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舒络衣直接冲了上去。一手绿玉匕,一手雪白符纸,双眼越发通红,似乎已经有些走火入魔了。

    林新也看出舒络衣有些不对劲,凝神不动,看着两人交手。

    余畅在边上脸色焦急。

    “林兄!”他开口似乎想要林新一起上帮忙,但想到刚才林新被舒络衣伤到,此时这话说什么也说不出口。

    舒络衣持着绿玉匕首,使出一套快攻匕首法,异常凌厉,招招都往对方要害扎去。招法不留余地,有些狠毒。

    也不知她从哪学来的匕法,松林剑派的剑招,大多数都是收发由心,都会有几分留力,讲究的是控制得当。

    而这套匕法,纯粹是全力刺出,如同流水一般循环借力,但只能出极难收。加上绿玉匕有些神异的能力,可以阻挡对方攻击,同时似乎还有锋利无比的切割效果。威力可谓是比炎阳符剑配合无炎剑法还要厉害几分。

    林新看着心头也有些震动,但更让他心寒的是,此时的木骡子,在匕法的逼迫下,精锐显得游刃有余。

    他一双青黑色利爪轻松的抵挡住匕首突刺切割,往往手指利爪微微一动,就能随意的挡在匕首进攻的方位上,十指尖锐利爪仿佛形成一块坚硬岩壁,轻轻松松就挡住了舒络衣攻击。

    “雪峰利爪!”余畅忽然惊呼一声。“曾经雪山派的招法!”他面色显得有些近惊异。

    “什么雪峰利爪雪山派?”林新侧眼盯住他。

    “曾经被魔宗灭门的正道大派之一,雪山派。雪峰利爪是他们标志性的功法!曾经号称为天下第一防守功法,没想到...”余畅面色难看。屋↘www.shuyuewu.com】

    “嘿嘿嘿,没想到小家伙还有些见识。”木骡子得意笑起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看到他身后松树上,密密麻麻的一下飞扑下来大片黄云。

    “六翼蜜蜂!?”林新定睛一看,那大片黄云不是云雾,根本就是大群大群的六翼蜜蜂!

    成千上万的蜜蜂疯狂涌向舒络衣,也分出一股朝着林新两人扑来。

    “玉石俱焚!”舒络衣尖叫一声,猛地把绿玉匕狠狠朝木骡子抛出去。反身就地一滚,扑出老远。

    嘭!

    绿玉匕首陡然炸开,化为无数玉石粉末,将木骡子包裹在其中。瞬间将其动作固定下来。

    舒络衣这时起身一弹手中符纸。

    一道洁白如玉的梭形白光陡然从符纸上爆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打在木骡子眉心之处。

    嗤!

    白光像切豆腐一般射穿木骡子脑袋,将其身后的大松树也打了个洞,斜射进远处地面草地上,留下一道漆黑的深洞。

    木骡子呆呆站在树前,双眼睁大,眉心血洞周围不断蠕动着,血肉像是活物一般想要重新愈合伤口。

    “络衣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余畅终于胆大了一回,拔剑冲出来一剑狠狠刺进木骡子脖子。

    嗤!

    剑身直接没入木骡子脖子正中。

    啪。忽然间,木骡子一把抓住他的长剑,那金属的剑身居然一下融化下来,像是液体一般被他双手吸收融合进去。【↖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呵呵呵呵....”他低沉的笑起来。

    余畅吓得脸色发白,松开长剑往后狼狈退开。

    很快剑身消失了,木骡子眉心的血洞也愈合了。

    “金属不灭身!”舒络衣脸色难看起来。刚才那一下白光可是她父亲留给她的剑气符,相当于先天八层的高手全力一剑之威,只能用三次,但现在第一次却无功而返。

    “有见识。”木骡子得意笑道。“不过这点伤势,就算没有金属帮助,我也能毫发无损。”

    他手一指林新舒络衣。

    “去,宝贝们,吃掉他们!”

    顿时大群的黄云疯狂朝着林新三人涌来。

    来不及顾忌其他人,林新取出一柄符剑。

    剑柄处是呈喇叭状,方便剑身爆炸后往前飞射,这是他利用定向爆破的原理制作的,刚才也是因为这个,使用符剑时飞快横扫一圈,才只受了震动伤势。

    此时内气注入,通明符剑剑身上顿时亮起一点点白光,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阵纹顿时被点亮起来。

    木骡子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他附近的六翼蜜蜂顿时在他身前汇聚起来,化为一面黄色大盾。

    “鬼灵结发!”他双手弹起,在胸前高速结出一个复杂手印。

    “花开!”

