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新在堆积的画框中翻了一会。

    画师并没有干扰他。任由他随意在画堆和画纸里找。

    刚开始全是风景画,从山水到星球,到宇宙,到黑洞太阳超新星爆炸。

    什么都有。

    之后越往下就越范围小。

    在林新翻了十几副画后,从最下面的几幅画中,终于找到了一副所谓的人头蛇身画。

    说是画,其实只是一副白描,只有黑白线条的素描。

    他将这幅画拿在手里,这画卷甚至连装裱也没有,只是简单的一张画纸。

    然后,林新没有做任何事,只是静静的等着。

    他有预感,那个女人还会来找他,而且是一定会。

    静静站在风车里等待着,林新开始吞噬周围的空气,这里的气体密度,也远远超过他见过的任何一处地方。

    甚至比大宇宙的岩石密度还要高。

    “等等!!”忽然林新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灵光。

    “会不会有可能,我现在根本就是在一个密度极其可怕的的大团物质内。只不过物质中轻一些的东西在我眼里就成了空气气体。

    而重的,密度相对更大的,在我眼里就成了泥土,青草,和风车。”

    林新心头一震。

    “甚至进一步猜测,我现在可能在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星体内部。对于外人普通人而言,他们看到的就是一颗密度高到成为黑洞的恐怖星球。

    而在我眼里,我本身密度也达到一个极高的层次,那么相对于我而言,这个星球里的物质其实是有清浊密度大小之分的。”

    这个道理有些难以理解。

    但林新几乎是一瞬就得出了可能证实这点的关键。

    那就是,之前他吞噬的黑泥,密度大得比他吞掉几个星球都要多。

    他吞掉刚才巴掌大的一小团黑泥,在大宇宙,就相当吞掉好几颗巨型行星。

    “有意思。”

    林新脸上浮现出一丝兴趣。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达不到这个入门密度的存在,一旦踏入这里,身体密度比起这里的空气可能还要稀薄。那就必定会变成之前那个女人那样的情况。

    身体变得半透明若隐若现。”

    “而更多的存在,或许连看到这个地方的资格也没有,在他们的视野中,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清浊密度大小之分,有的,全部都是无比恐怖无法想象的巨大物质压缩体。在他们眼里,这里的物质都一个样,那就是视线根本无法穿透的实体。”

    就像没人能在漆黑里找出其他颜色的痕迹轮廓。

    想通这点,林新联系起深渊的特质,顿时心中有数了。

    深渊之门,位于物质的尽头,而这里如果真是深渊的底层中的某一层。

    出现这样的现象也很正常。

    他耐心的等待着。

    时间缓缓流逝。

    终于,在第一千次心跳快要过去的时候,那个女人又出现了。

    “你帮我找到了那幅画!!?”

    女人显得很激动。

    她一眼便看到了林新手里拿着的那副潦草的人头蛇身素描。

    “告诉我,成就原初的办法。”

    林新淡淡道。

    女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如果是你,或许真的可以....我从未见过有谁进来这里后,还能保持实体的。

    在这里,以前唯一能保持实体的,就只有画师。”

    “我上次不是一样保持着进来的?”

    林新诧异道。

    “上次你也是虚体。”女人摇头。

    林新眉头微蹙,没有继续问下去。

    他看了眼手腕上的彩线,还剩下十分之一了。

    “我的时间不多了,你最好快点。”

    “好!”

    女人点头,正式开始解释。

    “趁我现在还清醒,你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必定是满足了某个能触及原初的基本条件。

    而这里,是进入原初境界最基本的入口或者说钥匙。”

    “我应该怎么做?”

    林新沉声问。

    “你过去,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作为报酬,交易给画师,他会作为交换,帮你画出你最核心的永恒画卷。”

    女人说起这个,语气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永恒画卷,是你身上最有可能永恒不变的,不受时光消磨的最坚固之处。

    可以是你的肉身,可以是你的感情,也可以是你的意志,更可以是你精心炼制的法器,或者灵魂。甚至很多无形之物,感情,情绪,爱恨....”

    “简单来说,就是我需要找出我身上可以称得上永恒不变的东西,交由画师画出来?是这个意思吧?”

    林新简单总结。

    “你可以这么理解。”

    “如果我自认为永恒不变的东西,实际上并不能达到这个效果呢?”

    林新继续问。

    “那你会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永远的失去。”女人沉声回答。

    林新心头一凛,他忽然想起在黑宇宙时的神祖。

    那个永远失去了自己正面半边身体的女人。

    “我要怎么做?”

