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听到后面对血丹之法的惩处,他心头更是狠狠跳了下,归元丹的炼制方法异常麻烦艰难,而且里面不就是蕴含了蜘蛛卵之类的活虫?再加上鲜血吞服.....

    他已经百分百能肯定,自己用的就是所谓的血丹法!

    是了...自己早就觉得归元丹的方子从里到外都透着邪乎,明显不是正道丹药的法子,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林新心头压抑不住的狂跳,忽然感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眼一看,赫然是那苏婉,似笑非笑的扫了自己一眼,又随意的移开视线。

    “难道她发觉了!?”

    林新忽然想到安颖也是知道自己归元丹的事,侧眼偷偷朝着安颖看去,这个心思单纯的女孩果然眉目间泛起一丝担心,眼角也不时的朝着自己这边飘来。

    “好了,你可愿意拜入我梅花宗?”奴月仙子明显感知方面迟钝太多,以为两人只是因为能拜入仙宗而惊喜紧张,也不以为意。而是直接看向安颖道。

    “可我不是林家人....这是林家老爷用宝物换来的.....”安颖老实的回答,虽然眼里很是渴望,但还是没有隐瞒。

    “不是林家,那也是林家关系比较亲密的吧,无事。”奴月眉角柔和许多,对这女孩颇有好感起来。能够面对这等机遇,还坚持自己的底线,这点可要比她的资质重要许多。

    安颖偷偷看了眼林新,得到他的肯定眼神后,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那我愿意!”她赶紧跪下口头大拜。

    本不需要现在就跪拜的....

    奴月本想说话,但对方已经跪下去砰砰砰的磕了九个响头,她顿时难得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你这孩子。”

    她摇摇头无奈道,又看向林新。

    “你可愿意入我梅花宗?”

    林新心头一喜,知道这是关键入门时刻了,既然有机会,先进门再说!至于血丹,说不定那根本不是血丹呢?而且自己有着异能在身,就算资质差也或许有补救之法!

    他学着安颖的,当即跪下。

    “弟子愿...”

    “慢着!”忽然苏婉的声音又传过来,打断林新的拜师语。

    林新心头一沉,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苏婉看出些什么。不过此时无法,只能硬着头皮等着两人说话。

    “苏婉师妹有什么吩咐?”奴月微微皱眉。

    那边苏婉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白鸽,正随意的逗弄着鸽子,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卷小纸条,显然是刚刚才飞来的信鸽。

    “没什么,只是感觉这个小哥,身上好像有些不对...”

    苏婉笑意盎然。

    “不对?”奴月仙子眉头紧蹙,目光移到林新身上。仔细打量观察起来。

    林新的心也一下提到嗓子眼,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发现自己的问题。

    时间缓缓流逝,气氛也逐渐凝固起来。

    “咦?”忽然奴月轻咦一声。伸手直接朝林新抓来。“这是?”

    林新一颗心沉到谷底,但丝毫不敢动弹。

    也动弹不了,一丝丝无形气息不知不觉间已经将他死死固定在地上,完全不能动。

    “是血毒气!!”奴月声音猛然提高。

    林新头皮发麻,张口正要说话坦白。

    “只是血毒气?”苏婉那边却传来声音。

    “不错。不是血丹....”奴月摇头。她手指一挑,顿时从林新眉心处挑出一丝红线一样的虫子。那虫子如同蚯蚓,被挑出来后在空气中微微挣扎一下,然后溃散为红雾消失,无声无息。

    “好了,应该没事了。是在林中深处中毒留下的瘴气毒。”

    她看向林新。

    “你可愿入我梅花宗?”

    林新狠狠松了口气,感觉束缚自己的无形气流消失,这才赶紧把头往地上磕去。

    “我愿...”

    “慢!!”

    苏婉的声音又打断他。

    “这女人!!”林新心头有点急了。

    “苏婉师妹,还有什么事?”奴月有些不满了,抬头看向苏婉,虽然对方实力高强,是御风宗有名的天才,但在这种入门大事上老是干扰,也有些不像话。

    “我怎么觉得,这个年轻人,身体还是有些不对.....”苏婉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林新。

    “还有不对?”奴月皱眉,仔细再度打量起林新来。“你还是担心他身上是血丹法催成的内气?也罢,我就用测法试一试,好让师妹安心。”

    苏婉笑了笑,没有做声。

    奴月淡淡道。

    “我这法子是师叔他老人家才创出的血丹测试法,已经试过数百例,没有失效过一次,只是需要耗费一点材料。”

