿山的事自然也就落在了闵喜的身上。

    原本跟在闵喜身边的两个内侍见状就悄悄地朝后退了几步,好像这样,就能和闵喜撇清关系,不会被闵喜拖累似的。

    闵喜则被吓得脸无血色,说话都嗑嗑巴巴起来:“我什么也不懂……都是监丞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的……”

    刘小满听着,面色渐渐肃然。

    闵喜心里一阵发慌。

    刘小满已道:“既然如此,那就请闵公公随我走一趟吧!”

    “不,我……”闵喜摇头就想拒绝,刘小满却往旁边一退,他身后的两个内侍一右一右地上前架了闵喜就往船上拖。

    有人想上前说道,身边的人却比他更快地把他拉到了一旁。

    李谦心潮起伏。

    姜宪这是要干什么?

    和他撇清关系吗?

    可有这个必要吗?

    李谦望着全身无力,靠着两个内侍才上了船的闵喜,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

    闵喜进了船舱,却是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

    等到两个内侍放了手,他扑通一声就瘫软在了姜宪面前。

    “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奴婢不是有意怠慢郡主殿下的……”他眼泪与鼻涕齐飞地给姜宪磕着响头。

    姜宪皱了皱眉。

    刘月冬立刻上前踢了闵喜两脚,道:“让你答话你就好好地答话,你这样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要是在宫里,早就拖出去乱棒打死了。快跪好了答话。”

    闵喜战战兢兢地跪直了。

    姜宪也懒得理他,径直道:“我要歇在庆善堂,在那边用午膳。”

    庆善堂在乐寿堂的东边,颐乐殿的后面,和宜芸馆遥遥相对,是给听戏的女眷小憩之地,坐北朝南,布置得大方得体又不失舒适明快。

    姜宪一直都很喜欢那里。

    她才不去宜芸馆、玉澜堂呢!

    闵喜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嘉南郡主叫他来就为这件事?

    姜宪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闵喜忙道:“我这就去安排,我这就去安排!”话音未落,想到安排姜宪去玉澜堂歇息是皇上的意思……他又面露迟疑。

    姜宪冷笑。

    闵喜忙道:“午膳也安排在庆善堂!”

    得罪了皇上,要找领头的太监疏通,不过是破财或是降职罢了。

    可是此时得罪了嘉南郡主,闵州就是前车之鉴。

    不死也要脱层皮。

    而且说不定还不如闵州——闵州好歹有个不知道轻重的侍卫相救,他要是被嘉南郡主扔到了湖里,谁还敢去救他?

    那侍卫现在可还跪在水木自亲码头上呢!

    好死不如赖活着。

    先把眼前对付过去了再说。

    闵喜想着,腿上就慢慢有力气。

    刘小满朝着两个孔武有力的内侍使了个眼色。

    两个内侍又架着闵喜出了船舱,推到了岸上,转身回了船舱。

    姜宪的人没有了,岸上又开始窃窃私语。

    闵喜像重新跳进了水里的鱼,精神地招呼身边的人:“快,去把庆善堂收拾出来,嘉南郡主说那边的风景好,她要到那边去住,午膳也在那边吃!”

    大家都很意外,甚至有礼部的官员不满地和闵喜争论:“寿诞要连着摆三天,共有六个班子进宫献艺,每天最少也要唱三折戏。郡主住进了那里,到时候那些内、外命妇要补妆、小憩怎么办?这样随意改动行程,是会乱套的!”

    关他什么事?

    闵喜在心里嘀咕。

    他不听嘉南郡主是会死的。

    相比之下,谁轻谁重?

    闵喜恭敬地敷衍了那官员几句,就由身边的内侍去了庆善堂帮着姜宪收拾殿堂。

    嘉南郡主这是要立威吧?

    李谦看了场戏,明白过来,他心里很是酸楚。

    如果不是受了欺负,姜宪怎么需要拿两个内宦开刀立威呢?

    可见她平时没有少受曹太后的气……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_∩)O~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