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巳时差一刻的时候,姜宪出现在了神武门门前。

    她穿了件半新不旧的茜红色素色杭缎褙子,草绿色八幅绣梅兰竹襕边八幅湘裙,乌黑的头发挽了两个丫髻,各戴了一朵粉色绒布绢花,耳朵是鎏银丁香耳环,手腕上是一点滴的银镯子,手上还挽了个石青色的毡包。乍一眼看上去像个出宫去采买的宫女,可那微微扬起来的下巴,笔直如松的身姿,轻盈却又不失稳重的步履,怎么看怎么雍容矜贵,哪里有一点服侍人的样子。

    李谦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嘉南郡主,别人是穿着龙袍不像太子,她是梳着丫髻也不像丫鬟。

    这不,神武门当值的侍卫接过她手中的令牌看了又看,困惑的神情挡也挡不住地浮现在脸上。

    他不由得叹气,快速下了马车。

    “杨兄,杨兄。”李谦一路高呼过去,“是我宫里结拜的干妹妹。”走到侍卫面前,他压低了声音,随手塞了个荷包过去,“她是京城人士,家中母亲重病,向尚宫局请了假,正巧我昨天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就求我带她一程。兄弟通融通融。”

    姓杨的侍卫看了眼神色冷峻的姜宪,又看了眼笑容热情的李谦,把令牌还给了姜宪,然后有些色厉内荏地说了句“你们别闹出什么事来,到时候我可兜不住”。

    “怎么会呢?”李谦亲切地用手肘拐了拐那姓杨的侍卫,暧昧地道,“你放心,决不会让兄弟您为难的!等过两天,请杨兄你喝酒。”

    “喝酒就不必了。”姓杨的侍卫道,“你别捅出篓子来就行了!”神色缓和不少。

    李谦又笑嘻嘻地和他说了两句这才告辞,领着姜宪往他的马车去。

    姜宪心里有些烦。

    这个李谦,到是和谁都搭得上话。

    李谦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低声笑着向她解释道:“因为今天要和您出宫,怕有麻烦,就提前和今天守宫门的侍卫混了个脸熟。”

    姜宪没有作声,心里有些难受。

    她做皇后那会就发现了,国库空虚,大太监们又层层剥削,内侍宫女的日子难过,珍宝阁里时有东西丢失,她整治了几次都没有用。

    那时已呈乱像,只是她不愿意承认罢了。

    姜宪离马车还有一射之地,李谦的马车上就跳下了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她从马车上端了把踏脚凳后就笑盈盈地迎上前来,屈膝行礼喊着“姑娘”,伸手要扶姜宪上马车。

    前世姜宪就知道李谦只要愿意,就能变成个十分体贴周到,细致耐心的人。

    她扶着小姑娘上了马车。

    小姑娘服侍她坐定,笑着自我介绍:“奴婢叫香儿,从小就在公子屋里服侍。车上有大红袍、碧螺春、老君眉、银毫,姑娘要喝什么茶?若是不喜欢喝茶,还有玫瑰露,杏仁饮,豆红饼,茯苓糕。”

    她眉清目秀的,皮肤微露,笑容却十分的明快,声音清脆,手脚也很麻利,穿着靓蓝色印白色忍冬团花的褙子,看上去很是爽利。

    这个小丫鬟挑得还不错。

    想必是男女授受不清,特意带了服侍她的。

    姜宪道:“那就喝老君眉吧!”

    香儿悦愉地应“是”。

    李谦上了马车。

    马车动了起来。

    李谦笑道:“姑娘若有什么不便之处,可以吩咐香儿。”

    姜宪微微地笑,道:“我想找个地方和你说几句。”

    李谦想了想,吩咐马车往锣铜巷去。

    姜宪没有吱声,端正地坐在马车里。

    外面的阳光透过马车碧绿色的绡纱帘窗照进来,她的面孔在幽暗的光线里白得如堆雪。

    李谦心头一滞,想说些什么,眼角的余光瞟见缩坐在车尾的香儿,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一路沉默。

    等到从车上下来,姜宪才发现这是一个宅院的后花园,草木葳蕤,遮阳蔽日,四周静悄悄地听不到一点声响。

    李谦领着她穿过小径,进了个月洞门。

    月洞门旁种了一株桂花树,虽然已过了花期,树木却依旧郁郁葱葱,长得很好。

    再往前走,是幢小小的红漆绿窗的三间明轩。

    明轩里没有人服侍。

    两人在明轩里坐下,李谦问她:“还是老君眉吗?”

    姜宪点头。

    李谦起身去沏茶,并道:“你一个人出来,不要紧吗?”

    “没事。”姜宪淡漠地道,“宫里的事全都交给了清蕙乡君。”

    看来清蕙乡君是嘉南郡主最信任的人之一。

    李谦记在了心里,端了茶放在姜宪的面前。

    姜宪慢慢地喝了几口,这才道:“浣衣局那边,我觉得我们就不要去了,太耽搁事了。你如果真有件孔雀织金呢的斗篷要拿去织补,我这里有块令牌,你随便遣个人拿去就是了,想必刘清明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至于我,跟着你出来实际上是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李谦觉得,所谓的朋友,就得一起做过坏事,看到过彼此最不堪的一面还能相互帮衬。

    他自然答应不迭:“郡主直管吩咐,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万死不辞。”

    还万死不辞呢!

    只怕等他知道真相后就会后悔得要死了。

    姜宪抿了嘴笑,道:“你对京城的地界熟吗?”

    “不太熟。”李谦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她问的话肯定和她所求之事有着密切的关系,他念头一转,最终还是决定说真话。

    “郑大人胡同,听说过吗?”姜宪知道他一定会答应。

    他这个人,有种一往直前的坚韧不拔,就算是她问他话的时候他不知道,等她要去的时候,他也会想办法打听到怎么走。

    “知道。”李谦果然毫不犹豫地道,“好像是在史大人胡同的附近,离六部衙门隔着一个坊,就在朱雀大道旁边。”

    姜宪眨了眨眼睛。

    这家伙果然不知道。

    实际上郑大人胡同和史大人同胡的确离得很近,但它离万源寺更近,就在万源寺的寺门后面。若他真的知道,就不会说在史大人胡同旁边,而是在万源寺的后门。

    “宫里有个四品的女官住在那里,”姜宪沉吟道,“我想知道她那边的情景,但又不想让人知道我在查她……你有什么办法?”

    在内宫之中,四品已经是数一数二的掌权派人物。

    当今最厉害的大太监也不过是二品,还是死后被追封的,赵氏王朝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一个人。

    ※

    亲,今天的更新。

    O(∩_∩)O~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