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二章掺合

    姜宪冷笑。

    曹太后当政的时候那些人觉得曹太后牝鸡司晨,都盼着赵翌上台。

    等到赵翌上了台,他们才知道原来赵翌连个牝鸡都比不上!

    “曹太后一日不还政给皇上,皇上就一日记恨曹太后,记恨曹家。”她淡淡地道,“所以,一旦曹太后失势,曹宣就等着被皇上清算吧!到时候他不要说妻儿的性命了,只怕是自己的性命都难保……”

    “不会的!”白愫高声打断了姜宪的话,睁大了眼睛瞪着姜宪。

    姜宪毫不退缩地回瞪着她。

    周遭的气氛渐渐尖锐起来。

    白愫神色微变,肩膀一缩,长长地叹了口气,喃喃地道:“你说得对……”

    姜宪眉宇间却依旧咄咄逼人。

    “那你准备怎么办?”她问白愫。

    白愫更显颓然,低声道:“我还能怎样?总不能因为我的缘故,让整个白家都跟着我担惊受怕吧!我们在宫里住着,外面的事不过是道听途说,犹如那搭台看戏,看到那悲伤的时候也会落泪,可也就只是落几滴泪罢了,不会伤筋动骨。可我这次回家侍疾,多住了些日子,有些事这才深切地体会到……安国公夫人来探病的时候,送了一对百年的人参过来,当时是我接在手里的。因要登记在册,我就打开来看了看,结果发现那人参上用五彩的丝线结了对梅花攒儿,我大吃一惊,再仔细一看,竟然是前几年安国公夫人生病时太后娘娘赏给安国公府的……”

    “你怎么认出来的?”姜宪愕然。←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你不记得了?”白愫道,“当时内务府把人参拿过来的时候,你正在学着打络子。孟姑姑去请太皇太后示下,你就把自己打了一半的梅花攒儿套在了那两株人参上。那装人参的匣子还是我盖上的呢!”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姜宪早忘了。

    白愫怅然道:“从前谁家会把御赐的东西拿出来随礼!可见安国公府的日子有多难过了,更不要说其他功勋之家了。而我们家如今还能保留几分功勋世家的体面,那也是因为我进宫陪你,先帝和太皇太后都多有赏赐,才没有落到和他们一样处境……”

    姜宪问她:“那你自己呢?就这样认命算了?”

    白愫苦笑,道:“我娘总不会害我!”

    的确。

    白愫到了适婚的年纪,姜宪已做了皇后,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都活着。不仅北定侯夫人,就是她们也跟一起为白愫的婚事发愁,把整个京城门当户对,年龄相当的男子都捋了一遍,挑来挑去,选了晋安侯。

    结果呢,晋安侯窥知了姜宪的处境,怕得罪奉圣夫人方氏和赵翌,告诫白愫疏远姜宪不成,觉得夫纲不振,连带着对白愫也不喜起来。

    白愫是在慈宁宫长大的,是有封号的乡君,晋安侯不待见她,她断然不会拿了热脸去贴晋安侯的冷脸。

    夫妻俩人越走越远。

    而姜宪自己呢?

    她的婚事何尝不是太皇太后和姜镇元千挑万选的,青梅竹马,姑表亲威,从小一起长大,性情相投……还不是走了眼。

    可见有些事不是你好好策划就能得偿所愿的。

    既然如此,何不率性而为,让自己高兴一点呢?

    姜宪凝声道:“掌珠,如果不连累北定侯府,你愿意嫁给曹宣吗?”

    白愫眼睛一亮。

    姜宪冰雪聪慧,不仅在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面前说得上话,在皇上和镇国公面前也说得上,加之她又是个说话做事落地有声的人,她出声说要帮自己,肯定有办法!

    可这光亮在白愫的眼底如烟火般转瞬即逝。

    她垂着头道:“我愿意有什么用,我和曹宣从头到尾没有说上十句话。有几次是我随你在半路上遇到了他,他给我打了声招呼。还有一次是三月三,他奉了曹太后之命过来送簪花,对我说了句‘郡主簪松红梅好看,乡君更适应簪茶梅’。还有一次……”

    姜宪怀疑她把每次见到曹宣时的细节都记住了。

    上辈子她是怎么和晋安侯过了那么多年的?

    姜宪想想都觉得心酸。

    她立刻打断了白愫:“好了,好了。现在说这些做什么?我只想问你想不想嫁给曹宣!”

    白愫脸胀得通红,半晌才小声地道:“有谁不愿意嫁给他的呢?”

    姜宪暗暗好笑,道:“那不就得了!你管他喜欢不喜欢你,你喜欢他就行了。”

    前世,曹宣也没有娶亲。

    他虽然没有说,但姜宪看得出来,曹宣对自己的处境一直都很担忧,有点不敢娶妻,怕连累了妻儿。

    “若是哪一天你觉得曹宣对你不好了,你觉得和他过不下去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和离就是了。至少你得到了自己喜欢的,没有什么遗憾的。”姜宪笑道,“就像你喜欢吃牛街的炒肝一样,虽说吃了会拉肚子,可好吃啊,吃得时候高兴啊!而且拉肚子的后果你又不是不能承担,你有什么可怕的!”

    她说着,突然想到了李谦。

    现在想想,李谦当初说得也有点道理。凭什么白愫就要在那里伤心难过,为晋安侯府操劳辛苦,晋安侯就在那里心安理得地享受。

    她要是知道白愫喜欢的是曹宣,早就搓和白愫和曹宣了。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白愫闻言被姜宪的离经叛道吓得直哆嗦,她惊慌失措地捂了姜宪的嘴,“你当着我说说就算了,可不能当着外面的人也这样说,太皇太后听到了会担心难过的。”

    姜宪笑。

    不管她怎样,白愫都始终站在她这一边。

    她把白愫的手从自己的嘴巴上扒下来,笑道:“我也不和你多说,你仔细想想,看我说得话有没有道理。人生苦苦不过几十年,我们自己都不给自己找点高兴的事,还有谁会在乎你高兴不高兴?”

    白愫若有所思。

    姜宪把被子拉齐了下巴,闭上了眼睛。

    她还得派人去打听打听李谦到底分到了哪里当差。

    他的人品虽然一般,能力却很强。属于那种有才无德的人。这样的人通常都像个爆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炸了。

    她还是小点心的好。

    特别是她想改变前世的一些事,需要得伯父姜镇元支持的时候,这个家伙可别给自己出什么妖蛾子才好……还有就是白愫,要抓住一切的机会,想办法改变她,免得她像上一世那样,只知道窝在家里当她的贤妻良母……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_∩)O~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