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身后站着的那人回答。

    “都是普普通通的外区弟子,石家兄弟,江月儿和程若菲,还有那个林新,都只是临时加入的,应该没什么变数。”

    “欧阳青呢?”孔昱辉淡淡问。

    “欧阳青这次主动加入您的队伍,恐怕是有所怀疑了,或是想要分一杯羹也说不定。”那人低声道。

    “其他人倒是简单,主要是欧阳青。”孔昱辉嘴角泛起一丝阴沉,“我有点看不透她。”

    “公子不用担心,就算她再厉害,还能逃出我们的手掌不成?”他身后那人冷笑一声。

    孔昱辉点头。

    “不管她有什么底牌,任务期限到的那天,生死就看他们运气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让阿德他们离开,别守在路口。以免被人发觉。”

    “明白。”那人很快从孔昱辉身后离开了。

    孔昱辉也起身整理起身上衣物,似乎准备离开。

    林新躲在斜坡下方草丛中,整个人缩在一块石碑后面,一动不动。

    从对方的语气可以看出孔昱辉这次来根本就不止一人。

    等到孔昱辉彻底离开了,林新又呆了十多分钟,红雾彻底消散完,直到天空略微出现鱼肚白,才起身下身,警惕的迅速回到宅子。

    小心翼翼的回到房间,他关好门,又迅速将自己鞋底的泥刮掉。这才打坐调息了一下。

    天色逐渐大亮。

    右侧房间吱嘎一声,似乎是门开了,然后传出欧阳青走出的脚步声。

    “欧阳姐姐。”似乎是程若菲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程师妹?”欧阳青声音里还透着一丝慵懒。

    “这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够洗澡的地方,半个多月只能用水擦拭身上,全身都是汗,我和江月妹妹都受不了了。”程若菲无奈问。

    “洗澡....我来过两次,倒是还真有一个洗澡的地方。”欧阳青也是有些意动,“等会我带你们过去吧。”

    “恩,多谢姐姐。”

    “客气了。”

    林新知道几人都起来,他还有些事情想要问欧阳青,便也下了床,随意打理了下长发,拉开门走了出去。

    欧阳青正在右侧走廊上,一身翠绿长衣,长袖长裤,依旧戴着白色面纱,手中倒提着一把长剑,剑没出鞘,整个剑鞘都是一片淡绿色。

    “林师弟。”欧阳青看了林新一眼,微微蹙眉。

    “欧阳师姐,昨晚.....”林新左右看了下,压低声音,“昨晚你给我说,关于阴血鸟的事...”他着重在阴血两个字上家中口音。

    欧阳青面露疑惑。

    “昨晚?昨晚我有和你见过面吗?我很早便调息后睡觉了。”

    林新微微愕然。

    “明明是昨晚欧阳青告诉他的阴血气有加速修行的效果,怎么现在....”

    他仔细盯着欧阳青美目,确确实实没有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的不对,有的只是疑惑不解。

    或许是这个时间她不想提这个。他猜测。

    “是吗?那可能是我记错了....”林新吐了口气,平静道。

    欧阳青依旧还有些疑惑的点点头,和林新招呼了下,便直接去马车用木盆取水,准备回房洗漱了。

    林新从马车上取出自己的木盆,接了一些水,回到自己房间,一番洗漱之后,他端着水出来,正准备倒进池塘。

    啊!!!

    忽然一声尖叫。似乎是江月儿的。

    林新赶紧放下木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同时身后的欧阳青房间也房门打开,欧阳青几个踏步,超过林新冲到前面去。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走廊拐了个弯,就来到江渔儿和程若菲的房间。

    江渔儿一身白裙,长发似乎才编了一半的发辫,手上还拿着一根玉石发簪没有插上去。却只顾着站在边上捂嘴大叫。

    程若菲也是面目发白,看着房门敞开的房间内,手里长剑紧握,紧张到随时都有可能刺出去。

    “怎么回事!?”孔昱辉从另一处跑来,和林新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

    林新几步走到房间口,往里看去。

    只见里面床上躺着一个人,石家兄长石磊站在边上脸色发青,长剑上半身直接断了一截,他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床上的人。

    床上那人正是石坤,这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人此时仰躺在床上,他自己的长剑从他额头笔直的刺进去,然后从床板下面穿透出来。

    石坤的双眼死不瞑目,一直睁开着。

    “石坤..死了?!”林新心头一沉。

    孔昱辉迅速走到石坤身前,面色说不出的阴沉,他掀开石坤的胸前衣服,露出里面的皮肤。

    那里面有着一个清晰的横线伤口。红艳艳的伤口就像小孩的嘴巴,有些浮肿外翻。

    “死了有一天了!”孔昱辉冷冷道。

    石磊眼睛里包不住的眼泪,他嘴唇颤抖着。

    “我昨天...昨天早上分开后,就没看到弟弟,还以为他出去用功了,没想到今早一起来,就看到他躺在我身边,头上......”

