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天色不晚了,很快孔昱辉两人便回来,也找了两间房间挨着众人。

    大家又聚在一起,靠着马车用院子里的树枝干柴草生了一堆火,围在一起解决了饮食,才各自回房调息休息。

    天色阴暗,很快便彻底黑下来。

    林新没法洗漱,作为现代人习惯了每天洗漱,到了这里还真不习惯。

    但也没办法,池塘里的水一看就脏兮兮,根本不能用。

    他合着衣服在床上躺了一会,那朽木床吱嘎作响,似乎随时可能垮掉一般。

    望着窗外隐隐洒下的月光,他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

    索性起身,林新走到木门前,隔着破破烂烂的窗户往院子里望。

    马车就捆在院子右侧角落里,马匹安安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车厢边的篝火隐隐泛着红光。

    呼...

    林新吐了口气,这个任务是他精挑细选才接下的,任务威胁等级低,报酬却蛮高,足有二十块玉钱。而且借着加入队伍还能增加一点经验。

    嘎...

    远处忽然传来细微的乌鸦叫声。

    “这地方还真有点阴森。”林新握了握腰间寸步不离的剑柄。这把剑就是他辛苦制成的阵器,他把这种有使用次数限制,而且威力未知的厉害武器称之为阵器。

    温润的剑柄微微给了他一丝安全感。

    回过头,他摸着黑走向床,准备再躺一会儿。

    忽然一道黑影从外面隐隐闪过,被他眼角余光扫到。

    林新猛地转身,藏到破烂窗户边,斜着往外看。

    只见院子里,一个黑衣人缓缓顺着池塘朝门外走去。那人似乎穿着裙子,裙摆很长,走起路来很慢,背对着林新,根本也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林新仔细凝神看去,觉得背影有点眼熟。

    “这么晚了,会是谁?”他要不是睡不着正好这一下起来,也决计不会发现这人影。

    对方走得慢,却毫无声息,整个人好像在飘。

    一路上,他早就觉得队伍里的孔昱辉不对劲,这家伙虽然貌似冷漠,但总给人一种隐瞒了什么东西的感觉。

    “难道是孔昱辉?”他微微皱眉,忽然看到那人影似乎有些察觉,正准备转身朝这边看,他赶紧回过头,头转回屋子里,视线落在墙壁上。

    屋子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稍微缓了缓,林新又缓缓从边缘朝外看去。

    !!!!

    豁然间一张苍白的人脸正紧贴在窗户口,死死的瞪着他。

    啊!

    林新被吓了一跳,猛地跳开,手握紧剑柄几乎要拔出来,但再眨眼看去,窗户外什么也没有,只有院子里微微发红的篝火堆。

    呼...呼....呼....

    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剧烈呼吸声。

    “妈的!”林新仔细看去,确定没有再看到任何踪迹,人脸没有,院子里的那个黑衣人也不见了。

    死劲平复了下呼吸,他手臂紧绷的握住剑柄,缓缓打开门。

    吱嘎....

    有些腐朽的房门发出轻微的响声,林新缓缓跨出一步,迅速迪环顾,两侧是黑乎乎通往阴影的走廊过道,什么动静也没有。

    他着重看了眼右侧的房间,里面什么声响也没有,那是欧阳青的房间。

    “刚才这么大的声音动静,以他们的耳力不可能听不到。”林新警惕的缓缓移动,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缓步走到欧阳青的房间窗口往里望去。

    只见床铺上似乎背对着他躺着一个人,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惊动对方。他自己也说不清刚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不过显然先前的惊吓已经让他提高了警惕。

    “果然天底下没有这么好吃的免费午餐,威胁低,报酬又高的任务,居然只有我们几个一二层的弟子接,显然不符合常理。”

    心头转过一丝念头。

    “不过这队伍里敢接这个任务的,恐怕大部分都是有自己的底牌,有恃无恐才对。”

    包括他自己也是。

    想通这点,林新不再去多想,如果刚才那个人脸是真的,那么他发现自己了,想要对自己不利,便肯定还会来找自己。如果只是幻觉,看花了眼,那自然无事。

    想通后,他直接轻手轻脚,回到自己房间,索性关上门,什么也不理会,只是躺在床上合衣睡下。

    但手却是随时随地都紧握着剑柄。

    这种环境下,他也不敢相信队伍里的人,就只有自己随时保持警惕。

    不知不觉,他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睡着了,外面天色逐渐也亮起鱼肚白。屋↘www.shuyuewu.com】

    不知道过了多久。

    梆梆梆。

    敲门声让林新猛地睁开眼,他一下从床上跳起,手上剑柄差点没出鞘。

    “谁!”

