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武林半侠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乾、康州、乐春郡、明伦县、回春堂前厅。

    “方明,你小子还不给赶紧我死过来,要是误了这桩买卖,小心你的皮!”一个掌柜模样的老者正手忙脚乱地应对一群衣着奇异的客人,百忙中回头一吼,整个前厅的药童听了都是头皮一紧,赶紧埋头做事。

    这群客人都背着竹篓,身穿五彩短褂,黝黑长裤,系一条碧绿腰带,特别是脸色多有各色涂彩,晃得人眼晕。为首的大汉脸上更是似开了个染坊,有如鬼魅。

    这大汉手臂粗壮肌肉虬结,高高鼓胀,其手掌宽大有力,巴掌好似蒲团大小。此时正涨红着脸,同掌柜老者指手划脚地交流,“这个、不行、要~~~~~。”逼急了突然蹦出两句叽里呱啦的土语,更是让人如坠五里雾中。

    回春堂乃是明伦县内数一数二的大药堂,堂主王大亨号称王大善人,乃是乐春郡巨头药王帮子弟,在县内黑白两道很是吃得开。他的回春堂在县内足足占了三亩地有余,乃是一家集采药、制药、卖药于一体的巨无霸产业,至于治病救人反倒成了副业。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王大善人就是看中明伦县周围绵延几百里的霍山山脉。此山横跨数郡,更是纵深不知几许,其内蛇虫鼠蚁、豺狼虎豹、生地麻黄、人参灵芝应有尽有。王大善人的药堂开在这当然是日进斗金,赚了个盆满钵满。

    只是有一桩麻烦,霍山深处常年大雾弥漫,多有瘴气。山里更是树木成荫,百草丰茂,极易迷路,因此入山采药是一项极为困难的活计。

    回春堂除了每年不计生死地派遣采药童子进山采药外,最主要的来源就是同霍山高地族的交易。这群衣着奇异的客人就是高地族人。

    “哎,来了,来了!”方明听到喊声,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一路小跑过来。掌柜老者朝方明一点头,似是长出了一口气,随后端起桌上的茶杯品茗,终是回复了往日气定神闲的样子。

    方明先向老者问了个好,随后竟同为首大汉叽里呱啦交流起来,说的竟然也是土语,而且字正腔圆,让人几疑他也是个土著。大汉也甚是惊喜,如见了亲人般拍了拍方明肩膀,热切交谈起来。

    接下来就简单了,原来大汉是来以药换物资的,有一样指定要康州特产“云纹锦”,偏偏不会说官话,一时间又拿不出样品,就僵在那了,有方明在,那就简单多了。随后双方点清物品,交割完毕。大汉很是高兴,离开时抱了抱方明,手指在方明脸色一抹,顿时方明脸上也多了道彩痕,方明知道这是对方交友的方式,也只好苦笑不语。

    回到前厅见了掌柜,此时掌柜的茶也喝完了,他慢条斯理地道:“做得不错,下去吧,把脸洗了,成什么样子。”

    方明此时连忙点头哈腰“哪里啊,我们年纪轻没经验,这药堂事事都离不开您老啊。”

    见掌柜眼睛微眯,赶紧告辞下去。

    来到后院的井边,打了桶凉水上来擦脸,在倒影中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容普通,但一双眸子黝黑温润,挺有几分精神。

    冰凉的水擦在脸上,让方明陷入沉思。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三个月了吧,实在是坑爹啊!”方明心中反复咒骂,他本是二十一世纪一个普通的文科生,平日爱玩金庸群侠传,尤其喜欢跟他名字投缘的大侠小虾米东方未明,因此得了个“半侠”的外号。

    临近毕业,正因为工作的事在床上辗转反侧,突然眼前一黑,穿了!

    等他醒来,已经在这个身体内了,但当时他正被吊在悬崖半空,腰间的绳子把他勒得喘不过气,手里还死拽着一株药草,随即又被拉了上去,一路的悬崖峭壁割掉了方明的小半条命。

    拉上崖后方明就晕了过去,同时脑海中多了一枚“演武令”,紧接着就有大量信息汹涌而来。接受了前肉身的记忆后方明发现自己赶上了已经快过气的魂穿,只可惜没穿成皇帝,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而是一个乞丐。方明顿时对脑海中的“演武令”竖了一根中指。

    这具肉身有记忆的时候就在明伦县内乞讨,饥一顿是家常便饭,饱一顿那就是过年的待遇。前些年年景好,好歹还能过活,可今年康州大旱,官府的赈灾根本不管什么用,小户人家都得破家,他就直接掉在生死线上。

    就在快饿死的时候,看见回春堂在招采药童子,他知道那就是条不归路,以前一起行乞的小伙伴也有去应征,可惜没一个撑过一年的。可现在他连一天都撑不过,那就是砒霜也要当饭吃,好歹做个饱死鬼不是?

