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半山的一处松林中,白色云雾萦绕,一颗颗笔直大树冲天而起。

    阳光打在一些松树的树干上,被树叶分割,变成黄色灰色的斑块。

    密林之中,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一身淡黄色道袍,正站在大松树干边,凝神屏气。他手中倒提着一把长剑,似乎是来练剑的。

    远处不时传来其他弟子晨练的练剑声。男子依旧默然不动,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时间缓缓流逝,约莫十多分钟过去了。

    一道绿色倩影从男子左侧轻轻掠来,却是一位头戴白色羽毛花的年轻女孩。女孩长发及腰,皮肤白皙细嫩,看上去似乎年纪很小。

    “林新哥。”女孩一看到男子,便微微露出一丝轻松的叫出声来。

    “来了啊,程师妹。”男子睁开眼,转身看向对方,同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等了你半年时间,你要再不出来,我都以为你死在什么地方了?”程若菲落在林新身边,压低声音笑道。

    “怎么可能,我这不是闭关了才出来么?”林新摇头,“先前的约定,准备好了吗?”

    “当然。不就是阵器结合吗?”程若菲嘴角一弯,手中顿时多出一本小册子,“林哥你不想被人发现你的阵器结合秘密,可以用这上边纪录的一种漆料涂在长剑上,就能完美遮掩住阵符。起码筑基期以下是没人能看穿的。”

    “好东西。”林新双眼一亮,他烦恼的就是阵符的问题。

    “对了,你是怎么看出来我用的是阵器的?”他微笑了下,随即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但双眼却不由自主的紧盯着程若菲。

    这个问题对他很重要,他的阵法天赋,可以作为天赋披露出来,但是绝对不能是现在。

    “这个啊...是我恰好学习过一段时间的阵法,原本是作为测试天赋,看看自己喜欢擅长什么领域去学习的。”程若菲很是聪颖,自然看出了林新的紧张,随即轻松回答。“符文难以隐藏确实是个麻烦,但是这一次有了这个漆料,想必就不用再担心这个问题。”

    “确实...”林新脸色微微缓和下来,是他自己多想了。

    对方发现了他的阵器,那么最多会联想到是他从其他地方找来的,而不会是自己制作的,毕竟才接触几天时间就能制作超微型阵法,并且进行阵器结合,这样的事绝对是骇然听闻。这已经超越了天才的范畴,就算称他是怪物都客气了。

    “另外,第二份是得到那个东西的补偿,可以请林哥哥自己选择。”程若菲这次来,似乎变得活泼可爱了许多,她是天生的娃娃脸,双眼一眯,笑起来就和月牙似的,虽不是很漂亮,但很可爱。

    “什么选择?”林新略为有些好奇。

    “无炎剑法,加上小炎阳阵阵器,威力自然比一般无炎剑法强出许多,虽然我不知道林哥哥你的阵器是怎么得来的,但是想必最少也是大师级作品,这样的东西可遇不可求,一旦使用过久,就会出现破损威力减弱,所以....”

    程若菲微微一笑。

    “一个阵器养护油的方子,或者....一套新的破邪剑谱。可以配合阵器使用,算是二级剑术,比起松林剑法这样的基础一级剑术要强一级。林哥哥,你选哪一样?”

    林新却是感叹,程若菲不愧是大司马之女,这背后的资源动员起来确实厉害。

    松林剑派的剑术,却是很多,种类繁杂,千奇百怪,但是都是要花钱购买的,一套二级剑术,适合二层小归元诀发挥全部实力,就价值上千块玉钱,。再加上稀有的破邪属性,价格往上翻个几倍也是可能。

    要知道破邪属性可是在某些情景下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样一来,程若菲两人为了换取一滴阴血花费的代价,可能就接近三万块玉钱,这是一笔极其庞大的数字。

    也就是相当于三百万两白银,对于一般凡人来说,已经接近于无价了,他们或许几辈子都买不起。

    “这是我们恳求父亲家里,能拿出来的最大极限了...”程若菲收起笑容,正色说。

    “很有诚意。”林新也很满意,“我选择阵器养护油的方子。”

    他一把将最后剩下的一滴阴血瓷瓶拿出来,递了过去。

    而程若菲也将那本小册子递给他。

    两人各自得到想要的东西,都觉满意。

    “六个月的任务期限又要到了,不知道林哥哥打算接什么任务?不如我们再一起?”程若菲提议道。

    “恐怕不行。”林新微微摇头。“我打算先随意接点简单的任务历练一下,另外,我对阵器上的阵法也很感兴趣,准备一边任务,一边学习布阵。”

