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整理好东西后,林新将舒络衣的东西单独埋到其他地方,只留下木骡子的人面果和邪术秘籍,其余杂物自己收好。百度搜索『49小说网www.49xs.com』

    出了石柱林,他顿时望见了远处松林中越燃越大的大火,几乎半片山坡的松树都被点燃,大火冲天而起,赤红色火焰冒出大量黑烟,在整个孔雀城外天空形成一块模糊的黑云。

    林新也不急,用剑身在自己胳膊上比了下。

    “苦肉计是必须的了....”不过,作为一个现代人,就这么拿着剑在自己手臂上割一道口子,他还是有些心理障碍。

    但一想到其余两人都死了,就自己毫发无损也有些说不过去。

    他心头一狠,剑刃按在胳膊上,往下狠狠一拉。

    嘶。

    顿时手臂上出现一道口子,红色的血一下从伤口中流出来。

    他赶紧摸出一张甘霖符,直接按上去,然后将伤口摁住,不让其继续大流血。

    内力调动起来也朝着伤处汇聚过去,收拢伤口。

    按住伤口,林新丢下剑,直接朝着山下赶去。

    *****************

    孔雀城

    房檐下,一排面朝小湖的红木长椅上,四五个松林剑派的来人正端坐着静静喝茶钓鱼。

    长椅背抵墙壁,和湖水之间没有任何阻挡之物,可供客人钓鱼甚至下水。【↖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墙上则挂着一幅巨大的白底黑字书法,上边只有一个字:剑。

    孔雀门主孔凌面过半百,身着赤袍,是个很有威严的中年人,正坐在右边首位,陪着笑,看着左手那人。

    “这次丹堂钟师兄大驾光临,要是不好好在我孔雀城玩上几天,那别人就要说我孔某不知礼数了。”

    钟师兄面色沉静,双鬓微白,长眉犹如利剑,一身素白长衣大袖飘飘,手里正握着一根鱼竿在湖中垂钓。

    闻言他也是一笑。

    “孔兄客气了,这次要不是公干在身,我估计已经在赶往金玉宗的路上了。这事处理过后我也要马上继续我的任务,不敢耽搁。”

    “也好。”孔凌点头,这时侧面出入口有下人跑进来,他顿时笑了笑,“看来是关于瘟疫的情报资料送来了。”

    不料下人跑到他身边耳语片刻,他顿时脸色有些微变,目光马上落到钟师兄身上。

    “师兄,本人次子昱辉,带了一个人过来,肯定对您的这次任务有帮助,不知....”

    “哦?带上来见见吧。”钟师兄是货真价实的练气士高手,这样的态度有些随意,但对于只是先天高手的孔凌来说,也很正常。百度搜索『49小说网www.49xs.com』

    孔凌点点头,挥手让下人下去。

    很快孔昱辉也带着一个白衣书生状青年进了这里。两人恭敬的走到孔凌右侧,站定。

    钟师兄仔细朝着孔昱辉边上那人看去,孔昱辉他是见过资料画像的,还能认出,但领挖这个白衣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就不认识了。

    这书生面容清秀,头发很短,带着一丝冷峻沉稳,一看就属于喜怒不形于色的类型,修为倒也勉强,内家小归元诀三层的境界,还有些不稳,似乎受过严重内伤。

    最显眼的是他的眼睛,黑色的双眼眼瞳深邃,居然敢正面和练气士对视,给人有种桀骜不驯的气质。

    “他是?”钟师兄开口问。

    “回师伯,这位是师侄的好友林新,也是松林弟子。这一次关于瘟疫案件,或许他能给您一些关键线索。”孔昱辉低头诚惶诚恐回答。

    “林新?”钟师兄微微一愣。

    林新也大大方方往前一步。

    “可是丹堂的钟师伯?不知您认不认识季路师伯?”他也算直截了当的拉关系了。

    钟师兄眼睛一眨,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季路?他是你什么人?你怎么认识他的?”季路在丹堂可是出了名的老好人,谁不认识,但和他有关系的倒是少了。他一听到这个名字,对这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有了一丝好奇之意。

    “师侄是季路师伯前些日子引进宗门的,算起来已经快有大半年了。”林新仔细回答。他接着将自己当初怎么入门的给对方说了一遍,理清了和季路的关系。

    “这么算,你确实应该叫我师伯,我和季路那小子也算关系还好。不...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季路那家伙在整个丹堂,人缘都算不错的。近来还和剑堂的尤萱师妹情投意合,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结成道侣。”一提起季路,钟师兄神色也温和下来。

    “你入门时是什么修为?”他上下打量了林新,又问道。

    “额...是小归元诀一层...”林新不敢隐瞒,老实回答,“不过之后有了奇遇,吃了一些灵药,勉强才到这个境界。”

    钟师兄刚听到才一层修为入门,还震了下,心头奇怪宗门怎么会让这等天赋的弟子默默无闻,听到后面才释然。灵药提升上来的,和资质提升的不同,灵药有限制,还会有后遗症,资质则不同。

    “我叫钟铉,你既然认识季路,那也算是我半个丹堂的人,这件事就好办了。你说说吧,主动找到我,是为了什么?”钟铉和颜悦色道。

    林新也没料到季路师伯的面子这么好用,心头庆幸,原本他可是准备好了其他后手,以防止对方撕破脸的后果,现在看来是暂时用不着了。

    “回禀师伯,我这里了解到关于城内瘟疫的一些情况内幕.....”

