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队里的马夫正是张珍莲的父亲,是个忠厚的人,平常也听不到他说话,不管见着谁都点头哈腰的跟人家笑笑,你和他说话,他也只嗯啊的,要么就是笑,不是个健谈的人,偏他这憨厚的性子,也让人不会不喜欢他。

    所以在村里,或者说队上,张老汉的人缘都很好。

    送叶老太太去镇上看病,这个时候村里的人也都起来上工,自是看到了,想到叶老太太那么大年岁昨天还跟着下地,到也能明白几分,这让坐在马车上的王长江越发的不安,做了队长这些年,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脸上笑都不知道是怎么挤出来的,等到了镇里的时候,脸都硬了。

    镇里的医院不到,其实说起来也就是一个卫生所,里面也没有什么人,医生护士加在一起,也就三个人,也没有什么检查的器材,只给叶老太太听听胸腔,又问了一些哪里不舒服,说了句回去好好养着就算是完事了。

    叶老太太到觉得不好意思,“我就说没事,你看看还让你耽误工跟我过来一趟。”

    “没事才好,不然我这心可真放不下。”王长江确实松了口气,“婶子,反正也来了,我陪你去买点白糖,这几天你回家就养着,有啥事让铃子去家里找我。≮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不用不用,又没有病,白糖那么金贵,吃它干啥,这就回家吧。”叶老太太不愿占便意,这是王长江早就料到的。

    王长江面子上要做的都做了,也没有再客套,“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回家。”

    叶铃懒得看王长江那副样子,只要奶奶没事,又吓到了王长江,这件事情也就算是过去了,几个人路过邮局的时候,正好看到里面有人出来,那人认出了王长江,对着王长江招手。

    “长江,正巧遇到你,你们队上的叶和平给家里来了电报,这可是急事,你回村里吧?正好给捎回去。≮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这人总送信和电报,和各队上的队长也熟悉。

    王长江听了忙接过电报,“正巧,他家人就在马车上。”

    道了声谢,王长江就往马车这走,“婶子,你家和平来电报了,可见是急事。”

    一边往电报上,只可惜外面被黄色的信封封着,跟本看不到里面写了什么。

    叶老太太不认识字,这电报自然到了叶铃的手里,叶铃撕开信封,看到上面写着:茜生病,急回。

    几个字却也把事情交代了清楚,说叶茜生病了,让她们马上回城里。

    现在这个时候电话还不方便,家家有急事都是发电报,一毛四分钱发一个电报,也算是贵的了,不是急事跟本不可能发电报。www.shUYueWU.Com】

    叶老太太也着急,“你爸说了啥事?”

    老太太又不糊涂,没事大事急事,哪里能发电报来,而且前阵子才收到城里来的信,这才半个月又来了电报,可知定是大事。

    “叶茜病了,我爸他们让咱们马上回城里。”叶铃也紧着眉头,上辈子可不记得叶茜有生病。

    叶老太太听了忙拿过电报,不认识字也往上面看了看,“这上面

    说了啥病没有?好好的咋就病了?过年的时候回去她鼻子出血,我就说得看看,这好好的人咋能鼻子无缘无故的出血呢。”

    “婶子别急,现在你在这边上火也没有用,既然急着让你们回去,我看事不宜迟,现在咱们马上回村里,还能赶上火车。”王长江在一旁帮着出主意。

    叶老太太缓过神来,“对对对,咱们马上回村里。”

    火车就在离村外不远的地方有小站台,所以说要坐火车还得回村里。

    叶老太太把电报收在怀里,面上的神色也浓重起来,叶铃坐在后面默不作声,难不成人不行了让她们回去见最后一面?可不知道为什么,叶铃就是直觉不会这样,所以到也没有担心叶茜病的有多重。

    等到了家简单的带上钱,也没有带东西,祖孙俩就急急的出了村子往小站台那里走,叶老太太一路还忍不住叹气,“也不知道到底是啥病,这么急让咱们回去,怕是不好了。”

    “奶,放心吧,不能。”叶铃劝着。

    “你啊,从小和你妹妹就不对付,现在她病了,在我面前你不担心也就算了,当着你爸妈的面你可不能表现的这么冷淡,到时你爸妈可要不

    高兴。”到底叶老太太偏疼大孙女。

    叶铃点点头,也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是中途上的火车,原本该没有坐位,不过这个时候正是春耕的时候,出门的人并不多,叶铃和奶奶一人占了一排的座,晚上的时候就裹着大冬躺在椅子上睡,总是比过年的时候去城里要好过得多。

    下火车的时候,并没有见人来接,叶老太太看了着急,“铃子,你还记得路不?”

    走了两辈子,哪里能不记得。

    叶铃嘴上却没有应的太准,“我试试吧。”

    带着奶奶上了公交车,到了最后的站台下车,还要走上十多分钟才见到大院,叶老太太见没有走丢,到松了口气,等两人进了大院,敲了家里的门,见儿媳妇过来开门,从门口还能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叶茜,叶太太一路上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叶茜这不是好好的吗?咋还发电报说让我们马上回来,可吓死人了。”叶老太太进了屋,坐下之后打量着小孙女,见人真的没事,才放心。

    白雪叹气的在对面坐下来,“那时一着急,就发了电报,等发出去才想着怕妈看着担心,也没有解释清楚,不过到底也得让你和铃子过来一趟,也就没有再补发。”

    说到这,白雪抬眼看了婆婆一眼,“小茜查出了过敏性紫癜。”

    “那是什么病?”叶老太太愣住了,再看看小孙女,人也不像有病啊。

    叶铃却知道这个病,也抬眼往叶茜那看去,叶茜人蔫蔫的,等白雪也看过去的时候,叶茜慢慢的撸起衣袖,只见白皙的胳膊上有着像针头般大的小瘀点,到不是很多,不过这小瘀点让人看了也觉得身麻。

    “这病可是咋回事啊?”叶老太太一个农村老太太,哪里见过这些。

    “是皮肤血管炎的一种,这可怎么办啊,医生说严重了就会影响到肾脏。”白雪说到这忍不住低头抹泪,“现在还轻,医生说现在要尽早治疗,治彻底了还好,不然这辈子就完了。”

    叶老太太一听是血管的病,也不作声了,良久,才开口,“那就治。”

    “可不是,和平的部队里也说了会给捐款弄一部份钱,只是医生也说要,小茜现在的身子不能生病,营养也要上去,我要带她去医院,家里这边就顾不过来,我和和平商量了一下,想让爸和铃子回来。”白雪没有直白的说,可话里的意思也明显的让人听了出来。

    这是让叶老太太回来做饭管家里,白雪一个人全身心的照顾女儿。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