    林新却是心头死死沉下去。到了现在他还弄不清楚自己修成的是不是血丹法,那他就是真的白痴了。

    但此时他终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盼望自己身上的异能或许能影响这个什么测试法。

    在两个仙师面前,他没办法动弹。只能老老实实跪在地上。

    奴月仙子左手捏了个法决,手指如同莲花一般快速弹跳变化着,同时另一只手从腰囊中取出一枚金色长针。

    只见她轻轻一捏,那长针居然自动寸寸断裂,化为一片金色粉末缓缓落下,奇异的是,这些金色粉末居然在她左手法决周围旋转起来,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这些金粉不断飞舞。

    很快奴月身前便出现一条细细的金线圆圈。

    她手上的法决变换越来越急,越来越快。

    而那金线圆圈也不断缩小,从人头大小,迅速缩小到巴掌大小,又缩小到汤圆大小,最后彻底融合成一颗金色小球。

    “去!”

    奴月猛地法决停止,手指如剑一般指向林新眉心。

    嗤!

    那金色圆球陡然射出一条金线,射入林新眉心。

    两人一米之内的距离,仿佛由这条金线连接起来。从奴月的手指到林新的眉心。

    仿佛金线不断输送着大量金粉钻入林新眉心。

    边上安颖的拳头不知不觉的紧握起来,眉目间的担心越来越多。

    其余林家人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难得看到这般神奇的仙法,都是眼睛也不眨,努力想要将一切记住,毕竟这可是常人一辈子也难得见到的奇景。

    只有林志文似乎有些发觉什么,眉头越发紧蹙起来。

    林新感觉眉头微微刺痛,脑袋不由自主的扬起,看着金线不断钻入自己眉心,如同一根微热的气流,顺着两侧脸颊往下延伸。

    而他心窝处的内气核心也慢慢开始沸腾起来,仿佛被什么东西激活了一般,开始缓缓朝着头部上移,迎着那金线而去。

    林新自己都隐隐看得出,自己皮肤表面开始浮现出细密的大量血点。这正是他当初服用归元丹后出现的异状之一。

    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味逐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而他也看到奴月和苏婉慢慢冷下来的神色,心头终于彻底沉入谷底。

    “完了.....”心头哀叹一声,林新彻底放弃了希望,知道这次入仙门是彻底没辙了,说不定还要担上欺瞒仙师的罪名。

    气氛越发凝重起来。

    嗤!!

    金线完毕,彻底钻入林新眉心。他不由自主的眼睛一片刺痛,只能闭上。

    “胆敢欺瞒我等!!”陡然一声厉喝。

    然后就感觉浑身一痛,林新几乎控制不住身体,浑身气血狂震,金线气流和内气轰然相接。

    呼的一声,他睁开眼,正好看到奴月仙子面如寒霜,一掌朝着自己打来。

    那掌心旋转着莹白色气流,如同实质水流一般清晰可见。仅仅只是头发丝大小的几缕气流,却给他一种极度恐慌的威胁感。

    林新双目睁大,身体本能的想要挣脱,却被那无形的气流死死束缚在地。

    嘭!!

    林新狠狠倒飞出去。

    诡异的是,他居然没有感到丝毫疼痛。

    而束缚他的气流也彻底消失了,他愕然抬头,却看到身侧一团暗红污血溅射在地上。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团污血居然正在从地上如同活物一般扭曲着,隐隐能够看到污血里满是一种乳白色的细小蛆虫。

    不只是两位仙师变色,连林家等人也都传出惊呼。

    这时苏婉跃到身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个小瓶,往下一倒,瓶内流出透明清水,浇在污血上,却发出硫酸遇水一般的剧烈反应嘶嘶声。

    很快污血便迅速干涸,化为一滩黑灰。

    苏婉收起小瓶,面色凝重。

    “这就是我来此调查的东西。”

    奴月走到他身边,也是同样眼神凝重。

    “这些家伙居然已经侵入到这里来了?”

    “是啊。”苏婉不复先前的轻松,看了眼林新。“你是否曾经在什么地方,遇到过一些诡异的事?”

    林新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自己右边肩膀上破开一道血口,显然那团污血是从这里飞出去的。心头是又惊又怕,一想到刚才那团污血虫子正是在自己身体内,他就感觉不寒而栗。

    此时听到苏婉询问,他顿时回想起来。他当时在林子里遇到的那个诡异女人,不就是苏婉询问的诡异事件?

    “多谢两位仙师相救!”他摸了把额头冷汗,“诡异的事,说起来,我曾经在密林中,遇到过一个诡异的白衣女人。”

    “白衣女人?”苏婉皱眉。“什么样的?”

    “我看不到她的脸,只是看到她一直在哭,而且无论我怎么移动角度,都只能看到她背对着我。”林新赶紧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