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婉!”奴月仙子赵思儿眼瞳微微一紧,手中捏着符的指节微微发白。【^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御风宗的人怎么会跟青萝宗混在一起?”

    女孩苏婉甜甜一笑。

    “四宗是同气连枝,不过关系到灵泉子这种东西,你梅花宗居然要吃独食,也怪不得我插上一脚。”

    “本宗自然没有这等想法,是你们多想了。”奴月仙子俏脸越发冰冷。

    “哈哈哈,苏婉小姐是我在半路上碰到,听到灵泉子出世,居然梅花宗的人没有通知其余三宗,就果断一路过来,正好看看奴月仙子怎么个解释法....”

    庄天赐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的视线落在苏婉身后挺翘的臀部上,这苏婉一身黑裙,裙子很紧,虽然是长裙,但风从后方吹起,将裙子紧贴着臀腿,凸显出清晰的诱人线条。

    咕噜...

    庄天赐忍不住轻轻吞了口唾沫。他玩过的女人也不少了,不过像这种幼嫩可口的类型还是少数,等这事完了.....

    “看够了吗?”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庄天赐脸色猛地一变,浑身绿色雾气轰然浓郁起来。

    但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比雾气更快,笔直穿透绿雾,狠狠一巴掌打在他胸膛上。

    嘭!

    庄天赐身前绿雾瞬间崩溃,整个人胸口清晰的凹陷下去,露出一个纤细掌印。【^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苏婉你干什么!?!”他惊怒交加大吼起来。

    “当然是,打死你!哈哈哈!”苏婉神经质的大笑起来,身体一跃,如同妹妹扑向哥哥怀抱一般,轻盈的扑向庄天赐。

    “你莫名其妙的想干什么?!”庄天赐完全不明白,刚刚还和这妖女谈好条件,没想到还不到半个时辰这家伙就翻脸!

    “截流掌。”苏婉右手轻飘飘打出,手心赫然扭曲浮现一个黑色复杂符号,泛起淡淡黑光。

    “既然路已经带到,你也没什么用了,不如去死?”苏婉脸上笑着,眼神却异常冰冷。

    “别以为老子怕你!”庄天赐顿时火了,浑身绿雾大涨,将苏婉一同笼罩进去。

    外人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奴月仙子赵思儿却面如寒霜,带着林志文等人又退后数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梅花宗的两个年轻男女,这次前来助拳的高手跃到赵思儿身边,面带惊色低声问。

    赵思儿微微摇头。

    “苏婉这个人喜怒无常,御风宗虽然同为四宗,属于名门正派,但是其核心是御使流动,风只是流动的一种,所有流动的液体也同样在内。功法最是邪门。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或许是两人先前就有些龌蹉也说不定。”那梅花宗的女高手冷笑。

    “也可能,苏婉幼年时期遭养父猥亵,心性偏激极端....”嗤!

    赵思儿话音未落,就猛地右手上抓,一把抓散了一股打到她面门前的透明气流。

    “奴月姐姐可不要背地里揭人家的短嘛~~”苏婉的声音远远传来。

    赵思儿面色微微一变。

    “这妖女又变强了.....”她上次就在对方手下吃过亏,此时闭口不言,不再多话。【^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此时几人都不敢再多话,深怕苏婉突然又来一下袭击。

    远处庄天赐和苏婉两人已经快要分出胜负。

    庄天赐远远被一掌打在肩头,身后透出一枚放大的巨型黑色符文,一闪即逝。

    轰的一下,他整个人主动撞破墙壁,避开后续追杀,浑身的绿雾也溃散了,被赶来的其他青萝刀斗笠人扶住。

    “撤!”庄天赐咬牙大吼,右肩衣服被撕烂,皮肤上清晰的浮现出一个黑色字符,正如同虫子一般朝着皮肤深处钻去。

    “今日之赐,我庄天赐记住了!苏婉,你等着!!”

    青萝宗的人迅速撤退,很快大队人马便在街区四周急速撤退,消失不见。

    苏婉却只是笑盈盈回了院子,没有追击。

    破碎的围墙边,林新和安颖从墙角拐角处走出来,面色凝重的看着离去的一行青萝宗之人。

    “我愿把灵泉子献给两位仙子!”此时墙内林家大院中传来林志文的声音。

    林新一把拉住安颖,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大踏步的从断墙缺口处走进去。

    眼前院子里一片狼藉,假山水池花丛到处都像是被什么剧毒气体腐蚀过一般,微微泛起黄绿色。大片的花草更是枯萎发黄。

    “新如!”林志文远远看到林新两人,连忙大声招呼。

    林新顺着声音望去,看到林志文和家里其他人正站在一个美貌道姑身后,关切的看着自己。

    “老爹。”他赶紧叫了声,朝着那边走过去,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那神色冰冷的美貌道姑。

    他其实早就来了,只是一直在外面观察墙内情况。也听到了这个美貌道姑就是来自梅花宗的仙子奴月。

    迅速拉着安颖跑到林志文身后,和其余林家人站在一起,林新心头才微微舒了口气。

    林家今日之危算是暂时解除了,现在就看这个奴月仙子和那个苏婉了。

    “哥...你没事吧?”表妹林新媛挤过来小声道,“今天可真是惊险,要不是梅花宗的奴月仙子还有御风宗苏婉仙子在,我们林家可就真的惨了。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像两位仙子这么漂亮高强的人儿,今天真是开了眼。”

