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连着坐两天晚上的火车,叶老太太的身子哪吃得消,这次回到家里之后,当天就病倒了,不像上次那样因为在大队下地干活病倒有王长江带着看病,只能靠自己,叶铃想到上辈子奶奶去的早,就要带着人去镇里。

    把被子给奶奶盖好之后就去了大队上,村东头有一个空房子,大队就用来当大队部,叶铃进去的时候王长江正和司道臣的父亲说话,抬头见到叶铃进来脸上也没有惊呀。

    这样一来,叶铃就知道她和奶奶回来,王长江是知道的。

    “王叔,我奶病了,能不能借队上的车送她去镇里看看。”这次是来求人,叶铃放低了态度。

    打叶家收到电报走了,王长江也一直猜是啥事,现在见着这一老一小又回来了,老的还病了,虽猜不到什么事,却也察觉到是和城里那边起矛盾了,不然怎么老太太会去了就回来,还病倒了呢。

    这些猜测在王长江的心里也只是一瞬间,王长江心里也有了计较,先不开口,面上做出为难的样子,才叹口气道,“铃子,不是叔不借,马车是队上的,各家要是有事都借用一样,那队上的活咋办?也不是叔不通人情,村里这么多双眼睛再盯着,要是叔开了这一次例,以后别人家来用车,你说咋办?要不这样吧,等队上的人回来,我们开个会,通过了叔就让人告诉你一声,你先回家等着吧。”

    叶铃恨不得当场反驳骂回去,什么开个先例,他们家用车还少了?还真是拿着她当小孩子好骗不成?

    纵然有个话反驳回去,叶铃也知道眼下是求人,撕破了脸马车借不出来,只能心平气和的求助,“王叔,咱们村里的人都是祖祖辈辈在这里的,就是在往上翻几代,那也是闯关东的时候一起过来的,一个村里住着拐着弯家家都能扯上亲戚的关系,我奶这么大岁数了,眼下又病了,不说旁的,就是换成个外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再说王叔你是队长,思想也比我们这些老百姓觉悟高,为人民服务也不算是私借队上的马车是不是?”

    说到最后,叶铃收了收话,才又笑道,“马车就是队上的,那也就是全村的,家里老人有个生病啥的,用用也再正常不过,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就是不和村里人解释,谁还能站出来说啥咋地?毕竟人命关天的事。”

    奶奶年岁大了,生起病来说人命关天,叶铃也不觉得这话说的重了。

    王长江被叶铃的话说的没了面子,这样一来,当着外人的面他要是不同意,岂不是说他无情又没有觉悟,到真不知道叶家的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嘴变的这么厉害了。

    可就这样答应,王长江又不甘心。

    正当气氛僵持的时候,一道坐着的司军开了口,“铃子,你说的也对,既然这样,还是按你王叔说的,你先回家去等信,我们开了会再给你去信。”

    叶铃带着火气的看过去,目光遇到与司道臣有五六分像的脸,眼神也冷冽起来,“叔,病等不得,大不了我们花钱用队上的车,这样总可以了吧?”

    说起来,叶铃还真不喜欢司道臣的父亲,司道臣看着是个沉默的人,可是司军却长相刻薄,人又势力,就像眼前这事,要不是他想挽回王长江的面子,眼下马车已经借出来了,结果就被他一句话又给带回了开始的样子。

    “这不是花不花钱的事,按你这么说,只要有钱啥都能办,那还分什么布票粮票的,行了,回去吧,等我们开了会研究决定再让人告诉你。”王长江把平时队长的架子出端了出来。

    大手一挥,不愿再和叶铃多说一句。

    叶铃咬咬牙,纵然知道这样回去没有希望,可还是抱着一丝的侥幸心理,把满腔的话憋了回去,临走的时候定定的看了一眼王长江,“王叔,我和我奶在村里一直麻烦你照顾,我爸还一直说等回来要好好感谢你,那这次的事就麻烦你了,开完会到时让人给我带个信。”

    丢下话,人大步的出了屋子。

    站在窗口,看到人出了院子,王长江才一副无奈的和司军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这个队长有多难当,不寻私吧把人给得罪了,可寻私吧,以后都来借队上的活又咋办?现在这威胁的话都说上了,就是叶和平回来和我说这事,我也没做错。”

    嘴上硬气,王长江心里却也有些没底。

    在大队里能混上个事干的,哪里能是傻子。

    司军看穿了王长江的担心,笑道,“你是为队上着想,谁能说你做错?要真是什么大病,那孩子也不能这么平静的过来借马车,早吵的村里都惊动了。”

    听着这么分析,王长江也觉得有理,心里的担心也退了下去,坐着坐下,拿过茶缸子喝了一大口茶水,“要说还是你心细,我差一点就心软同意那孩子。”

    直接把下不来台的事说成了心软。

    司军也不挑破,“你就是脾气太好,看看别的队上,哪有这些事。”

    “可不是……”

    队上,王长江和司军聊的投机,而叶铃怒气冲冲的回到了家,看到已经睡着的奶奶不时的哼出一声,恨恨的坐到炕上,果然是势力眼的小人,这是看到她们就这样回来,所以才敢这样欺负吧?

    偏除了生气,叶铃是一点旁的办法也没有,捂着奶奶的头,有些发烧,在被架里翻了翻,只找出几片素黄素来,在这个年代,家家生病不是托霉素就是安痛定,素黄素也算是消炎药。

    叶铃倒了水叫醒奶奶,叶老太太迷迷糊糊的吃了药就又睡了过去,叶铃又拧了毛病给奶奶扶到头上,才坐下来。

    和父母那边闹僵了,即使上学了,学费那边也指望不上,加上再村里又这样被压着,往后的日子叶铃可以想像得到会有多难,难不成真要像上辈子那样不念书下来吗?

    不,她一定要念书。

    叶铃深吸一口气,又守着奶奶一会儿,见没有先前那么烫了,这才起身出了屋,眼下正是春播忙的时候,有孩子的都去上学,野菜就没有那么抢手,叶铃提着篮子和刀出了家门,等她挖了一篮子的婆婆丁回来,正好在村头遇到放学回来的司道臣几个人。

    “正想着晚上去你家里一趟。”叶铃见司道臣停下来,也不用再叫他了,就直接把事情说了出来,“我奶病了,身边也离不开人,你到时帮我跟老师带个话,以后我就在家里自己复习,等考试前我再去报名。”

    司道臣原也正想和她说现在是中考前夕,正是紧要关头,想劝劝她不要总请假,没有料到叶铃却先开了口,还是不去学校的事,不等听叶铃把话说完,眉头已经拧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