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天空阴沉黑暗,大股大股黑云仿佛随时可能坠落压下来。翻滚厚重。

    黑乎乎的大地上,丘陵连绵起伏,地面寸草不生,只有黑色石块和泥土混杂。

    一些地方堆积着不知道是木头还是金属的垃圾杂物,零零散散。

    咔嚓。

    一只黑色靴子不小心踩到一块金属碎片,发出脆响,将碎片居然直接踩断。

    静悄悄的,一只如同蜈蚣一般的黑衣人队伍,正缓缓爬过一处丘陵,朝着远处一片残破建筑废墟赶去。

    黑衣人队伍中,每个人都背负长剑或者包袱,身上披着黑色雨衣,低着头默不作声蒙头赶路。

    其中走在最中间的一人,此时正微微侧过头,朝右侧望去,露出半边白皙的下巴。

    一道电光闪过,这人轻轻掀开雨衣斗篷一角,露出有些书生般的文弱面孔。赫然便是离开宗门不久的林新。

    “停!”

    忽然前面队伍最前方一声传令,是个中气十足的中年人声音。

    整个队伍迅速停下。

    “下衣。”

    所有人赶紧将身上的黑色雨衣斗篷扯下来。

    林新也赶紧扯下雨衣,露出下面穿着的黑色劲装。

    “你说,这听剑大会就是大半夜的把我们拉起来,一路坐船三天三夜,到这么个破地方举行?”边上一个弟子发牢骚小声道。

    “还好吧,我听以前参加的师兄说过,两年一次听剑大会,一般都会选取一块不同的地下溶洞进行试炼,只是这次我们稍微远了点而已。”另外有人接话。

    “我们这一队还是好的,他们还有的走陆路,啧啧,不知道一路舟车劳顿,要赶多久的路。”

    “他们走的不是我们一路?”

    “还有几只队伍呢,是从其他入口进去。”

    林新若有所思的听着,默默将雨衣折起来,捆好后塞进背包里。他找裁缝自己给自己设计了一款背包,和以前用的那个登山包类似,很是结实,容量也大。

    此时,距离他得到法器,已经一个月时间了,听剑大会一直没什么动静,但就在前几天,突然半夜出来一个人,把所有记名弟子叫醒出来,带着众人直接赶路。

    要不是有平时里传法师兄和师门长辈的证明,加上这家伙强悍的实力,还有以前参加过的师兄师姐们的解释,估计没人会跟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直接离开宗门。

    林新也只是匆匆收拾了下东西,便紧随队伍离开,上了一艘大船,每人得到了一件黑色雨衣斗篷,之后便是一路漂流。

    越过几座城镇,经过大片无人居住的荒地,花了三天时间才来到这么一片荒凉怪异死寂之地。

    “所有人准备。”前面领队的声音再度传来。“继续前进。”

    声音打断了林新的回忆,又走了一段距离,他抬头往前看了看,队伍已经进入了一片城镇废墟一样的地方,周围到处是断墙残壁,而且怪异的是,全部是黑色石料建成。

    队伍放缓速度,在废墟城镇中缓缓穿行。

    嘶...有人忽然传出一丝倒吸冷气。

    林新循声望去,也是微微一震。

    队伍右侧的一处断墙后面,赫然立着一个十字木架,上边绑着一具腐烂的黑色尸体。

    尸体张着嘴,浑身皮肤烂掉,露出下面黑色的肌肉纹路,一只眼睛只剩下黑色空洞,双腿有一截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膝盖往上还残留着。

    “这是剥皮..酷刑...”林新身边一人低声道。她抬起头,露出一张有些狐媚的白皙俏脸。

    “萧姑娘,这种人迹罕至之地,出现剥皮者,毫无疑问,有极大的可能是魔道宗门的那些魔修士,不知道为何宗门会选择这处地方进行试炼?”另一人凑过来小声道,面带担忧。

    “我也不知道。”萧玲玲摇头,同样眼中闪过忧色,她看了眼林新。“林师兄,您有没有接触过魔道修士,不知道对它们有什么了解?”

    林新摇头。

    “我不过和你一样才入宗门不到一年,现在才二层修为,哪有什么时间去了解查阅其他资料。修行任务都来不及。至于魔道修士,也没机会接触。”说到这里他隐隐想起死在自己手下的木骡子。

    这次他进入三层,进入先天的事,其实也就几个人知道,加上在宗门内一直独来独往,就算后来有参加任务,一起的知情队友也死光了。导致知道他真正修为的,也就高层的几个人。

    正好溶洞听剑大会不论修为都能参加,三层修为或许隐瞒不住,但是遭遇消息不灵通的大部分弟子,也是能有出其不意之效,可以尽可能节约战力。

    所以他索性就将自己的气息以隐匿阵收敛起来,看起来效果不错,萧玲玲居然也看不出。

    “我们层次太低了,可惜挤不进那些师兄的圈子,只能相互之间抱团。”又有一人靠拢过来道。

    这几人都是萧玲玲私交甚好的朋友,都是男性,显然是她依靠姿色吸引而来的预备追求者。

    “可惜...要是还在帮派中,也能和帮中高手一起行进。”一人不甘道。

    “没用的,既然已经脱离灵珠帮了,就别说这么丧气的话。有广师兄在,我们抱团一起,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萧玲玲眼眸转动,朝着左前方一个高大男子盈盈一笑。