    如同花苞一般,他手指如花瓣,缓缓朝四周绽放。

    顿时一团团黑气从他身上飞射出来,打在六翼蜜蜂形成的盾牌上,将其凝固为一体,越发坚固起来。

    “不想死就撤!”林新低吼一声,手上通明符剑毫不犹豫往前一掷。他自己则迅速后撤。

    其余舒络衣和余畅两人也是察觉到符剑威力波动,都是脸色一紧,迅速后撤。

    符剑笔直飞射向木骡子,剑身上无数阵纹像是无数裂缝一般,里面迸射出巨量白光,光芒越来越盛。

    轰!!

    一声炸响,白玉一般的光晕再现,将周围十多米的范围全数包裹进去。

    林新趴在草地上,别过脸去不看那边。刺目的白光如同太阳一样,灼热的高温和气流轰然朝着四周爆开。

    光芒持续数秒才黯淡下来。

    光芒刚刚散尽,他就赶紧起身站起,拔出最后一柄符剑,冲上去。

    人面果坚硬异常,而且只要有一丝生机,就不会轻易被毁掉,就算这么大的威力的爆炸,也不大可能全部毁掉。他必须趁着舒络衣抵达前先到手人面果。

    白光才散,松树倒塌燃烧着,周围地面一片焦黑,出现一片椭圆形黑土。

    木骡子半跪在树下,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周围一只六翼蜜蜂也没有,估计全部被一下炸毁了。

    周围烟雾缭绕,有些朦朦胧胧看不清景象,林新眼神冷厉,通明符剑直接朝着木骡子头顶斩去,这一剑已经用上了全部力气,虽然没有内力注入,但也足够将木骡子一剑劈成两片。

    到了那时候就算什么金属不灭身,就算不死要想恢复也需要时间。

    他现在已经能够肯定,这个木骡子绝对不是人类!

    “你再动一下看看!!”舒络衣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冰冷而充满杀意。

    林新顿时不敢动了,他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侧右边,舒络衣手上正拿着那道剑气符,正对着自己。

    刚才那道白光他也见到了,速度之快,威力之大,他没有把握避开。

    不过手上全部力量挥出的剑身,此时已经收不住力,继续往下斩去。

    噗。

    通明符剑砸在木骡子头顶,却出乎他预料的只砍进去不到半个巴掌深。

    “五颗人面果,你想独吞,也要看看我手上这柄剑同不同意。”林新压住心头一丝急躁。木骡子陷入昏迷,一动不动,此时正是最好的取宝机会。宝物就在眼前,唾手可得,却被人阻住,就算是他一向沉稳,此时心头也有些急躁起来。

    舒络衣显然也是忌惮刚才那一下的爆发威力,通明符剑的力量爆炸虽然单体威力不如她的剑气符,但范围之大,波及之广,却是剑气符不能比的。一旦对她这边来这么一下,她不死也得残废重伤。

    “大家都是同宗兄弟姐妹,没必要闹得这么僵吧?”余畅此时出面做和事姥道。

    林新面色不变。

    “我闻江湖中人,行事多为快意恩仇,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林新虽然做不到这点,但刚才那一下偷袭也是铭记在心。”

    舒络衣也是冷笑,双眼眼圈周围隐隐透出一丝黑红之意。

    “不轨之徒,杀了又有什么可惜?”

    两人站立不动,边上松树大火燃起,浓烟滚滚。

    秋风吹过,顿时烟尘飘摇,黑灰在地面打着旋翻滚而起,从两人脚下飞过。如同凝固画卷。

    ******************

    锵!

    长剑出鞘。

    孔雀城外,一名身着白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低头望着地面到处都是的焦黑爆炸痕迹。

    丝毫不顾远处少许看热闹的民众好奇目光。

    “人面果也是你们能染指的?!不自量力!”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手中长剑往地上随意一划。

    顿时地面刷刷留下一个复杂符号,剑痕深刻,足有数厘米。

    中年男子收剑入鞘,纵身而起,竟然一跃数米高,飞上一座民居,又从民居屋顶再度跃起,越过城墙,朝着林新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不多时,这里又出现一个面色柔和的年轻男子,其带着两名女子,手持折扇轻轻摇动着,走到爆炸中心处,他低头看了眼地上留下的符号。

    “是宗门来人留下的符号,这些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丹堂的事,就让丹堂自己处理吧....”他叹了口气。

    “可是孔凌.....”一名女子轻声皱眉道,似有不满。

    “他还算聪明没插手,只是有些事,不是光装作听不见就可以了的。”另一名女子神色俱厉,“听说最近附近很多野外客栈和茶铺都有诡异出现,已经失踪了不少人,应该是鬼蜮阴府偶然出没,正好这事交给他重新划定安全路线范围。”

    “丹堂的人马上就到,两位师妹收声。人面果我们是必然要回收,带回宗门处理,这里的瘟疫也是时候解决掉了。”柔和男子轻声道。

    “明白,师兄。”两个女子都对他很是听从信服。拱手应道。

    三人停留片刻,紧追着朝林新离去的方向追去,似乎是有什么特殊的侦查手段。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