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的京城已是寒风凛冽,草木枯黄。可紫禁城的御花园因有专人打理,种的也多是长青树木,虽已是初冬,花园里却依旧绿树葳蕤,繁茂葱郁,只要有风吹过就此起彼伏沙沙作响,姜宪看着就觉得有点冷。

    这样的天气,不知道李谦穿得厚实不厚实?

    她举目四望。

    御花园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她想了想,去了上次遇见李谦的海棠树处。

    海棠树的叶子全都落完了,枯褐色的枝桠毫无遮挡地暴露在阴灰的天空之下,带着几分冬日的荒凉。

    但海棠树旁却静悄悄的,依旧没有一点声响。

    李谦应该是没有等到她走了。

    姜宪的心一点点地凉下去。

    她觉得自己也应该回慈宁宫去了,可心底却有个声音不停地告诉她,李谦不是那种容易放弃的人,他既然说了在御花园等她,就应该还在御花园,也许是他们没有遇到,也许是他等得久了,去了官房之类的地方,也许是怕有巡防的侍卫发现,等在哪个僻静的地方。她既然已经来了,好歹也要见个面才是。

    姜宪延着御花园的主甬道走了一圈。

    没有看到李谦!

    姜宪的脸抑制不住地阴沉下来。

    混蛋!

    混蛋!

    她要是再把他的话当真,她就是个笨蛋。

    姜宪轻提着裙子,匆匆地就要出御花园。

    有小石子落在她的脚边。

    她愕然伫足。

    又有一颗小石子落在了她的脚边。

    她这才敢肯定。

    循声而望。

    李谦就蹲在御花园门前的那株古柏树上。

    姜宪气得面色通红。

    他怎么说也是个总兵之子,为什么每次都要做出这种不适合身份、体面的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诘问,心里却莫名地涌动着股喜悦之情,那像养着两丸黑水银的眸子闪闪发亮,明明是白天,却仿佛满天的星斗倒映在了她的眼帘般,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李谦呼吸一滞,从树上跳了下来:“我怕别人发现,就躲在了树上。你进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了你,想喊你来着,结果你直奔御花园东边,一下子就不见了,我又不敢大声的嚷嚷,正好在树上可以远眺,看见你正延着主甬道过来,我就没有惊动你。”

    他说着,意识还停留在那片星光里,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姜宪面色微沉,心里的喜悦还没能体会和感觉,就随着李谦的举动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树有一丈来高,树冠如伞,树杆笔直,树下虬根突起,他突然从树冠里跳下来,把百结等人吓得一阵喧哗。

    她真想把他的脑子劈开看看,那里都装了些什么?

    为什么每次都要在她面前闹出点动静来?

    他就不能安安静静,优雅从容,像个贵公子那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吗?

    姜宪想到前世他做的那些事,连喝斥教训他的心思都没了。

    她面无表情地望着李谦,等着身后跟着的那群宫女、内侍们安静下来。←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李谦感受到了她的不快,不禁摸了摸下巴。

    嘉南郡主的这脾气……可真是阴晴不定啊!

    刚才还好好的,看到他时那么高兴,但转眼间就端起了架子,变成了个典型的闺阁贵女。

    不过,她身份显赫,从小在宫里长大,宫里的规矩又特别的多,她应该是已经养成了这样的行事作派。

    李谦这么一想,就觉得姜宪有点可怜。

    笑也不能大声地笑,说也不能畅快地说,她还是个没有及笄的小姑娘呢!

    李谦就从怀里掏出个银红色绣油绿色菩提叶的荷包来递给姜宪,道:“给,这是给你的。”

    饶是姜宪这么镇定的人,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后退了两步,目光在那绣工精美的荷包上打了个转,眼带警惕地道:“你要干什么?”

    李谦一开始还有点懵,但转念就想明白了。

    男女七岁不同席,小姑娘不会以为他要和她私相授受吧?

    他觉得到自己应该好好地向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解释一番。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偏偏朝着姜宪眨了眨眼睛,明亮的眼睛里带着三分揶揄,三分促侠,调侃地道:“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姜宪顿时面红如血,又窘又羞。

    他应该只是单纯地想送她点东西。

    就好像去别人家做客,要客气地送点礼品罢了。

    如同前世,他每次进京来觐见她,除了单子上的那些东西,还会私底下送她几件小玩意一样。

    她怎么会误会他想讨好她……

    可这是她的错吗?

    谁让他总是抓了她的错不放的。

    他就不能当作没有看见吗?

    姜宪恼羞成怒,恨不得突然有道雷劈下来,劈出道地缝让她钻进去。

    但曾经做过摄政太后的尊严却不允许她惊慌失措。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很快挺直了脊背,嘴角微翘,露出亲切又不失真诚的微笑,道:“多谢李侍卫!事出突然,很是意外,失礼了!”她不紧不慢地说着,很快就结束了这个话题,朝着身后服侍的做了个手势,示意把李谦送的东西接了,道,“李侍卫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该说的她已经都说了,难道李谦还没有想通透。

    他应该没有这么傻才是啊!

    百结快步上前,屈膝行礼,接过了李谦的荷包。

    毕竟是嘉南郡主身边服侍的人。

    李谦朝着百结笑着点了点头,把荷包交给了百结。

    姜宪皱了皱眉。

    前世,百结给李谦做了妾室,听说还很受宠爱,很是体面。

    如今见面,这么个场合,他还是注意到了百结。

    可见百结于他,还是不同的。

    她嘴里像含了颗还没有熟透的青杏,又涩又酸,还带着丝苦,有些怏然地道了声“多谢”。

    宫里到处是眼睛,李谦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找姜宪,特别是在她对他说出那样一番话之后。他虽然注意到了姜宪的异样,此时却没有心思细想,神色微正,道:“郡主,我们能找个地方说话吗?”

    姜宪立刻知道了他的来意。

    她忙整理好了心思,肃然地朝着李谦点了点头,道:“你跟我来!”然后往旁边的一个凉亭去。

    百结等人远远的守着,不敢过来。

    李谦见那凉亭周围只是零散地种着几棵大树,也觉得这里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他压低了声音,道:“你说的事我仔细地想过了。到时候能不能请国公爷把寿辰的安排告诉我,并且到了寿辰的那一天悄悄放我一条生路去见曹太后。”

    “什么?”姜宪惊骇地望着李谦。

    她已经把话说得那么透露,李谦怎么还要往曹太后身边凑?

    救驾?

    那他就不会求她伯父放他一条生路了!

    向皇上递投名状,代替皇上除了曹太后?

    这不是把自己的名声不当数,想臭大街吗?

    这混蛋,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这个时候了还往曹太后跟前凑。

    他能不能正常点!

    ※

    亲们,明天五月一日上架,有些上架前的准备工作在做,今天只有两更。

    不便之处,还请大家谅解。

    O(∩_∩)O~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