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林新对宗门信息还不是很了解,听到孔雀秘技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只是从黑影的语气太判断,这剑法绝对不一般。

    孔昱辉脸上浮现一丝寒意。

    “其实,那个酒杯里,什么也没有。从两位离开住处,到这里之时,我的人就已经查清了两位身份。之所以引来两位....就是为了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林新憋着声音问。他自然不信那个诡异宅子会有一般人敢进去。孔昱辉这话明显是在唬人。

    边上黑影也凝神听起来。

    “周靖!”

    孔昱辉眼神肃然,嘴里吐出一个名字。

    “周靖?”黑影冷笑,“区区一个三层,用得着我们三人联手?”

    林新也是心头不解,不过并未出声。

    孔昱辉此时却是声音低沉。

    “三层?如果我告诉你,周靖的真正修为是第四层呢?”

    一瞬间林新和黑影的呼吸都微微一顿。

    内气小归元诀和其余四宗的基础内功都很相似,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三层到四层,是一个非常难以跨越的门槛。

    四层以上,就可以初步运用剑气剑芒之类的特殊武技了。这些特殊武技对于战斗力的提升是巨大的。

    四层....也就是说,一个不小心,在场三人联手也不一定能斗得过周靖。

    “你想怎么做?”

    第四层的威慑是巨大的,黑影明显心神有些不定,开口问出这句话,联手的意思很明显了。

    孔昱辉脸上现出一丝狠辣。

    “这里所有人中,除周靖之外,其余人还有谁能阻拦我等?只要我们联手除掉他,再杀掉其他所有人,得到的阴血绝对是这么多次任务最多的,足以够我三人平分还要多得多。”

    林新和黑影都没有马上说话。

    林新确实有些心动了,四宗虽然同气连枝,不能相互厮杀,但那只是限于炼气期弟子。

    以下的全无限制,因为非正式弟子根本不算是宗门弟子,也自然不用遵守其中的规则。

    不得不说,周靖确实是最大威胁,想要得到阴血,绕不过这个人。

    至于杀了他之后,要不要杀掉其他所有人,到时候再说也不迟,先把最大威胁剔除再说。

    “具体怎么做?”黑影果然也心动了。

    孔昱辉看向林新,也看到他微微点头。心头顿时一定。

    “最后一天,捕杀阴血鸟之时.....”孔昱辉声音缓缓压低,透着一丝阴冷。

    *******************

    回到房间,林新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下隔壁,隔壁房间捆在房门上的头发丝毫未动,显然里面的程若菲两人还在熟睡。

    怪异的是,他回来时却是一路平安,没有遇到什么怪异。

    不过仔细想起来,第二晚上他遇到的那个欧阳青,要不是他有炎阳符剑,估计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悄悄打开门。林新往自己房间里看去。

    月光从门外窗口照射进来,将房间地面大半都染成月白色。

    只有床和腐朽的柜子夹角处有些阴影。

    反手关上门,林新忽然感觉房门被什么东西挡住,居然关不上。

    他正要转身往后,忽然身子侧了一半,却丝毫不敢再动。

    一股寒流猛地从背脊急涌而上。

    他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体左侧,有着一只苍白腐烂的手从自己背后伸出,稳稳的抓住房门。

    冷汗缓缓顺着鼻尖往下流,林新右手缓缓握住炎阳符剑,另一只左手正抓在房门上端。

    这时那只手缓缓缩了回去。

    林新心头一动,左手开始慢慢发力,将门慢慢关上。

    吱...

    细微的木料摩擦声中,房门关了大半,却好像被一个人站在门口死死挡住,没法彻底关上。

    吱。

    林新又试了次,房门依旧被一个类似人的形状物体挡着,根本关不了。

    汗水逐渐打湿了他的背心。

    呼!

    猛然间,林新拔出炎阳符剑,内气注入一丝,转身往后一刺。

    嗤!