    她年纪虽小,但心思却是有些世故活络,虽然小声在说话,但却故意恭维两个仙子,显然是猜到对方很可能能听到她的说话。

    显然,奴月仙子对她的恭维没什么反应。

    林新心头无奈,表妹的心思他知道,只是这番表现也太过明显刻意了。人家反而不大可能领情,还会反感。

    此时林志文已经遣人将自己珍藏起来的灵泉子拿了出来。毕恭毕敬的递交给奴月仙子赵思儿。

    “三颗灵泉子?”打开镜盒,奴月也没想到林家居然能够得到三颗之多。顿时眉目间有了一丝喜色,这次来红松城还真是来对了。

    她手上平摊,放着三颗黑色莲子,看上去和一般莲子没什么区别,除了颜色是黑色,毫不起眼,任谁也猜不到这东西,居然是惹得三宗仙师千里而来的根源。

    “姐姐,三颗灵泉子呢,这次该怎么分?”苏婉在不远处飘然跃过来,轻轻落在众人右侧。

    此时整个林家院子除了林家人,基本没什么外人,护院兵丁什么的都在刚才打斗时就偷偷跑完了。而林家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只敢小声交头接耳,整个院子都显得静寂无声。

    林新低着头和林新媛安颖站在后面,听到前面奴月仙子沉吟了下才开口。

    “苏婉妹妹你逼走了庄天赐,原本可以三家均分,在场这里,又以你的境界最高,实力最强,你理应拿两颗灵泉子。”

    “姐姐真是太客气了...那庄天赐本就打算对我不轨,半路上悄悄一路释放迷魂香,还以为我没发觉,这次要不是他有件灵器护身,我那一掌可不是那么好挨的。”苏婉盈盈笑道。

    “再说了,我四宗同气连枝,在我等辖区内的宝物,怎么可能轮到他青萝宗伸手。”

    “妹妹说的是。”奴月附和。

    “不过既然我等收了他林家灵泉子,又正好这里居然有两个不错的苗子。苏婉妹妹何不成人之美?推荐他们入宗门?”

    “宗门?我来这里是为了调查事情,可不是为了收弟子带两个累赘。”苏婉随意回道。“姐姐自己有意,可以自便。”

    听到这里,林新心头顿时嘭嘭跳起来。

    两个不错的苗子?难道是说他和安颖?不过他不敢抬头,依旧低头恭敬的站着,从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打斗中就能看出,这些仙师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们这些仅能用内力增幅速度力量的普通人。

    奴月仙子沉默片刻。

    “内气孕生,没想到这林家处于偏远地带,居然也能出两个内气种子。”

    林新顿时感觉到有道清晰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很怪异,明明只是人的目光,但他却感觉像一道冰凉寒意在扫视自己身体上下一般。

    听到这里,他已经知道对方在说的是哪两人了。心头狂喜之下,正好听到林志文大声道。

    “新如,安颖姑娘,仙师让你们出来。”

    林新赶紧拉住安颖站出来。他微微抬头,瞟到身后表妹林新媛羡慕的眼神,还有边上林新光嫉妒得几乎无法掩饰的目光。

    心头努力镇定下来,林新却依旧感觉自己心情像是沸水一般止不住的翻滚。前世他便对武学修道极其感兴趣,遇到武侠方面的游戏,再难玩都能玩得津津有味。没想到现在自己居然有机会真正接触。

    “抬起头来。”奴月的声音传来。

    林新和安颖连忙抬头。安颖是有些懵懵懂懂,而林新却是异常紧张。

    他们此时正站在奴月身前不到两米处,正面面对着奴月。

    这个美貌道姑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两人。

    她先是看了看安颖。

    “这个年纪达成内气这等程度,不错不错。”说到后面她语气也越发柔和下来。显然十分满意。

    又看了下林新。

    “内气初成,恩,也算不错,这个年纪,虽然大了点,但也能入门。”

    “请问仙子,不知道我林家其余人有没有可能入得贵仙门?”林志文此时打蛇顺杆爬,知道机会难得千载难逢,一旦错过就以后再也没有,此刻情愿脸皮厚点也硬着头皮上。

    奴月沉吟了下。

    “我仙宗入门,先修内气,后天内气修到大成后,转为先天,再大成后,才练气,最终一切都为筑成道基。所以内气是最基础的基础,以你们这等年纪,必须先成内气,而且很多人光是修内气就需数十年,以你等资质....“她微微摇头,没有说下去。

    林志文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这事没法勉强,而他身后林志武和其余林家年轻人也都纷纷难掩失望之色。

    “也不是没希望,听闻一些小门小派摸索出一种血丹法,以鲜血吞服蕴涵活虫的活丹,能够激发身体潜能,产生一丝内气。从而入门,而且隐蔽性很强,一般手段可发觉不出。”不远处苏婉手指卷着发辫随口道。

    “此乃邪道,而且就算激发内气,日后潜力也差,此法早就被我等四宗列为下等禁忌。一旦发现,废功都是小事。”奴月正色道。

    “姐姐不要这么认真嘛。”苏婉笑了笑。

    林新却是听到这段话,顿时心头一颤,这所谓的血丹之法,居然和他炼制归元丹的吞服方法一模一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