    “玲儿放心,有我在,定能保你安全。”广师兄自信一笑,表现得从容不迫。

    “到了。”此时前面传来声音。

    整个队伍顿时停下,边上已经经过了十多具木架剥皮尸体,整个队伍气氛也微微有些沉寂,所有人都提起警惕。

    林新朝前望去,只见队伍正前方,是一个倒塌了一半的石头小平房,没了门的入口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不时有寒风呜呜吹出。

    带领队伍的是个山羊胡子的干瘦老者,他同样一身黑衣,右脸颊有着三道血色疤痕,看上去很是凶厉。

    “老夫元凶,是这处入口的监督者,马上还有一位试炼出入口守护者过来,是筑基执事,你们注意礼数。”

    “是。”队伍七零八落的回应。

    元凶微微摇头,似对队伍纪律有些失望。整个队伍就这么站在废墟中等着。

    一些人也索性开始修炼内气起来,有的则默默检查自己身上准备有没有问题。

    还有一些则是相互套近乎,开始拉帮结派组建小团体了。

    队伍中有帮派的自己成了团体,散人也组建了小团体,顿时整个队伍四五十人就分成了六份。

    灵珠帮,毒帮,都有人带领,各自拉了一瓢人过去,其余四个团体都是散人。

    林新独自走到一边,准备单独行动,和他一样打算的也有几个,都是面色或孤傲,或默然等。

    “林师兄?你何不与我们一起行动?也能有个方便照应。”萧玲玲凑过来小声道。

    “一起吗?”林新正要回绝,他约好和孔昱辉程若菲两人一起,早有计划。但话刚准备出口,就感觉似乎有人在暗处偷偷盯着自己。

    转念想想,在和两人汇合前,先和萧玲玲等人一起,也可以避免被遇到危险,过早暴露实力。到时候碰到孔昱辉等人,自己脱离队伍出来就是。

    “可以,不过我约好了几个朋友,要和他们一起,到时候遇到人我可能要自行脱离。”他提前说一句。

    “没关系。”萧玲玲只是个普通一层弟子,哪里知道林新这段时间折腾出来的战绩,毕竟那些事情都是要保密的。

    “到时候您完全可以自己离开,现在多一个人也是多一份照应嘛。”她看中的就是林新也是和广师兄一样,都是二层内家高手。一层二层虽然差距不太大,但也是一份可观的战力。

    在这群低级弟子中,唯一比较突眼的就是这些几个二层三层高手了,三层的都在灵珠帮和毒帮群体里,一边一个,算是领队。

    之后就是二层的最厉害。只有五个人,广师兄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种低级团体里,周围的人都不如自己,鹤立鸡群,自然广师兄也是有些自信心膨胀起来。

    看到萧玲玲对林新这么迁就热情,他咳嗽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满,正要说话。

    扑哧扑哧...

    忽然众人头顶飞过一团黑影,夹杂着巨大的翅膀扇动之声。

    锵锵之声中,众人一惊纷纷拔剑。

    “住手!是宗门欧阳师兄到了!”带队的元凶大声喝道。

    众弟子这才纷纷松口气。

    林新也是一样,刚才那团黑影从头顶飞过时,那股突如其来的巨大风声和压迫,让他先天修为都有些口鼻难以呼吸。连他都被吓了一跳,更不用说其他低级修为弟子。

    听到元凶开口,他这才赶紧朝前望去。

    那团黑影正好缓缓降落到元凶身边,赫然是一头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的白鸽。

    白色巨鸽双眼暗红,通体羽毛雪白,没有一丝杂色。落下来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很是安静。

    就像是一只普通白鸽被放大无数倍一般,那暗红的鸽子眼睛盯着队伍,隐隐给人一种心头发寒的感觉。

    鸽子背上骑着一个中年女子,一身白衣,瞎了一只眼睛,居然没有背负长剑,而是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一边喝着一边冷冷扫视整个队伍。

    “我是这个入口看守者,你们不用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这次试炼的规则就好。谁先找齐二十个血兽头骨,然后活着走出溶洞,就算通过试炼。”

    “当然,头骨获得越多,自然名次越前。”

    她说完也不理会下面的反应,自顾自的喝了口酒,闭目养神了。

    元凶咧嘴笑了笑,朝女子打了个稽首,转而面向众人。

    “出入口有四个,你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出去,记住,规则是,一个月内,集齐头骨活着出来,我不希望看到相互厮杀,同门相残,里面血兽银色头骨可以抵十个普通头骨,透明头骨可以抵十个银色头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