    “我,林师弟,该出发了。”欧阳青的声音有些诧异,似乎对林新这么警觉有些不解。

    “哦....我知道了。马上出来。”林新这才松了口气,再看外面,院子一片金色,太阳毒辣,正是最暖和的时候。

    匆匆整理了下身上,林新出了门,看到院子里其余几人已经到齐了。

    石家兄弟呵欠连天,江月儿和程若菲也是微微有些黑眼圈,也没休息好。

    倒是欧阳青和孔昱辉面色如常,特别是孔昱辉,手上提了个黑布小袋子,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这次的任务是出掉阴血鸟,不过这种阴血鸟只在坟地出没,所以我们要先去周围踩踩点。这附近不干净的东西出没,所以我选择在正午阳气最强的时候出发,大家没意见吧?”孔昱辉这个人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绷着脸,放在前世地球,那就是标准的面瘫。加上人又长得帅,一身贵气,出身不凡,还有领导气质。

    林新心头也不由得有些不爽,感觉自己被对方压过一头一样。

    “没问题,不过听说欧阳师姐似乎不是第一次来这个任务了?”程若菲忽然开口问。

    欧阳青笑了笑,点头。

    “是,我是第三次参加这个任务。”

    “难道阴血鸟还没清理干净吗?”江月儿问。

    “每隔一段时间,这里就会聚集大量阴血鸟,所以我们也需要每隔一段时间过来清理一次,放心,只是一群凶一点的恶鸟,我们这么多人手,完成任务应该很轻松。”欧阳青笑道。“只是唯一的难点,就是这个任务消耗时间太长,光是赶路一来一回就要一个多月,还不要说需要等待正好阴血鸟出现的时机,报酬对于那些高手们也不很丰厚,所以索性就分给我们这些低级弟子组队完成。”

    林新和石家兄弟也都点头。确实是她所说的原因,这也是林新敢于一个人加入这个队伍的缘故。

    “不过大家也要小心。”孔昱辉声音总是很冷,“前几次的任务都有人死,这个任务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很难。”

    众人都应是,然后检查了下身上情况,这才在孔昱辉和欧阳青的带领下,出了大宅院,朝镇子外走去。

    ************

    镇子冬面,是一片黄绿色的荒野斜坡,乱七八糟的草丛和稀稀拉拉的石头夹杂在一起,微风一吹,不时能听到细微的呜呜声。

    一行七人上了斜坡,这才看到斜坡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墓碑,有的是石碑,有点是腐朽的木牌。

    林新蹲下身,在一块稍微清晰一些的石碑上抹了抹,顿时一层白色石粉掉落下来。上边的字迹完全看不清了。

    “明明这个小镇才荒废不到三十年,怎么这里的石碑居然风化这么严重?”他低声道。

    经过昨晚被吓了一跳后,他对这里已经有了很深的戒心。

    “阴血鸟所在的地方,一般伴随剧毒,所以石碑变成这样也很正常。”欧阳青在他身侧低声回答。

    “欧阳师姐知道这镇子的情况吗?”林新随口问。

    “恩,知道一点。”欧阳青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曾经,这里是一处世俗王爵隐姓埋名隐居的地方。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导致...小心!”

    忽然她话音未落,猛地一把拔剑而出,银链飞射,狠狠打在林新身后的位置空处。

    嗤!!

    剑身似乎斩中了什么东西,发出脆响。

    林新只感觉身后的江月儿惊呼一声,似乎被什么东西撞到了,赶紧转身。

    “让开!我来!”还没等他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孔昱辉的声音冷冷响起。

    唰的一下,松林剑派的红松剑法瞬间出鞘,一剑从侧面刺来,狠狠点在一团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黑色事物上。

    那东西翻滚着正扑向江月儿,却被这一剑点中,顿时惨叫一声,嗖的一下居然消失不见!

    江月儿拔剑出来握在手中,脸色惨白,胸前高耸处的衣物微微有一些破损,显然是差点被刚才那黑色东西抓到了。

    她衣服被狠狠往两侧撕开一道口子,仿佛是被什么尖锐锋利的利爪撕开,感觉那东西似乎是想一下撕开江月儿的整个胸膛。此时透过撕开的白裙,还能看到穿在里面的内衣也被撕开,饱满高耸的胸部半圆若隐若现。

    要不是欧阳青和孔昱辉抢救及时,刚才那一下江月儿恐怕会被开肠破肚。

    而林新和石家兄弟,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来得及出剑,整个过程就结束了。那东西的速度太快,要不是孔昱辉和欧阳青这种速度惊人的剑手,恐怕就真的麻烦了。

    林新额头也是一片冷汗,要是那玩意攻击的是他.....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