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很快地生根发芽。

    姜宪想到前世,萧容娘和赵玺也是这样突然冒出来,越发觉得赵翌和萧容娘是苟合,而赵玺是赵翌登基之后想办法上得宗谱玉牒。

    可怜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萧容娘和赵玺,前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事。

    姜宪慢慢地喝着茶。

    想想前世赵翌独宠萧容娘,赵玺的出身被瞒得死死的,如果那赵玺真是萧容娘名不正言不顺悄悄生下来的,情客出面不仅打听不出什么来,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引来赵翌的猜忌,丢了性命。

    她悄声地吩咐情客:“你把慈宁宫、坤宁宫和乾清宫的宫女、女官全都给我再查一遍,名字和人一定要对得上号,重点查那些名字还在这三宫,人却在其他地方当差的。但不在这三宫的人,你一眼也不要多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事情到此,已变得诡异,情客自然知道厉害,连连点头,怕自己会被灭口,手心里全是汗,悄声地退了下去。

    姜宪躺在床上想着让谁去打听萧容娘的事。

    这个人必须能自由地进出禁宫,还要和内务府、内宫的大太监们交好,能不动声色地查看内宫的人员名册……曹宣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她不能让曹宣去干这件事。等到曹太后失势,这些事都可能成为曹宣窥视内廷的罪名,仅这个罪名,就能让曹宣丢了性命。

    还有谁合适呢?

    姜宪绞尽脑汁,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她的另一个表兄,亲恩伯府世子王瓒。

    算一算,他今年才十八岁。正在禁卫军做带刀侍卫。他也常常出入宫廷。只是他沉默少言,循规蹈矩的,有曹宣在前,注意到他的人不多罢了。

    姜宪做了太后之后,就提他做了禁卫军统领。

    在她垂帘听政的七年间,王瓒虽没有立什么功,却也从来不曾出错。

    她做皇后的时候,觉得像王瓒这样的也就是个老实忠厚罢了,等她当了太后,开始调停朝中大事之后,她才发现不出错比立功更难,何况是在禁卫军统领这个位置上,连续七年都没有出过错。

    姜宪这才觉得王瓒是个不输曹宪的人才。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和白愫去了东暖阁。

    太皇太妃还没有过来,太皇太后在梳妆。

    姜宪帮着太皇太后挑首饰,问起亲恩伯夫人来:“表舅母什么时候走的?我有些日子没有看见她了,昨天还准备过来给她问个安的……”

    按照宫里的规矩,外命妇要觐见内命妇,都要提前上折子,掌管六宫的皇后准了,才能进宫。太皇太后身份尊贵,赵翌没有立后,依旧掌管六宫凤印的曹太后在这些事上向来给足了太皇太后面子,所以昨天亲恩伯夫人一递折子,曹太后就准了。只是亲恩伯夫人来去匆匆,和太皇太后说了几句话就告辞了,这越发让姜宪觉得外祖母是要借了亲恩伯夫人的嘴把大赦宫女和女官的消息递给她的伯父姜镇元。

    太皇太后不以为意,笑道:“你表舅这些日子身子骨有些不好,你表舅母忙着照顾你表舅,我也担心你表舅,就让她回去了。你要是想她,我让她过两天进宫来看你。”

    是因为觉得是大人的事,小孩子最好别参与吧?

    姜宪思忖着,面上却露出几分撒娇的模样儿,道:“外祖母,我不是想见表舅母,我是想见阿瓒表哥——我找他有事!”

    太皇太后呵呵地笑,点了姜宪给她选的青玉填石的双寿鎏金簪子,道:“小孩子家家的,有什么事还要找你阿瓒表哥?”

    姜宪接过梳头宫女手中的簪子,帮太皇太后簪上,娇嗔道:“你就别问了!反正我找他有事。你帮我宣了他进宫。”

    太皇太后素来宠溺姜宪,这种小事怎么会不答应?

    遂让孟芳苓去宣王瓒进宫,并道:“若是在当值,就跟他的上峰说一声,让他过来。”

    孟芳苓笑盈盈地去了。

    等过了一个时辰,领了王瓒过来。

    王瓒穿着六品侍卫的绿色常服,身姿挺拔地走了进来。正午明亮的光照在他剑眉眼目的面孔上,越发显得白净俊朗。

    太皇太后看着那愉悦的笑容就止不住地从眼底眉角流淌出来,等他行完礼就迭声吩咐宫女给王瓒搬张太师椅放到自己的身边。

    王瓒连声道谢,声音恭敬中不失热情,听着就让人心生好感。

    姜宪不禁在心里叹气。

    白愫为什么看中的不是王瓒呢?

    王瓒也长得很好看啊!

    而且性格、能力、品行都不比曹宣逊色……

    姜宪和白愫上前和王瓒见了礼,就拉了王瓒去慈宁宫的御花园。

    王瓒赧然,白皙的脸胀得通红,不知所措地朝着太皇太后望过去。

    太皇太后笑容更盛了,慈爱地道:“你表妹说找你有事,我问是什么事,她不敢告诉我。有什么事,你们表兄妹自己说去。她要是敢欺负你,你直管来告诉我,我罚她抄一百遍《心经》。”

    王瓒性情温和,被太皇太后叫到宫里来陪姜宪玩的时候,总是静悄悄地跟在姜宪的身后,姜宪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就算姜宪去爬树,他也只会紧张地站在树下伸开手臂护着她而不是斥责她,她如果做错了事或是闯了祸,他则一定是那个背黑锅、被责骂的。

    他温煦地笑,好脾气地道:“没事,没事。那我和保宁去御花园了。”

    太皇太后笑眯眯地点头,吩咐丁香等人:“带上披风,小心别让保宁着了凉……天气凉了,不要给她喝花茶了,喝老君眉……棉垫子和皮垫子要各带几个,这风吹在身上都凉飕飕的,石凳子上肯定都冰手了……”

    好像她去春游似的。

    姜宪满头黑线,道:“外祖母,我只和阿瓒表哥说两句而已,不用带着宫女内侍。”说着,拉了王瓒就跑。

    王瓒朝着太皇太后点头,匆匆跟着她出了门。

    白愫被丢在了东暖阁,满面的惊愕。

    “别管他们了。”太皇太后笑着安抚她,道,“保宁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定性。”

    没有定性还怂恿着她像养面首似的找个丈夫?

    白愫想到那天晚上姜宪对她说的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太皇太后搭话。

    ※

    亲们,今天的加更!

    O(∩_∩)O~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