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外面叶铃在村口碰到了司道臣,见他又提着水桶出来的,叶铃想到上次司道臣给提的醒,难得好心情的打趣他。

    “咋?是又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傍晚天色将黑,将司道臣脸上的红色遮掩下去,“叶铃,你是个女生,不能这样轻浮,对你不好。”

    这样的郑重其事,让叶铃也没有了打趣的心思,无趣的挥挥手,“古板。你打水吧。”

    语罢,人转过身往家里走。

    司道臣手里提着水桶,站在原地直看到叶铃的身影进了叶家的院子,才转过身往井口那里走,司道臣长的白净,只是偏瘦,两边脸颊额骨高高的,眼睛长的也大,虽看着清秀不似农村的孩子那样土气,可看着就是让人觉得这人很工于算计偏偏他却是一副憨厚又文静的性子,所以越是观察越觉得这人长的很矛盾。

    井口这里,除了打水来的司道臣,没有旁的人在场,司道臣却也不知道怎么了,远远的在家里的院子看到叶铃的身影,就会提着水桶过来,等见到人却说了那样的一句话,也不知道会不会让叶铃讨厌。

    从井里打出来的水涌出了水桶灌到司道臣的布鞋上,才让他从思绪里回过神来,把手里的小铁桶挂好,才兴志缺缺的提着水往家里走。

    而另一边的叶家里,叶和平还要为小女儿报不平,见到母亲突然倒下,也慌了,手里的烟一扔,几个大步到了炕边,“妈?妈?你这是咋了?”

    叶铃推开门,就听到父亲这慌乱的声音,待听到事关奶奶,几个大步就已经窜进了屋里,只见父亲正站在炕边上摇着躺在炕上不知怎么了的奶奶。

    叶铃只觉得胸口一绷,只一瞬间脑子里就闪过上辈子奶奶去世的事情。再看到奶奶好好的父亲来了之后才变成这样,所有的怒火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冲上去用力的推开父亲。

    “你别碰我奶,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奶还好好的。”

    叶和平突然被女儿推开,踉跄两步才站稳身子,看着又眼满是恨意瞪着自己的女儿,心底也底起无限的怒火来,“叶铃。你这是什么态度?是谁把你惯成这样的?”

    叶铃早就护到了奶奶的身旁,打推开父亲之后狠狠的瞪了一眼,便一直轻声的看唤着奶奶,听到身后父亲的话,忍不住恨意的回过头去,“我从小是被我奶养大的,要惯也是我奶惯的,和你也没有关系,爸你想和我计较这些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你看是不是得叫马车把我奶送医院去?”

    “你不是孝子吗?”叶铃又补了一句。让叶和平的怒气僵到了脸上。

    叶铃懒得再与他多说,掐了人中见人也没有醒,才慢慢把人右侧身的躺下,下炕往外走,丢给站在那里的父亲一句话,“你看着,我去叫人。”

    叶和平这才醒过神来,几个大步的到了炕边,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脸上也露出凄色来。“妈,对不起。”

    要不是他顶撞母亲,怎么会好好的把人给气晕过去?

    此时此刻,叶和平恨不得甩自己几个巴掌。可也知道这样做是无济于事,只能守在母亲旁边,等着人过来。

    要说叶和平也是真的慌了,出了这种事情,又是天都黑了,叶铃一个小姑娘哪有他的说服力强。好在她冲出去的时候,司道臣刚到自己院子与村道 的路口上,听到有跑步声,回过头一看是叶铃,手里的水桶也本能的放下。

    “叶铃,出啥事了?”

    不得不说,司道臣沉稳的声音,让叶铃慌乱的心情稳了一些,人跑着没有停下来,“我奶昏倒了,得去医院。”

    司道臣听了也调身跟上去,“我陪你一起去。”

    人晕了,自然得送到镇里,村里也就老张家是赶队上马车的,叶铃往村东头跑,司道臣不用问也知道她去哪里,司家院里司妈妈出来看到儿子往村里跑,喊了一声,见儿子没有应声,心下还奇怪。

    司军从屋里出来,“大晚上的啥喊?也不怕影响。”

    双手背在身上,看着到是一副领导的作派。

    石宁用扫帚扫了扫衣服上的灰,然后再抬起脚把扫帚往鞋上磕打一下灰,才阴阳怪气道,“我又不是喊别人家的爷们,你儿子大晚上的往村里跑,我喊他一句咋影响不好了?在队上也就是个会计,整天把自己当个干部是的,都把这官派拿家里来了,别人吃你那套我可不吃,我告诉你这是家里,你以后把这作派给收起来。”

    司军觉得自己这辈子哪点都好,虽然只念过初中毕业,可在队上是个会计,家里条件在村里也能数得上,唯一不好的就是娶了这么一个没有文化的媳妇,只觉得和村妇争论都降低了自己,所以从来也不和媳妇反驳,在外人眼里是司会计怕家里的娘们,慢慢的让石宁也觉得自己家的男人是怕自己,也只有司军自己明白是因为什么,他也懒得去解释,慢慢的大家就都觉得他是默认了。

    所以听了自己家媳妇的话之后,他胳膊一扬,手一挥,“道臣也不小了,能干啥个,一个大小伙子还能丢了不成?女人家家的就是爱瞎操心。”

    “是我瞎操心,以后我也不管,全你一个人管。”石宁生气的扭身进了屋。

    司军扭了扭眉头,觉得儿子这阵子也挺反常,虽然嘴上说放心,心里还是不踏实,慢悠悠的出了院子往村里去。

    先前跑在前面的叶铃和司道臣已经先前脚进了张家,炕桌上张家三口正在吃饭,张忠一家三口,还是张家的老娘们许兰香反应的话,第一个从炕上起身,“铃子和道臣咋来了?是来找珍莲的吧?快坐吧,看看我们家这个点才吃饭。”

    白珍莲坐在炕里,嘴里咬着筷子,眼睛却在叶铃和司道臣的身上来回的走去吧,却没有起身。

    “婶子,我是来找你家叔借马车的,我奶昏倒了。”叶铃气喘吁吁的道了实情。(未完待续。)

    PS:  妞们,今天的第三更,请来票票吧,八八再去写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