    程若菲眼中微微闪过一丝遗憾之色。

    “可惜,我和月儿准备去逍遥山采集林落花,这个任务有些难,耗时也有点久,不过可以一次完成就能抵很多个任务。要是林哥你也和我们一起就好了。你放心,这次绝对安全。”

    林新了然,显然是两女吸取了上次经验,这次肯定动员了家里关系,另外找了高手帮衬。

    上次其实也有人照拂,就是孔昱辉,却没想到会出现那种局面。要不是林新,估计两女都会死在任务里,还会被推给镇子里的怨灵。

    “确实可惜了....不过以后还是会有机会一起。”林新笑了笑回道。

    “也是。”程若菲点头,仔细打量起林新来,只能看出对方绝对不只是一层,但具体基层内气就不清楚了。

    “孔师兄现在已经成功突破第四层,晋级先天,他破关出来时还找过你,不过看你也在闭关,就没打扰,现在接了一个任务回孔雀门去了。或许还要几个月才回来。”

    “也是我忘记了,还说两个月内去找他...”林新哑然失笑。

    两人站在松林中,又随意的闲聊了一下最近的情况,程若菲提到,随时可以去她的石屋找她,这才各自分开。

    林新隐隐感觉到,这女孩似乎对他有些异样,也不知是不是错觉。

    他也不去多想,现在出关后,首先要做的,是适应现在第三层的小归元诀。

    现在的他比起一层时,无论是爆发力力量,还是速度,都要快出许多。一旦催运内力,整个人的速度反应杀伤力暴增一倍!

    如果不适应,不但实力不会提高,还反而会出现剑法不应该有的破绽,从而实力下降。

    告别了程若菲,林新往林子深处走去,随便找了个地方,边上有个破旧石亭子,直接拔剑出来,开始缓缓练剑。

    内力催运下,果然他的身体反应,力量,速度,都完全提升了一个层次。

    如果说原本他出剑还能看到一条银蛇,那么现在他的剑法已经只能看到一条银色虚影了。

    就算不用炎阳符剑,现在的他也能和孔昱辉欧阳青正面对抗一阵而不落下风。只要两人不用压箱底的功夫,实力也就和他差不多。

    到现在,他才真正明白,炎阳符剑的威力有多强。

    当初的周靖完全已经进入了先天层次,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居然被一下炸伤,虽然没有致死,但也是一时半会缓不过气,从而被孔昱辉所杀。而三层的欧阳青使出青毒指,居然也被正面击溃重创。

    林新自行感受换算了下,炎阳符剑全力爆发一剑,大概相当于内气四层以下,三层以上的威力。

    但是那一剑也会消耗他一层时的大半内气。

    “炎阳符剑依然是我最强招数,不过如果能够配合他们提到的无炎剑法,或许会威力更上一层楼,现在的我,内气足以支持连续挥出三剑全威力的炎阳符剑。”

    林新仔细感受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一层的时候,他的内气总量只够全力挥出一剑炎阳符剑,当然是最大威力的。

    而现在增加到了三剑。

    熟悉适应了下现在的实力,林新明显感觉自己的底牌需要增强,如果现在再去任务,低级别的可以无所谓,但是同级别的任务,很可能会遇到先天层次的对手。

    这样一来,炎阳符剑对于先天的杀伤力不足就凸显出来,作用不大了。只是比起他三层内气爆发的普通招式强出一截。

    显然是小炎阳阵的威力已经到了一个上限。

    “无炎剑法...还有新的阵法.....看来得去一趟剑堂传法林了。”

    松林剑派六大堂并不是在一座山峰,而是分别在六座山峰上,六座山峰相连并成一条山脉。

    再加上第六杂堂边上的听剑谷,就成了整个完整的松林剑派宗门。

    而从听剑谷前往剑堂的传法林,要走足足半天的时间才能到.....

    *****************

    剑堂峰山脚

    清晨。

    弯弯曲曲的绿色树林之下,是一片湿淋淋的沼泽湿地,水洼和水草混在一起,随着风吹过的水流波纹微微摇晃。

    大片大片的绿色大树就好像是从沼泽湿地中生长起来一般。

    一颗足有数人环抱粗细的大树边,长着一大簇白色紫心的小花,花纤细而瘦弱,引来几只黑蜂飞来穿去。

    花丛对面,是一座三层楼的黄色木质阁楼。

    阁楼分为两栋,前面是矮一些的副楼,后面是高一截的主楼,入楼的牌坊上挂着牌匾,上书:传法林。

    三个大字规规矩矩,却又隐含刚劲凌厉的笔锋,像是用利器刻进去的一般。

    白花丛边上,一群听剑谷的年轻弟子有着一丝燥乱,数十人挤在大树边上的小块实地上,都是遥遥望着阁楼方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