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林新一个人朝着听剑谷方向赶去。

    中途路上的行人不多,偶尔遇到山上做饭打杂的杂役挑水赶路。

    在经过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时,一个身材高大的黄衣男子挡在了林新前进的山道上。

    “林新?”男子冷着眼朗声问。

    “是。”林新站住脚步,有些疑惑。“你是?”

    “舒若云!”男子一张国字脸表情冷然。“我来问你,我表妹是怎么死的?”

    “舒络衣?”林新顿时反应过来,没想到对方来得这么快,这才他回来的第二天就找上门来了。消息还真是灵通。

    “络衣的死,我也很遗憾,只是这其中还有很多曲折变故,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他心头一阵急转,做出一副遗憾和无奈神色。

    “没关系,你跟我走一趟,找个地方把过程详细说给我听,我舒家自己会好好判断。”舒若云平静道。

    林新哪敢跟他去,这家伙主动找上门,又是在他现在最弱,底牌用尽的时候,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对方直接翻脸,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络衣的事,其实我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她和余畅轻功比我好,追得比我快,几下就没影了,我也追丢了....”

    “你是说,络衣的死,是余畅有问题?”舒若云眉头一蹙。

    “我没有这么说,只是因为失散,后面的事我也不清楚,我被一个敌人引开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结果后面回来就看到他们两人被狼群包围了...我当时也是慌不择路....”

    林新神色诚恳。

    他现在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人不像地球,有网络信息大量冲击,这里的人大多比较单纯,因为他们接触的人事物不多,阅历较浅,所以性情大多还保持着简单程度。简单地说,就是比较好糊弄。

    “那你是怎么得到那些东西的?”舒若云没有放松,继续死死盯住林新。

    “我也是捡了个便宜...他们两败俱伤...”

    “你撒谎!”

    一声爆喝,舒若云居然拔剑而起,脚下一点犹如一支利箭般冲过来。

    他的影子在竹林便拖出一道淡淡的白气,带出沉闷呼啸,像是一头全速奔驰的野牛,蛮横而疯狂,狠狠冲撞向林新。

    林新没想到他突然动手,心头一惊,身上一把才买的长剑脱鞘而出,无炎剑法施展开来,数团高热气流从三个方向扑向对方。

    他的无炎剑法实际上还处于掌握阶段,这也是他属性技能的缺陷所在了,只有掌握很快,但深入提升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学习领悟。

    他入宗才这么点时间,一年都没到,能够达到这个地步,修成无炎剑法,在很多人看来都已经是天才了。

    但此时面对舒若云,没有了底牌,没有了通明符剑,甚至连通明符石,炎阳符剑都没有,他只有用自身修为对抗,才感觉到自己修为的孱弱。

    噗。

    散团热流直接被撞没,消散在空中。

    林新剑刃猛地激发元阳一气剑,炽热热流环绕剑身正面迎上舒若云。

    双剑相交,舒若云剑身上陡然传来一股旋转之力,那力量之大,竟然将元阳一气剑周围的炽热内气流直接撕碎。

    林新面色一变,对方传递过来的内气威力远远超过他预料,连最强的元阳一气剑都被轻松撕碎。这可是他尝试过,能够正面对抗小归元诀四层的强大绝招!

    “无炎剑法威力很好,攻击方式也够刁钻,可惜遇上我。”舒若云冷笑一声,他修行的莲月剑法正好攻守兼备,在先天中虽然不算很强,但是却是很稳的武功类型。最不怕的就是刁钻偷袭。

    莲月剑法一旦施展开来,会在周身形成一股旋转的内气流,将任何附近的攻击扭曲转开。

    以他小归元诀五层的修为,就算只是正常发挥,也足够将林新稳稳压死。

    嘭!

    两人身形刚一相交,就猛然炸退。内气相撞产生的巨大爆炸反震让舒若云也身形一顿。

    林新才交手一招,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方对手,元阳一气被破不算,他为了缓冲震荡,连退七步,而对方只是身形一晃,瞬间恢复平静。

    轻功速度不是对方对手,正面对抗招式也不敌,偷袭防御对方那种旋转之力连内气热流也能绞碎。

    一时间林新也有些束手无策。加上他内气还没完全恢复,有些不稳,此时才一运气就已经感觉心口隐隐做疼了。

    “再这么打下去会损伤根基!不行!得想个办法!”他心念急转。

    那边舒若云又身形如同野牛般冲过来,莲月剑法原本传闻优雅的剑术被他用成装甲车一般蛮横。

    林新心头已然有了退意。

    “你不想知道你妹妹的事了!?”