    暗红的灼热长剑划破空气,热浪翻滚间,林新眼前一片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但刚才房间里的一股子阴冷,却随着炎阳符剑的热量迅速散去。

    林新收起内气,剑身也逐渐暗淡下来。

    “真是邪门了。”他左右环顾四周,经过了两次刚才的诡异,他现在总觉得自己身后随时都可能有人。头皮一阵发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关上门,他小心的拔下一根长头发,捆在门缝两侧。又关上窗户,同样施为。

    原本他不是这么小心的人,但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经历的一切都让他毫无安全感。原本大大咧咧神经大条的性格,此时也慢慢变得谨慎周密起来,

    做好一切后,他脱下衣服,收好,然后将炎阳符剑紧握在手中,就这么合衣躺在石床上,扯过带来的被子警惕的闭目休息。

    虽然闭目,但他其余五感却随时随地的保持着警惕。

    好在连续三次遇到怪异,都是炎阳符剑救了他,想起阵器详解上介绍的。

    ‘小炎阳阵:产生少量炎阳火气,小幅提升阵法内气温,用于保养适宜花草。可驱逐阴邪之气。使用次数视材料而定。’

    “重点应该就在驱逐阴邪之气上了。果然威力不错。”林新心头微定,手握符剑,心头感觉安全了许多。

    “必须尽快提升修为,然后才能接触更多阵法,用我的叠加之法,也能制作出更多阵器!”强烈的不安全感让他产生了对实力的越发渴望。

    虽然阵器详解上提到过,不用灵气催动的阵法极其稀少,但总要去尝试寻找一番,以他可以大量复制小型阵法的能力来看,只要找到一个阵法,就能产生巨大质变效果。

    心头想着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逐渐微微亮,林新也迷迷糊糊的睡着过去。

    “林师弟?林师弟!快醒醒。”

    不知不觉间,程若菲的声音隐约从隔壁房门传来,不断夹杂着敲门声。两个房间的槅门都好像要被敲散一般。

    林新迷迷糊糊醒来,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缝隙落在地上,整个房间一片亮堂,阳光光束中还能看到细微的灰尘在飘动。

    缓缓起身,林新晃了晃脑袋,感觉还没睡醒,双眼有些睁不开,还残留着困意。

    “怎么了?程师姐?”林新赶紧起身,走到槅门处轻轻取下门栓。

    吱嘎。

    槅门开了,门后面却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

    “怎么回事?程师姐?”林新左右看了看,根本没看到任何程若菲的影子。

    他心头一紧,走进江月儿程若菲的房间,缓缓的放慢脚步。

    越过门槛,右侧床榻的位置映入他视野。

    程若菲和江月儿居然都不在。

    “那刚刚还在敲门叫我的人,是谁!”

    林新头皮一麻,忽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人站着。

    他猛地回身,却没看到丝毫人影。

    “真他么见鬼了!!”林新心头也微微有些恐惧了,连忙握住剑柄,大踏步回到自己房间,关上槅门,然后打开自己房间门。

    正好,院子里远远的走来两个人影,赫然正是一身绿裙的程若菲,还有白色连衣裙的江月儿。

    两人手里端着洗脸木盆,一边说着话,一边往这里走来。

    程若菲这时也看到林新开门了,远远冲他笑了笑。

    “林师弟醒了啊?”

    “两位师姐倒是起得早。”对于林新来说,入门比他早的都可以称为师姐。这个叫法倒是没什么纰漏。

    而他先前被吓了一跳的毛骨悚然感,此时看到人来,心头顿时也舒缓了许多。

    江月儿看了看林新,眼中不知道为何闪过一丝羞恼之色。

    “别让我抓住你....!”她低声喃喃着。

    林新有些莫名其妙。

    程若菲似乎也不明白江月儿为什么这个反应,看了眼林新。

    两人端着木盆回到自己房间。

    林新吐了口气,此时听到隔壁有了人声,顿时心头放松了些。

    这地方越来越麻烦了。

    他迅速找出木盆,将剑背起,前往大院子打水。

    除了拱门,穿过走廊。大院子池塘边站了孔昱辉和欧阳青两人,两人似乎正在盘查一个富家公子打扮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正被孔昱辉厉声逼问,额头远远的都能看到大颗大颗汗水顺着往下流。

    “....不说实话,就别怪我剑下无情。”孔昱辉冷冷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男子语气急促,“我只是每年回来祭祀一下我家祖父,当初他就是死在这里的,其他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林新快步走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

    “林师弟。”欧阳青看了他一眼。低声解释,“今早起来,我们发现石磊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他的踪迹,就像过来问这个原来家住在这里的年轻人。”

    “石磊也不见了?!”林新心头微震,随即看向孔昱辉,想起昨晚他那番狠辣的话语。

    应该又是他下的手,为了阴血真是够狠!

    低下眼帘,林新不想让孔昱辉发觉自己就是昨晚的那个黑衣蒙面人。

    至于对方所说的什么有人监视大家的住处,这等话决计不会是真的,连内家高手都会无缘无故的遇到诡异,其他一般人估计根本不敢进这个镇子。

    就是不知道另外那个黑影到底是谁。

    林新心头转动念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