    接下来的十天是天堂般的日子,换上了新衣服,虽然不太合身。顿顿杂粮饼吃到饱,可惜要学采药术,学不会就得挨饿。教的人也不太用心,十天内就填鸭式地教完了,随后一人发一个竹篓,一个采药童子就新鲜出炉了。

    接下来就是跟随师傅进山,方明跟的是一个叫王印的采药师傅,这种采药师个顶个都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到底的货色。有高山,童子先上,有深谷,童子先上,遇到好药,就拿童子的命去采,方明那样被吊的经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天被吊了半天终于采到了药草,发出信号后的前主终于撑不住,挂了,便宜了方明。

    而“演武令”就是方明穿越附带的金手指,同时还附赠一门语言文字通晓的能力,无论什么语言,只要听一句就能和别人流利交流,什么文字也是一看就懂。

    明白这些后,方明彻底风中凌乱了。

    坑爹啊!坑爹啊!老天爷你要是光把赠品给我该多好,那老子在现代就是语言大宗师!什么英语专八、日语一级、同声传译在老子面前都得跪舔!老子还用愁工作吗?到时随便搞搞翻译,老子就小酒喝着,小车开着,美女豪宅,逍遥人间。那日子,就是给个神仙也不换呐。

    关键您老给太多了,小生承受不起啊。

    这时演武令也来凑热闹,幻化出一行类似甲骨文的铭文,方明一看,是介绍演武令的,大体意思是他可以借演武令穿梭各个前世中的武侠世界,但这不是没有限制的。

    有两点限制,第一,方明目前自己不能挑选穿越的武侠世界,而是由演武令随机抽取。第二,每个月月圆之时可以开启穿越,但时间只有三个月,可以放弃将时间累积到下个世界,但一旦进去就会将时间耗尽为止。第三,当前只能魂穿。

    有句老话说得好,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你不能反抗,那就只能享受。穿越也是一样,方明以前看的穿越小说不少,也没见几个后来穿回地球的,只能认命,开始为将来打算。

    还好,这个附带的语言通晓能力可是个好东西。而霍山的高地族虽然叫一族,但实际有好几十个部落,各个部落的语言都大不相同,让负责收药材的郑掌柜苦不堪言,。

    方明趁机显露出流利的土语能力,不敢太多,选了几个大部落,还有十几个发音相似的中等部落。让郑掌柜大大惊喜了一把,提拔为制药童子,同时负责接待来客,总算离开了采药那个死亡之组。

    至于语言能力,他就推脱自己有语言天赋,这些是十几年来自己琢磨的,好在他自小便在县中长大,大家知根知底,又不会武功。人们又瞧不起土著,也不觉得多厉害,只认为难得而已。

    正沉思着,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呦,方明,你这涂上油彩还真挺像个高山土著,大家也不知道你爹妈是谁,该不会真是个土著种吧,啊哈哈。”

    方明抬头,便看见过道上站着三个人,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领头一人身材壮实,就连身高也比旁人要高出一截,认得叫王成,都是同为制药童子,一直看他不顺眼,来找他茬。

    方明也知道自己这么横插一手很犯忌讳,而且郑掌柜几次流露出要提拔的意思,让他更是惹人恨,因此一直很低调,少说话多做事,其它童子倒也渐渐默认此事或是冷眼旁观,只有王成一伙一直找他麻烦,逮到机会就冷嘲热讽。

    “我也觉得很可能啊,不然怎么土语那么好,分明是家传啊,哈哈。”

    方明心底有火,却又强行忍住了,转身欲走。

    王成身子一横,挡在路中间:“怎么,想跑?”

    “按堂规,制药童子在堂内斗殴者,鞭二十,怎么,想和我一起挨打吗?”方明冷撇王成一眼。

    王成本能想发作,但想起那带刺的藤鞭,又强行忍住:“你这没卵货色,只敢靠堂规压我,是男人的就今晚在城东小树林好好做过一场,老子让你一只手,敢不敢,给句话。”

    方明冷笑一声,抬腿便走,不顾后面骂声滔天。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