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篡宋灭元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越的图纸分得甚为详细,有交通图、标志图和细部图之分,另外再加上简单可行的交通规则和罚则。【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交通规则基本上移植了苏州的做法,而罚则却更显严厉,照此执行下去,必定会得罪满朝权贵!

    十个人越看越是心惊,同时却有一股莫名的兴奋在胸中升腾——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有镇南王为后盾,他们什么也不必怕!

    程越道:“我已派护军出去在城中测量画线,随后就会有工匠进来完成各种布置。大都道路宽敞,十分规则,这些工作都很容易做,难的就在执行!”

    众人连连点头称是。大都的官宦显贵,充斥大街小巷,严格执行交通规则的话,就等于剥夺了一部分这些人的特权,若不是镇南王来管,谁敢和这些人作对?这些人也不会搭理,什么交通规则最后都会变成一纸空文。

    程越道:“这些图纸和交通规则,今天大都所有的衙门和三品以上官员,包括宫中都会收到。大汗说得明白,除了他之外,都要遵守交通规则,连大皇后也不得例外!”

    十人听得震惊难当!

    镇南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狠辣无比!

    程越沉声道:“我找你们来,一来是因为你们不畏权贵,敢于执行我定下来的交通规则。【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二来我也要借机给大元的蒙古显贵立下规矩,不准他们肆意妄为。你们在执行之中,遇到任何人找麻烦处理不了的话,都可以直接推到我头上,我可不怕得罪人,该做的事情必须去做!”

    十个人听得热血沸腾,王磐心神激荡,险些落下泪来!

    在座的十个人里面,只有和礼霍孙是蒙古人,不受什么歧视,其他人多多少少都会被朝中的蒙古王公轻视,如今可好,镇南王要让他们来管蒙古人了,而且是所有的蒙古权贵!

    程越道:“我要在中书省内临时成立一个大都交通司,征调你们十个人,以王学士领衔司长,用我的护军暂时充任大都交通警察,随后会交给太子的亲军。我们就从大都的交通做起,改变蒙古人的风气!”

    十个人越听越是激动,一齐拱手道:“是,臣等但凭王爷吩咐!”

    程越哈哈一笑,开始详述交通管理的设计,并回答十个人的提问,直到用过午饭,十个人才陆续离开王府。

    程越下午也没闲着,带着整整五辆马车的东西来到香山,去查看别墅的完工情形。

    十栋别墅,每一栋都按程越的设计掩映于香山之中。道路宽阔而幽静,室内还能闻到家俱的木香,各种摆设用品,一应俱全,比起临安的别墅来毫不逊色。程越非常满意,重赏了刚刚结束工作的工匠,打发他们尽快返回南宋过年。

    程越也带来了一些东西,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对忽必烈和察必的大别墅进行了格外的布置,直到晚上才回到王府中。

    而当程越留在别墅忙碌的时候,他所定立的交通规则已在大都引发了轩然大波!

    忽必烈的案头就放着程越派人送来的一份交通规则,还是用蒙语书写的。字迹忽必烈很熟悉,是完泽的亲笔。

    忽必烈正看着其中一条规则直发呆——什么?人、车、马只能靠右边行走?每辆马车后面还必须挂有在官府登记的号码牌?

    察必手里也有同样的一份,边看边惊奇地道:“街上除驰道外,不许纵马,只能缓行或牵马而行。酒后不许骑马驾车,蓄意为之,造成死伤,严重的可处斩!”

    南必惊骇地道:“大宋的交通,就是这样管的么?”

    阔阔伦笑道:“是啊,我们住在临安时,街上的交通便是如此,所以路上十分安全。”

    八八罕笑道:“此外还有交通警察和人行横道,不许乱穿道路,违者重罚。听说临安负责打屁股的衙役打断了上百根藤鞭,临安才得以秩序井然。”

    囊加真眉毛一挑,道:“这算什么?来往的驴马都要收拾好粪便,我看才是最难的,我们蒙古那些权贵,哪肯这么麻烦?”

    忽必烈皱起双眉,道:“程越是不是太冒进了?像他这种管法,放在南宋尚可,要在大都推行的话,一天到晚都得打架。”

    察必道:“可是大汗刚刚当众宣布,让程越来管治大都的交通,此时又岂能再限制他?”

    忽必烈摇头道:“程越胆大妄为,我是怕他得罪了满朝文武,对他未必是好事。”

    囊加真笑道:“他才不是个莽夫呢,我看他必有深意。”

    忽必烈苦笑道:“哪有什么深意,你看他要借调的这些人,都是以铁面无私著称的,那位主事的王磐,多次公然地顶撞朕,程越分明是要大干一场啊。”

    南必点头道:“必定是这样,不过程越要对大都严加管束,不会没有道理。”

    忽必烈目光一缩,道:“哦?你说说看,他想做什么?”

    南必道:“如今蒙古重新一统,大都的权贵也越来越骄横,民间屡有不平之声。但说来也奇怪,等程越一抵达大都,甚至还没到大都,大都的秩序马上又会好上许多,所以大都的百姓时常盼望着程越尽快回到大都,甚至不需要主事,只要他在大都坐镇,平日里胡作非为的权贵都要收敛起来。这些事情,程越不可能不知道,以他的脾气,怕是会很生气吧?”

    奴罕马上帮腔道:“是啊,我也听宫里的人说,程越在大都住的时间里,街上卖东西的人至少都要多出三成!说是有镇南王坐镇,不用怕被人乱收税,也不必担心有人拿东西不给钱,宫里想买什么也方便许多。”

    察必长叹一声,道:“秋天时程越在外面征战,大都的纨绔子弟骑马架鹰,热衷到城外打猎,时常有骚扰百姓之举,还误射死两个人,最后只赔了几串钱了事。当时百姓中就有怨言,说是如果镇南王在大都的话,何至于此?奏折还在,大汗记得这些事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