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今天无事,师弟可以随意行动,或者在房间内好好休息也行。【↖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欧阳青在边上低声道。

    “如果师弟有什么关于石磊的发现,请尽快通知我们。”孔昱辉放开那人,无奈的对林新道。

    “好的师兄。”林新点头。看了眼那个被审问的年轻男子。

    这人二十出头,和他年纪差不多,对于三十年前这个镇子的惨案应该不会知情,毕竟他当初都还没出生。

    只是看这人眼神透着一股子莫名的意味,似乎不单纯是为了祭祀才回来。

    孔昱辉问完了,欧阳青也开始询问这人。

    林新站了一会儿听两人询问,得知这男子名叫宋真,是附近城镇的一个书店店主。这次是随着雇佣金玉宗一行人的宋国大富商一起过来的,平时他都是每次来一趟,之后便迅速回家,从不会在这里过夜。

    见听不出什么东西内容,林新索性上马车车厢去找水,偌大的水桶里重新装满了水,还是温热的,显然是从附近才弄来的。

    记得欧阳青说起过,附近好像有一处泉水,或许是温泉水。

    林新没有多想,迅速接了一盆水端回去。【↖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孔昱辉在他离开时还在盘问那个宋真,不过在林新看来,这家伙就是在装模作样,石家兄弟都被他杀了凝聚阴血,这时候倒是演技不错。

    只是没看到金玉宗那伙人,也不知道他们跑哪去了,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接下来的两天里,没有丝毫意外发生,石磊仿佛失踪了一般,无论怎么着也找不到,林新索性一直和江月儿程若菲一道行动,三人几乎形影不离,他晚上也不去吸收红雾了,而是专心在房间休息。

    终于,阴血鸟出现的日子到了。

    ***************

    傍晚

    天空大部分已经转为蓝黑色,只有天边还镶嵌着一条红色黄色相间的彩边。

    林新缓缓低下头,收回视线。

    他正站在住的小院子里,程若菲和江月儿正在院子中间持剑对练。一绿一白两道身影裙裾飘飘,转来动去,很是赏心悦目。

    但两人脸上明显有种心神不安的感觉,剑法也使得微微有些软绵绵。

    “怎么一点声音也听不到,不是说今天狩猎阴血鸟么?”程若菲收剑直立,有些疑惑的朝院子石拱门望去。

    “应该有人会来通知我们才对啊。难道是....?”

    “若菲姐,我不相信师兄会这么对我们....他不像那种人。”

    江月儿咬了咬嘴唇,低声道。

    “有的人外表看起来,和内在是不同的。”程若菲叹了口气,低声道。

    两人说话间,林新却时微微蹙眉,似乎隐约听到了什么响动。

    “走了,任务必须要参与完成,每人要是杀不了一只阴血鸟就真的麻烦了。”程若菲想了想,“只要我们呆在人多的地方,想必孔昱辉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

    “若菲姐,我不相信孔师兄是那样的人,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江月儿眉头紧皱,神色不愉。“我了解他,他待人温和有礼,表面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是个内心很温柔的人。”

    程若菲有些无奈。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去坟地吧。”

    “好吧...”

    林新也点头。

    三人迅速回房收拾了下东西,一起除了院子,穿过走廊时,林新忽然道。

    “你们先去坟地吧,估计已经有人在那儿等着了。”他随口道。“我忘了带一样东西,回去拿一下。”

    他做出一副忽然想起什么的神色。

    “你快去快回,我们慢慢走着等你。”程若菲点头。

    “别管他了,我们自己先去,不然阴血鸟没了被抢光就麻烦了!”江月儿似乎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显然是完全不相信孔昱辉会害他们了。←百度搜索→【←书の阅

    “可是....”程若菲有些犹豫。

    “走啦走啦。”江月儿催促。

    “去吧,你们先去。我马上跟上来。”林新也跟着道,他另有安排,自然不想和两人一起。

    “那好吧....”

    程若菲只能点头。

    林新手按住剑柄,转过身朝着来路走去,正要穿过拱门。忽然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从不远处传来。

    他脚步一顿,回头朝声音传来方向望去。

    “是兵器相击的声音。”程若菲两人还没走远,又迅速回转身来。

    三人交换一下眼神。

    “我去看看!你们先躲着,等我回来。”

    林新目光闪烁,提议道。

    “不用,我们三人一起要安全些。”程若菲摇头。

    “好吧...”

