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叶老太太的狠话,让屋里的几个人都是微微一愣,叶和平张了张嘴,愣是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却觉得这张嘴有千斤重,怎么也动不了。

    叶和平明白是怎么没有脸开口反驳,先前说不让大女儿念书,还是为了小女儿,结果现在好了,母亲说出了这样的话,把后面的话是都给堵住了。

    客厅里,白雪听了这

    话可急了,旁的不说,这些年虽然不在婆婆的身边呆着,可是婆婆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她也是最了解,那要是下定主意的事情,可一般改不了。

    大女儿上不上学,白雪不在乎,可小女儿不能不念书,更不能不学舞蹈,不然这辈子岂不是完了?此时白雪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直转,偏不敢冲到东屋里,又等不到丈夫的话,白雪恨不能大喊一声提醒丈夫反驳。

    终于,叶茜也沉不住气了,不待和母亲多说,人几个大步已经进了东屋,哭声也传了出来,“奶,你别生爸爸的气,你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不好,是我拖累了家里。www.shUYueWU.Com】”

    叶茜人是直接跪到床边的,对着床上的叶老太太哭完,又和一旁的父亲认错,“爸爸,我不念书也不学舞蹈,你们让姐姐念书吧,不然就是活下去,我这辈子也会看不起自己。爸爸,我知道你和妈妈是为了我好,可是姐姐要真为了我不能念书,耽误了一辈子,我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叶和平红了眼睛,声音也微微颤抖,“好孩子,你起来,是爸爸没有能耐,都是爸爸的错。”

    “不,爸爸没有错,是我的错,我知道爸爸妈妈疼我,可是我这得的是富贵病,不要再让我拖累家里了,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要再治了。”叶茜顺势扑到父亲的怀里哭了起来。

    叶和平也不禁湿了眼。

    父女俩在这里相对落泪,床上的叶老太太脸却阴的越发的厉害,一旁的叶铃摸了摸鼻子,自己一直像个旁观者,这个时候她要不要也跟着一起落泪?

    这个当口,客厅里的白雪也走了进来,“妈,你别气了,是我的错,是我觉得家里压力大,才不让铃子念书的,你要怪就怪我吧,和平也是没有办法,他一个大男人要真有办法,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不念书。”

    说完,也低头抬袖抹泪。

    叶铃微皱起眉头,随后低下头,眼里尽是冷色。

    真真是好心思,把过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让父亲越发的愧疚,如此一来,哪怕父亲心里有再多的埋怨,此时也定是烟消云散了,而且以父亲的秉性,母亲和叶茜暗下里这样推波助澜,只会让心软的父亲越发的坚定自己的决心。

    果然其然,叶和平那边看着女儿和妻子都伤心落泪,而大女儿默不作声的低头站在那里,心里也做了决定,“妈,家里现在就这么个情况,铃子的书不能念。叶茜现在有病,将来也不能干重活,除了上学将来弄一个轻松的工作,也没有旁的办法,所以叶茜的书得念。”

    叶和平停顿了下,“舞蹈就别学了。”

    除了钱,另一方面,叶和平也觉得学舞蹈太累,女儿的身子也受不住。

    白雪心急,可也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开口,待目光扫到大女儿身上的时候,眼里尽是冷色,都是这个死丫头闹的。

    “爸,我不念书,让姐姐念,姐姐比我学习好……”

    “茜茜,你不用再说了,这也是为了你们俩好,就这么决定了。”叶和平打断女儿的话。

    先前还是孝子的叶和平,突然之间下了决定,这样的转变叶铃料到了,毕竟有母亲和妹妹在一旁推波助澜,可叶老太太却接受不了这样的转变,也不看儿子,只招呼一旁的大孙女。

    “铃子,穿衣服咱们走。”

    叶老太太自己也下了床。

    叶和平知道母亲会不高兴,可也下了狠心,“妈,我求你了,你就当是为了这个家好,就让我做一次主吧。”

    “打你当兵到现在,什么事情不是你自己做主?当初白雪要随军,肚子里怀着一个,铃子才一岁,她直接把铃子扔在家里就随你去了,我想着她肚子里的定是个男孩,不然她怎么能这么狠心扔下自己才一岁的女儿,这才带着铃子由着你们去了,结果她又生出个丫头来,我说怪过她不急气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吗?有说过把铃子让我带这么年些吗?这么些年来你往家里拿过几次钱?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我和铃子不吃你们一口不喝你们一口,花你们哪里的钱了?现在要舍钱到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你可真行啊。”

    叶和平的脸被母亲说的乍青乍白,白雪的脸也是一白。

    现在这个时候,生不出儿子来,有哪个女的会抬得起头来,偏她这肚子不争气,结连生了两个女儿,结果这些年肚子也再没有动静,结果就等一来了计划生育,现在就是能生也不能生了。

    这些年来她也庆幸婆婆是个开明的,一直也没有说过这件事情,现在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情,白雪也没有了底气。

    “妈……”

    “你用再叫我妈,我现在就带铃子走,我能挣来钱供铃子上学,那就供,供不起我们就不上,和你们也没有关系。”叶老太太已经下了床。

    叶铃也起身扶过奶奶,原本在村里干了一天的活,又坐了一晚上的火车,这么大的年岁哪里受得住。

    叶和平劝不住母亲,只能冷脸喊向大女儿,“铃子,你也不是小孩子,家里这种情况,你劝劝你奶奶。”

    叶铃原本还能压着火,现在见父亲冲着自己来了,抬起头冷眼看过去,“爸,我知道我在这个家没有说话的权利,你是当儿子的,我是当孙女的,要说劝奶奶,还是你最有资格。”

    做父母的尽做些让女儿看不起的事情,此时还想拿出当父亲的威严来,这样的父亲真的让叶铃失望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