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百结和情客一个领着群捧着帕子、香胰、面盆的宫女迎了上来,一个领了几个宫女在东次间的内室里铺床焚香。

    姜宪看这样子今晚上应该是情客值夜了。

    她不由在心里点头。

    前世她对李谦一让再让,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听从曹宣的建议给李谦送了几个相貌十分出众的宫女。他一开始还有些不屑,后来不知怎么想通了,不仅把几个宫女都留下了,还提出把百结或是情客赏给他。

    她当时虽然气愤,可心情平静下来之后也仔细考虑了良久。

    在宫里,忠心比能力更重要。

    百结和情客就是对她最忠心的人之一。

    但百结胆小,遇事没有她的吩咐她就不敢多走一步,反倒是情客行事泼辣,有她不方便明说的事她更愿意交给情客去做,情客也比百结更适应宫里的生活。

    姜宪问了百结的意思,最后把百结赏给了李谦。

    所以等到晚上大家都去歇了,屋里只留下了当值的情客时,姜宪低声地吩咐情客:“你明天去东暖阁打听打听,太后娘娘过来都跟太皇太后说了些什么?”

    情客非常的惊讶。

    丁香和藤萝才是东三所的大宫女,这样辛密的事,郡主通常都是吩咐丁香或是藤萝。

    难道太后娘娘会趁着大寿的时候大赦天下,郡主准备放丁香和藤萝出宫?

    她心里盘算着,面上却不显,恭敬低声应“是”,起身挑了挑鎏金掐丝珐琅蟠龙耳香炉里的安息香。

    屋子里的气味更甜了。

    姜宪睁大眼睛,半晌才睡着。

    梦里,李谦大步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伸手就撩开了她的珠帘。

    由莲子米般大小的东珠串成的珠帘相互撞击着,叮叮当当,声音悦耳。

    她抱着还像糯米团子般年幼的赵玺僵直地坐在万字不断头的紫檩木矮榻上,手里捏着太医给她配的毒药,哆哆嗦嗦却依旧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他,厉声问道:“你是谁?”

    李谦没有说话,上前几步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道:“宫中的女子是服侍皇上的,是皇上的女人,您就这样赏了我,我哪敢用?我说您到底是关心我的子嗣呢?还是想坏我的内宅呢?我看你不如再把您身边体己的大宫女赏个给我得了,既可以帮我管管内宅,还可以帮我镇镇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醇厚,说到最后还挑着眼角看了她一眼,轻佻狂放的哪里像个超品的郡王。

    她气得直发抖,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然后姜宪就醒了。

    墙角八角立柱宫灯莹莹如皎月,帐子上丹凤朝阳的织锦泛着青蓝色的光芒。

    姜宪却再也睡不着。←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眼睁睁地看着屋里的光线渐渐明亮,天色慢慢发白。

    情客挂了帐子,指使着小宫女去抱了放在火盆上烘着的夹袄,服侍着她起床。

    姜宪头还有些晕乎乎的,直到百结捧了首饰匣子让她挑选今天要用的簪环时才发现百结一直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她。

    “怎么了?”姜宪不解地道,“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百结这才小声地道:“郡主,您今天还要擦点粉吗?”

    姜宪刚重生的那会儿,晚上不敢睡觉,怕一睁开眼睛又回到了过去。好不容易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晚上就开始做自己被赵玺毒死的噩梦……今天她见到了李谦,又开始梦到李谦……

    这李谦不会真是她命中的劫吧?

    只要他出现了,连那些噩梦都不敢再来缠着她了?

    姜宪心情顿时有些低落,随手选了两支红珊瑚珠花让百结帮着戴上,吩咐她给自己抹点粉:“……免得被太皇太后发现我没睡好。”

    到时候外祖母肯定会兴师动众地请御医院的田医正给她来把脉,说不定还会引了曹太后和皇上派人过来问候,甚至是让曹宣过来探病。

    百结垂目应诺,动手帮她化了个淡淡的妆。

    姜宪让人去请了白愫,两人一起去东暖阁给太皇太后问安,等到太皇太妃过来,众人一齐用了早膳,去大佛堂上了香,念了段经,回到东暖阁又各自抄了几页经书,用过午膳,服侍着太皇太后歇了午觉,姜宪、白愫和太皇太妃这才出了东暖阁。

    太皇太后去了隔壁的寿康宫。

    白愫挽着姜宪的胳膊往殿后去。

    她悄声问姜宪:“你昨天遇到了承恩公,他有没有说什么?”

    关于曹太后的意图,慈宁宫就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姜宪不敢兴趣地道:“没说什么!打了个招呼而已。我能和他有什么说的?”

    白愫沉默了片刻,道:“你也不用每次见到承恩公都不理他……他这个人,我听别人说,还挺不错的……大家也都身不由己……”

    从前白愫也这样劝过姜宪,姜宪嘴里应得好,心里却很不以为然,觉得曹宣看她的目光少了热情,根本就不喜欢她,偏偏还要做出一副对她很感兴趣的人,当她没见过世面的傻瓜似乎的,特让人厌烦,因而不管白愫怎样劝她,她见了曹宣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可这一世,姜宪想到昨天白愫眼底一闪而过的异样,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我昨天不是好好地和他打招呼了吗?”她望着白愫的眼睛,道,“我现在长大了,肯定不会像从前那胡来了。”

    “那就好!”白愫笑着。

    不知道为什么,姜宪觉得白愫的笑容有些寂寥。

    姜宪皱了皱眉。

    两人已走到东、西三所的分岔口。

    “那我回去休息了,”白愫没有像往常那样去姜宪那里,而是略显有些疲倦地打了个哈欠,道,“我们下午一块练字。”

    姜宪颔首,直到白愫的身影消失在了西三所,她这才慢慢地回到了自己的寝殿。

    丁香伺候她换了衣裳。

    她吩咐丁香:“让情客进来给我捶捶腿,你们都下去歇了吧!”

    丁香应“是”,喊了拿着美人捶的情客进来。

    情客不紧不慢地帮姜宪捶着腿。

    厅堂的自鸣钟滴答滴答的,规律的响声让姜宪昏昏欲睡,闭上了眼睛。

    情客压低的声音却在她耳边响起来:“郡主!曹太后为清蕙乡君的婚事而来,说是想把清蕙乡君嫁给福建总兵李长青的长子李谦……”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_∩)O~

    PS:解释一下:男主没有重生,男主没有重生,男主没有重生(重要的事说三遍),大家一定不要误会。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