    说完他眼泪就流了下来,身体不住的发抖,情绪很是激动。

    “昨天早上么....”孔昱辉眼神越发冰冷,“致命的地方是剑伤伤口,但却不是我们红松剑法的痕迹.....”

    “道友莫非以为是我金玉宗弟子所为?”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四个道装打扮的道士出现在门外。

    这四人身着白色道袍,胸前有着一个金色月牙标志,一身素白,长剑也是通体白色,剑柄有着一圈纤细金纹。看起来装束异常华丽。

    “金玉宗的几位道友,我可没说过是你们所为。莫非你们心虚了?”孔昱辉冷冷看过去,似乎早就知道对方到来。

    为首的道士面容平静,白色胡须微微随风飘动,一看就像得道高人一样。

    “原来是孔昱辉孔师弟,上次一别,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

    “周靖周师兄,我松林弟子无名无故死在这里,还是受的你金玉宗剑伤,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吧?”孔昱辉直起身,语气冰冷。

    石磊也紧握剑柄,听到这话,顿时转过头来盯住金玉宗等人。

    “你什么意思?难道以为是我们金玉宗杀了你们的人?!”周靖道士身边另一个中年道长忍不住大声喝起来。

    “是不是你们,你们心里有数。”欧阳青也站出来,和孔昱辉并肩盯住对方。

    程若菲江月儿,以及林新石磊都站到两人身后,冷冷盯住对方。

    不过林新虽然做出这番姿态,心头却始终对孔昱辉保持警惕。从先前的林中谈话来看,似乎孔昱辉在这里还有着什么阴谋。

    “大家都为阴血鸟而来,贵派的弟子之死,不是我们所为.....”周靖平静道,“孔师弟,欧阳师妹,你们觉得呢?”

    他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果然,孔昱辉和欧阳青眼中微微露出一丝异色。

    “我不管,你们杀了我弟弟,我要你们偿命!!”石磊却是在边上再也忍不住了,一声怒吼,长剑嗤的刺向周靖。

    他剑身一抖手,仿佛一点白光如同花瓣一般飘向周靖,毫无规律可言。

    “玉桂剑法?可惜只有一层的内力修为。”周靖面无表情,抬手就是一剑。

    嘭的一下,他剑身侧拍在白光花瓣侧面,发出闷响。

    石磊闷哼一声,整个人被一下打得朝右侧跌去。捂住胸口,想要再起身,却一时没缓过气,居然起不来了。

    周靖双目微合,看了眼孔昱辉和欧阳青,显然他真正忌惮的是这两人。

    “我等这次过来还顺带接了个保镖任务,带了一些普通人来祭奠,还请剑派道友稍加注意,我等也会帮着查找杀害贵方弟子之事。”

    孔昱辉和欧阳青交换了下眼神。

    “那就多谢周师兄了。”孔昱辉开口道,似乎两人都笃定不大可能是周靖。

    周靖点点头,带着金玉宗的人离开了。但没有走远,而是去了这栋宅子的另外一处卧房区。显然是打算就在这里住下了。

    林新看着对方彻底走远,心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第一晚遇到的那张人脸,还有昨晚遇到的怪异欧阳青,还有似乎有所图谋的孔昱辉。

    这里面似乎隐藏了一个很麻烦的阴谋、

    他感觉自己似乎被卷入了什么麻烦事情中。

    “石坤师弟惨遭毒手,我们也很惋惜,只是绝对不会是金玉宗之人所为。石磊师弟,节哀。”孔昱辉摇头,看了眼地上还没缓过气的石磊,走出房门。

    程若菲走过去小声安慰起石磊,欧阳青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江月儿还是脸色苍白,似乎有些害怕。

    林新握紧剑柄,看了眼周围,这里除了江月儿和程若菲的目的似乎最单纯,其他人都各怀心思,难分敌我。

    石坤可是第二层小归元诀,加上修行的是剑派内比红松剑法更强一筹的寒星剑法,居然被人无声无息的杀死在这里。

    “江月儿是单纯的因为喜欢爱慕孔昱辉,才带着密友加入这次任务,这里她们的目的最单纯,或许可以找他们结盟。”

    林新心头刚泛起这个念头,就看到程若菲起身,看向自己这边。眼神里也是有着一丝同样神色。

    谈谈如何?

    林新读懂对方的眼神,微微点点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