    他认真问。

    “走过去,说出你的请求就行。然后将你认为自己能够永恒不变的东西说出来。

    之后,一切就交给画师了。”

    女人淡淡道。

    “我怎么知道你没有骗我?”

    林新自然信不过她。

    “我没有必要骗你。你完全可以做完这一切,再把我的画给我。”

    女人此时心情明显已经稳定下来了。

    “好。”

    林新点头,看了下手腕,时间又少了一截。

    他知道耽搁不得,缓缓朝前走去。

    走到画师身后,大约数米外的距离,停下来。

    “你想要在永恒画壁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一个仿佛压抑住自己惊恐恐惧的男声,在林新耳边响起。

    “这样能踏入原初?”林新反问。

    “如果你可以留下痕迹的话,可以。”

    那个声音回答。

    “你是谁?”

    “我是画师。”

    在林新面前,那个画师原本正在画画的动作,也慢慢停了下来。

    “你最珍贵的东西....是...咦?”

    画师忽然愣住了。稍微顿了会,他才又继续道。

    “好了,可以开始了,你认为自己永恒不变的地方,属于你永恒存在的那一抹,是什么?

    把它交给我,我会画在永恒画壁上。如果成功,你会得到进入原初的资格。”

    “我认为自己永恒不变的地方....”林新闭上眼,陷入沉思。

    他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是了。

    原初者们,之所以能够无视并且轻易跨越操纵时间,那么自身必定有不被时光所影响的地方作为核心。

    时间缓缓流逝。

    林新一直沉默着,他在思考。

    他身上一切的一切,都是从属性异能获取的。

    他身上的修为,也是后天一点点修炼的。

    这些东西,都是随着时间的积累,而不断成长,变强的。也会随着时间的倒退,而不断弱小。

    那么,他真正一直不变的,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的,是什么?

    他不断的问着自己。

    力量?

    不,不是。

    修为?

    也不是。

    知识?

    更不是。

    或许是某些特殊的无形的东西。

    林新眉头皱起来。

    画师似乎一点也不急,而只是静静的停在那儿,等着他的回答。

    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与其说他是生命,不如说他只是一个开关。

    就像挂在箱子外面的锁。

    他没有多少思考的权利,唯一能做的,就是画画,和询问任何一个来到这里的存在。

    但之前看到的这个人,这个让他也感觉有趣的人,他的灵魂本质,居然会是那个样子。

    这让画师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一丝新奇。

    时间慢慢流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林新终于睁开眼睛。

    “如果说,我身上还有不被时光影响的东西。”他双目渐渐明亮起来,露出一丝绝对的冰冷和理智。

    “那应该就是,我不想死!”

    “害怕消亡么....”

    画师理解了林新的意思。

    “可以这么说。”林新说出这句话后,整个人都仿佛轻松了一些。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画师后背。

    唰唰唰....

    画师拿起笔,动作极快的开始在一张白纸上画了起来。

    他先是画黑白素描。

    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人,一个林新极其熟悉的人。

    转瞬间,他反应过来,那就是他自己,他这一世的身体。

    画师的速度很快,从头部,到双脚,然后填充细节,甚至连指纹都有细细的描绘。

    很快一副黑白的素描便画了出来。

    就在画卷完成素描的一瞬间。

    轰!!

    林新猛地感觉周围一黑。

    无穷的绞痛,瞬间从身体的各个部位狂涌而出。

    然后是屈辱感。

    然后是窒息....

    再是刺痛.....

    恶心......等等等等...

    一种种达到极致的负面感受,一样样的涌入林新的脑海。

    他从未有过这种体验,就像是当初在幽府中拼命挣扎。

    或许当初的经历,比起现在,也还是远远不如。

    ‘死了算了...’

    一个念头猛然在他心头滋生。

    ‘死了就可以彻底解脱。’

    “不.....”

    ‘这样的痛苦,会一直持续到你灵魂崩溃,如果自己不选择解除,那么永远也无法解脱。

    画师只是骗你的.....’

    “不.....”

    林新低声喃喃着。

    无数种痛苦难受负面感知,开始不断的在他体内循环。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守在门口的那个白裙女人,此时也紧张带着一丝期待的看着他。

    “没有谁想死。”女人心中明白。

    “但相比死亡,还有更多的东西,更多的考验,更多的艰难,才是更加让人难以承受的。

    比如永远活在痛苦中的生命,这种时候死亡带来的永远的平静,才是他们追求向往的。”

    很多人都认为自己绝对不会想死。

    但真要遇到极致的痛苦,极致的屈辱,极致的压迫等等....

    太多太多自杀的生命,已经揭示了无数人的选择。

    当活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痛苦时。死亡就是最终的解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8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