    说着,他便仔仔细细将自己这些天经历的内容,稍加修剪后讲给钟铉听。当然很多地方他是修改过的,关于他的符剑底牌,和舒络衣的冲突,以及得到的千人级人面果是肯定不会提的。

    原本钟铉也只是神色随意,和他一起来的另外两个师弟师妹也是不以为然的听着。

    林新开头所说的内幕,其实他们早就知道,但是随着后面的情况深入,特别是听到林新居然还最后得到了人面果和邪术秘籍,顿时包括孔凌孔昱辉在内,全部都面色凝重起来。

    “你把东西呈上来。”钟铉坐直身体,语气肃然。

    林新这次来就是抱大腿的,他坏了宗门内一批人的好事,不赶紧抱大腿肯定是死路一条的份。

    听到这话,赶紧将准备好的人面果和邪术秘籍布包拿出来,递了过去。

    钟铉接过,打开一看,面容镇定,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翻看后,又交给另外两人,以及孔凌查看。直到所有人都看过,他才重新将布包拿在自己手上。

    “林新,你能够将得到的这等宝物上交宗门,可见你确实有公义之心,不过,作为这次任务的意外波及者,你的队伍除了你一个人外,其余两人都已死,所以这件事还需要你配合调查才行。你,没什么意见吧?”

    林新点头称是。

    “师侄一定全力配合,知无不言。”

    钟铉微微一笑,对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很是满意。

    “那么这件事对你就到此为止,这几天你可以跟在我身边,等到事情调查清楚后,你可以回宗门。没问题吧?”

    林新心头一松,没想到这么容易过关,看来这次还真是要欠季路师伯一次人情了。

    “有问题!”

    他刚要回话,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插入。

    声音从后方传来,林新赶紧回头看去,只见赵洪天正紧跟着一个中年白袍道人快步走进门。

    刚才发话的正是那个中年道人。那人正眼光凶狠的紧盯自己。

    “人面果一案涉及甚广,且这等邪门宝物一向是五个一起,这里有四个百人级人面果,那么就一定会有一个千人级的主果存在,只有四个,那剩下的主果到哪去了?!”

    这道人一进门就鞭炮似的直接嗓门炸开。

    “小小年纪就学会私藏宗门重宝,以后大了还不得叛变宗门?!这等天生反骨之人,留着何用!?不如一剑杀了了事!!”

    道人越说越火,最后背后陡然浮现三柄半透明剑身,反手一抓,居然一剑朝着林新狠狠劈来。

    嗤!

    剑锋一闪,剑刃末端延伸出一截雪白剑气,距离林新还有数米远,就隐隐透出一股锋利至极的威胁感。

    林新心头一寒,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一点也不顾及在场这么多人都在。连忙往后狂退。

    他现在身无兵器,而且所有符剑都消耗完毕,除开无炎剑法外,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内家弟子,而且还处于内气不稳不能大量激发内功的关键时期。连正常的二层弟子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更不用说对方一看就是练气高手。

    现在就看师伯钟铉能不能挡得住了?

    “黄松子!!”剑气快要触及额头时,一声怒吼陡然从林新身后炸开。

    他只见眼前炸开一团金色光芒,浑身暖洋洋的仿佛置身于暖炉中,耳边响起中年道人不甘的咆哮声。

    “钟铉!!你敢阻我?!”

    “有何不敢!”钟铉声音犹如洪钟。

    嘭!!

    紧接着是一阵剧烈撞击声,仿佛两根巨大木头狠狠对撞在一起。发出沉闷声响。

    一道人影一下撞破房屋木墙,倒飞出去。

    金光渐渐散去。

    林新恢复视力,看到眼前的场面,心头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足足有一只手掌长度那么厚的房屋木墙,此时居然被硬生生撞烂,浮现一个人形大洞,周围地面上,桌椅凳子等等,居然没有一点损坏,就连其摆放的位置也依旧还在原地。

    除了门口边上的墙壁有着一个大洞,其余之处竟然没有丝毫痕迹。

    黄松子已经不见了,显然他就是被打飞出去的那人。

    钟铉依然坐在原处,手中钓鱼竿还捏着,仿佛从未动过手一般。

    孔凌原本准备站起身劝和,却没想到形势变幻这么快,眨眼的功夫黄松子就被打出去了。他脸色顿时浮现一丝尴尬和措手不及。

    孔昱辉吞了吞口水,朝林新看过来,这威力....已经不是普通练气能够达到的了...

    他的眼神意思林新也明白,炼气期当初他在林家老家红松城的时候也见过,无论是赵思儿还是苏婉,都没有这么夸张的控制力。他们虽然威力大,但大多都是体现在破坏上,远没有这般精准的控制。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