    他索性不反抗,怎么也打不过对方,干脆站在原地不动。

    呼....

    舒若云的剑尖瞬间停在他额头不到一个巴掌距离处。

    这份说停就停的控制火候,显示出舒若云显然没有使出全力,还留有余力。

    “就这点功夫,估计也没什么本事谋害我表妹。说吧,别再骗我,否则,虽然不能杀人,但断你四肢,废你修为还是能做的。”舒若云冷冷道。

    林新面色苍白,额头冷汗隐隐沁出。

    “其实...其实有的事,我只是不敢说。那个人我实在是惹不起....我毕竟只是一个普通记名弟子,和那人地位实力相差太大....”

    “你什么意思?”舒若云眼里一动。

    林新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

    “就算我告诉你们舒家,这事...也没辙。我劝你们还是算了吧....这事传开了,对你我都没好处。”

    舒若云眼神闪烁,显然是想到了其他什么东西。

    “你....是说黄....”他没有说出名字,但指的人已经显而易见了。

    林新赶紧打断他。

    “不是我说的,这事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后来,看到那位从狼群中出来,我就不敢靠近,就在附近躲着,没想到,正好遇到伤重的木骡子,才捡了个便宜.....”

    “我就说,以你这点三脚猫功夫,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收获。”舒若云理所当然的咬牙道,似乎已经将一切都贯通了。

    “那家伙本就是他们派去清理线索的,是了,连剑气符这种可抵八层先天一击的秘宝都没作用,那种地方,也只有那家伙有能力杀人灭口了....”

    舒若云越想越气,越想越火。

    林新听得心头狂跳,那剑气符居然可抵八层先天高手一击,他这次还真是捡了个宝。

    “不一定吧....舒师妹身怀秘宝,背后还有你们舒家撑腰,他应该不会这么不智才对....黄松子道长我也见过,是个嫉恶如仇之人,脾气虽然火爆了点....”

    “不是他还能有谁!?”舒若云更加肯定了自己猜测。林新越是点出黄松子脾气火爆,他越是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表妹舒络衣为了夺取人面果已经有些偏执了,一旦拿到人面果,再遇到脾气火爆的黄松子索要,络衣的脾气也有些爆,顶上一两句爆发冲突也不是没可能。

    “我觉得,宗门律令之下,道长他不一定敢这么做吧....”林新放轻声音。

    “不敢?他有什么不敢的?!你别忘了,在钟铉师兄面前他都敢出手杀你,他可是那位手下的人,连孔雀城每年瘟疫死这么多人都敢做,他们有什么不敢的!!“舒若云越想越确定,毕竟以林新表现的实力,根本不具备抢夺宝物杀人灭口的资格。

    唯一有这个可能,有这个实力的,就只有一个人。

    “黄松子...好你个黄松子....”

    他放下指着林新的剑,胸口剧烈起伏。

    “舒大哥,其实...我和络衣关系还算不错,对于她的遭遇也很是难过。”林新低沉道,“只是,我听钟铉师伯说,黄松子乃是练气八层的大高手.....这事,对你们舒家怕是....唉....还是从长计议的好....”他语气里透出一股子真诚意味。

    舒若云闻言,听到林新被威胁了还这么为自己家着想,顿时表情也是温和下来。

    “对不住了兄弟,我刚才也是错怪你了。我妹死了,我心头...心头难过....”他说着说着,眼睛有些湿润了,声音也哽咽起来。

    他收起剑,大步的走过来。拍拍林新的肩膀。

    “你是个好人....这种事,要是换成其他胆小的,估计怎么也不敢说出背后那家伙的名号....”

    “舒大哥。”林新长叹一声,“其实,络衣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香消玉殒,我也是....毕竟一起任务这么多天,相处也很不错。况且这事你也知道,那人后来挡着师伯的面还想杀我....”

    “你也不容易....”舒若云叹了口气。

    林新也跟着长叹一声。他伸手在腰间皮囊里摸了摸,心头狠了狠。

    “舒大哥,你跟我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舒若云一愣,没反应过来,就被林新拉着走到一侧竹林深处。

    两人钻到一处偏僻距离山道较远的地方。他就看到林新伸手在自己皮囊里摸索了下,摸出了一张他异常熟悉的东西。

    “这...这是...!!”

    “这是络衣的剑气符.....”林新神色遗憾,“我回到现场时,就从遗物中找到了这个。我也不知道凶手是谁,只是捉摸着或许能从这上边找到一丝线索。”

    他将剑气符递给舒若云。心头虽然很痛,但还是动作异常坚定的递了过去。这可是先天八层的强悍底牌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