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慕南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过了重阳节,京都下起了滂沱大雨,雨水冲刷着街面,大半个月都没有消停,入秋的京都满目枯枝,遍地落叶,天气也变得阴冷潮湿,寒意入骨。

    慈宁宫烧起了地龙。

    太皇太后王氏不愿意出门,在东暖阁支了桌子,叫了外孙女嘉南郡主姜宪和太皇太妃白氏一起打叶子牌。

    可就算是这样,也还差一个人。

    她们只好让慈宁宫的女官孟芳苓凑了个数。

    太皇太妃白氏不免感慨:“我们两代的皇上可都是难得的痴情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他们得偿所愿了,却留下我们这些孤苦伶仃的人在这深宫里熬着,连打个牌都凑不齐一桌来。”

    太皇太后没有做声。

    孝宗皇帝在世的时候独宠静妃安氏,等到先帝继位,则独宠贵妃秦氏。

    这后宫自然没什么人。

    姜宪捏着纸牌的手却有些颤抖。

    这个时候外祖母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也会成为这深宫里熬着的人吧!

    因为当今皇帝赵翌也是个痴情的人。

    只不过他的痴情没有给她这个后来成了他皇后的表妹,而是给了那个宫女出身的淑妃萧氏,还生了个儿子赵玺。

    至始至终,赵翌都没有和她圆房。

    三年的皇后,七年的太后。黄河决堤,西北地动、两湖大旱、江南洪涝,国势艰难。东有辽王赵翊虎视眈眈,西有临潼王李谦枕戈待旦,南边有靖海侯赵啸狼子野心,她抱着三岁的赵玺垂帘听政,苦苦支撑着这个一不小心就会崩溃离析的赵氏王朝,赵玺却亲手端了碗毒药给她,把她毒死在了慈宁宫。

    然后她一睁眼,回到了元鼎十年,她十三岁的时候,见到了早已过世的外祖母太皇太后王氏。

    她即委屈又愤恨,扑到外祖母的怀里就哭了起来,像个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孩子终于见到了疼爱自己的亲人……

    如今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七、八天,她也从重生的惊愕和欣喜中回过神来,知道前世那些如鲠在喉的疑惑再也不可能找到明确的答案,可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琢磨着赵玺的行径。

    他为什么要毒死她?

    十岁的赵玺,养在深宫,从哪里来的毒药?

    背后有没有人指使他?

    指使他的人到底是谁?

    辽王赵翊?

    靖海侯赵啸?

    还是临潼王李谦?

    自古以为百事孝为先。她是赵玺的嫡母,宫中那么多阴损的招术他不用,偏偏亲自上阵,亲手端了碗毒药给她。他准备怎么向朝廷群臣交待?怎么向宗室外戚交待?

    有了弑母这么个把柄,就算是赵翊不用,赵啸不用,李谦也肯定会用的。

    她死了,赵玺还想当皇帝,做梦去吧!

    想当年,鞑子进犯京都时,李谦借着“勤王”的名义就一路打进了禁宫城,闯进了慈宁宫。

    要不是她许了他异姓王,封了他西北总督,辖陕西、四川九府三十六州二百零六县五十七卫二十一所,他只怕转身就去了乾清宫,坐在金銮殿上称王称帝了。

    她把整个西北都给了他。

    可这混蛋还不知足!

    每到三年岁贡进京的时候,不是给她闹出些结交内臣、朋党营私的事来就不罢休。

    她从最初的愤怒斥责到最终无奈的妥协。

    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为了安抚李谦,她还曾听从承恩公曹宣的话给他送过美人。

    而那色胚居然还得寸进尺,撩了她珠帘,面不改色地让她把陪伴她多年的贴身宫女送给他做妾室……

    每当她想起这件事,她就糟心不己,胸口仿佛有团火在烧。

    还好在她重回十三岁。

    人生可以重来。

    以后的路可以重选。

    她再也不会去管赵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谁喜欢谁去给他们赵家收拾烂摊子去。

    她要嫁人。

    要生儿育女。

    要琴瑟合鸣。

    要过自己的小日子。

    管他改朝换代,管他谁做皇帝,都与她不相干!

    姜宪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出了张牌。

    太皇太妃喊了声“碰”,一面把自己的牌甩在了铺着的茜红色漳绒毯上,一面笑着道:“保宁,这几天你睡得可好?”

    保宁是姜宪的乳名。

    这名字是太皇太后取得。

    她的母亲永安公主是孝宗皇帝和太皇太后唯一的女儿,长大后嫁给了青梅竹马的镇国公府二公子姜镇英。

    乾元十五年,先帝在西苑设围场。射猎的时候,本来被灌了迷药摇头摆尾的熊瞎子不知为什么突然发了狂,姜镇英为了救先帝,死在了围场。

    怀着七个月身孕的永安公主得到消息顿时就昏死过去。

    姜宪早产。

    永安公主勉强睁开眼睛看了女儿一眼就去了。

    太皇太后一生受孝宗皇帝的冷落,能这样安安静静地守着,不过是想用自己的“识趣”给女儿谋个康泰平安罢了。

    如今女儿女婿都去了,她伤心欲绝之余,提出要把姜宪抱到慈宁宫由她抚育。

    先帝很是内疚,不仅下旨让姜宪进宫,还封了她为嘉南郡主,享五万石的亲王俸禄,永不减俸。

    当时镇国公府的国公爷是姜镇英的胞兄姜镇元。

    看到突然间老了二十岁的太皇太后,他不敢不应。

    从此姜宪除了端午、中秋和春节会回镇国公府去探亲,其他的时候都住在慈宁宫陪着太皇太后。

    相比镇国公府,慈宁宫更像她的家。

    而她重生回来的那场哭泣则把大家都吓坏了。

    太皇太后搂着她眼泪婆娑地迭喊“心肝”,不停地追问她出了什么事。

    她不想外祖母担心,只说是做了噩梦,这才有了太皇太妃关心的问候。

    “这几天孟姑姑让人给我煮了安神茶,我喝了好多了。”姜宪笑吟吟的应着,抹了张牌。

    太皇太后看着外孙女日渐红润的面孔,微微颔首,满意地笑了笑,打了张牌。

    “吃!”太皇太妃喊着,喜上眉稍,“我可就早就等着这张牌停胡了。”

    “真的。”太皇太后紧张起来,数着牌桌上的牌算着太皇太妃要哪张牌成牌。

    有宫女跑进来禀道:“太皇太后,太皇太妃,郡主,太后过来了。”

    众人都有些意外。

    姜宪则暗道一声糟糕。

    ※

    亲们,又见面了。

    新文,求点击,求收藏,求支持。

    谢谢!

    PS:新发文,不太稳定,这两天的更新时间比较乱,四月一日开始正常起来。

    O(∩_∩)O~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