    “难道是孔大哥他们出事了?”江月儿神色也紧张起来。

    没有废话,三人迅速朝着声音传来方向赶去,穿过走廊,左拐进了一扇小门,又穿过一片空空荡荡的宅院。

    宅院一片阴森,中间有着一座铜质的塑像,似乎是个肃穆修长的中年男子。

    院子左侧边角处,有个圆拱小门,门口似乎正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三人靠在墙上。

    “这位师...”江月儿张口便要叫过对方,但马上被警觉了的程若菲一把捂住嘴。

    嘘....

    程若菲神色凝重,看着不解的江月儿,伸手指了指那人背上的衣服。

    江月儿仔细看去,这才骇然发现,那人的衣服边缘有着一大滩被染红的血迹。而且那人靠着墙壁的姿势也很是扭曲,似乎是没有一点骨头一般,软软的。

    程若菲朝林新使了个眼色。

    两人一起缓缓靠近那人。

    直到几乎触手可以碰到那人背部的距离,这人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两人已经有了一丝预感,走进小门,这才看到,这人赫然是先前才到的金玉宗弟子。他身穿的正是金玉宗的白色金月道袍。胸前那道金色月痕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

    后面跟上来的江月儿捂住嘴,看着这个死不瞑目的金玉宗男弟子,额头已经再度泛起汗渍。

    林新神色微动,似乎听到前面还有声音。

    “前面有人说话。”

    他低声道。

    程若菲也听到了似乎是孔昱辉的声音。

    她朝林新使了个眼色,率先拉着江月儿小心翼翼的冲着声音传来方向移动过去。

    林新看了眼她的背影,紧了紧剑柄,缓步跟上。

    两个女生在前,他在后,往前顺着小门过道走出一截,声音逐渐清晰起来,地上也横七竖八的躺了好几具尸体,有金玉宗的,有他们带来的普通人。

    三人快要走到过道尽头,那里有着一个同样的石拱门,似乎是通往一个花园,门边杂草丛生,似乎还有长方形的白石花坛。

    啊!

    忽然前面再度传来一声惨叫,似乎是有人临死前的挣扎。

    两个女生身子一颤,却又听到有人说话。

    “不愧是道貌岸然的周师兄....眼睁睁看着师弟被杀,居然也无动于衷。”是孔昱辉的声音。

    “还是你够狠,居然敢一个人过来偷偷下毒,连有价无市的摄魂香都用出来了,想必是一开始还没出发,你就有所计划吧?”周靖的声音平和传来。似乎没什么情绪波动。

    “师兄过奖。”孔昱辉语气中透出一丝得意。“您任由我杀掉金玉宗的诸位师弟师妹,不也是为了阴血么?借他人之手故意害死自己宗门之人,师兄您,也是不差啊....”

    周靖一声冷笑。

    “你队伍里那几人想必也是你准备好的阴血材料吧?”

    “您说呢?”孔昱辉笑了起来。

    此时程若菲已经浑身发麻,转身想要逃了,却没想到江月儿脸色苍白,却死死抓住她的手。

    “我...要...去..看。”她没有出声,却一字一顿的用唇语对着程若菲道。

    她不甘心,不相信,一直对她甚好,外表冷漠内心温柔的孔师兄,居然会有着这么不堪的狠毒心思。

    她不相信,所以她要去亲眼看看。

    “那人不一定是孔师兄,一定...一定是有人冒充的!”她这么喃喃说着。

    程若菲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不由得也是有些心疼,终究还是没忍心拒绝。

    两人悄悄蹲下,靠着杂草从掩护,紧贴着门口的花坛,缓缓挪动向前。

    林新也跟着在后面蹲下,在两个女孩身后,可以透过杂草的一点点缝隙看到这片院子里的情况。

    只见一片杂乱花园中,周靖站在正中,孔昱辉则是站在他左侧斜对面。

    两人脸庞都被挡住,看不清楚。

    “摄魂香可以加重内力催运负担,影响内气运转,让内家高手顶多只能发挥三分之二的实力。虽然不如剧毒简单,但胜在隐蔽无比。”孔昱辉轻笑道。“只有三分之二实力的周师兄,被自家师妹下毒,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

    “心情?”周靖冷哼一声,“你还真以为你赢定了?”

    “你真以为自己走得出这片花园?”孔昱辉冷笑起来。“我的人已经把这片镇子里里外外全部包围,就算一只苍蝇也跑不出去。更何况还有人在内阻击!”

    “阻击?就凭你?”周靖同样冷笑,一手持剑,一手掌心紧握着什么,背负在身后。

    “当然不会是只有我。”孔昱辉长剑斜下,指向草地。

    叮铃铃....

    一阵风铃一般的轻响从他剑身上传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