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王家那里想着怎么让叶家答应办王海当兵的事情,而叶家那里叶铃和奶奶却也正在商量着怎么能挣点钱来。

    这次去了城里之后,叶老太太也看了出来,指望让儿子儿媳妇掏钱供大孙女念书,怕是这书念不完,“家里现在有十二只母鸡两只公鸡,等开春的时候下蛋了我再摸些鸡仔出来,你在吃的上面也紧紧,这样一个鸡蛋九分钱,一天八个鸡蛋,这是七毛钱呢,再抱出来的鸡仔长大了再下蛋,到时供你上学的钱也能存些。”

    “奶,这样也不是办法,等开春的时候我跟村里的人去山里看看吧,要是能抓点野鸡,也能卖几块钱。”叶铃也正仇着挣钱的事。

    离村十多里的地方是河套,一片野草地,还有些不高的山,一条大河,平时哪个村要踩些蘑菇都是到那里去,也能抓些野鸡之类的东西。

    叶老太太不同意,“不行,那大河春天一开化通了,掉里怎么办?可没少在那里没淹死过人。咱们家再急着挣钱,也不能做危险的事,你就安心的在家里,等开春了我再买点鹅蛋摸点小鹅出来,咱们家也没有人能出体力挣工分,也不指望着队上分多少,到时多弄些我在家里看着也有空。”

    再说这次拒绝了王家,那可是队长,以后想能像以前那样给分点工分,怕是也不容易了,这些叶老太太不能不考虑。

    叶铃哪里能不知道奶奶的担心,可自己浑身的力气,偏就用不上,哪里能不着急,她还有个习惯,就一着就上火,上火就嘴唇外面起泡,这说了几句话就上了火,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嘴角就起了一排的小水泡。

    叶老太太看了忍不住担心,“这咋还上火了?”

    “没事,睡了几天的床,冷不丁的一睡炕,许就上火了。”叶铃找了借口,她不想让奶奶担心。

    叶老太太才放下心,“这大冬天的,家家也没有事做,才听队长广播说让大家去他家学习,我这就收拾收拾过去,你在家里看家,也看看功课。”

    现在只要没事了,就村里组织就行思想教训,要么就是一些什么无产阶级思想,按叶铃来说,那就是王队长闲的没事想过过官威,才没事总弄这些。

    叶铃送了奶奶出去,直接将门从里面挂上,这才回了里书趴到炕上看书,村里像她这样年岁的,没有几个上学的,说起来要不是叶铃的父亲在部队里,按现在的条件,叶铃也上不起学,早就下来了。

    翻开课本,叶铃一页页的看,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有些难,等再重复看几次,也都记起来了,甚至有些觉得难的,叶铃就自己做笔记,其实不用看她也记得上辈子中考时候的题,到也不担心考不上。

    所以这一上午叶铃都看了中考会涉及的那些题型,等都看完了,才躺回到炕上,拿起一旁的高中习题看了起来,她挑的这些习题其实挺好的,上面有例题,还有教怎么解,叶铃自己慢慢看到也都能看得明白,毕竟是活两辈子的人,心智也不是真的只有十六岁。

    看书的时候又躺在热乎的炕上,身上还盖着个被,叶铃打了个哈欠,不知不觉竟睡了,醒来的时候却是被争吵声给惊醒的。

    叶家的格局和别人家有些区别,旁人家都是火炕挨着窗户,而叶家却是火炕挨着北墙,北墙上面又掏了一个北窗户,夏天的时候叶铃晚上起夜,都是从这个窗户直接跳出去上厕所。

    叶铃坐了起来,顺着声音坐到了北墙的后窗户旁,因为大冬天的,玻璃上都上了霜,跟本看不到外面是谁站着,不过听声音却是听得出来,正是张娟子和王海,而且还扯到了她家,不然也不会到这里来吵。

    “反正我说不行,你现在就和我回去。”是张娟子反对的声音。

    先前的话叶铃没的听到,不过下面王海的话却让叶铃知道是什么事了,“有什么,我现在就直接告诉叶铃让她别求她爸,我也不愿意去当什么兵,他爸不用走关系,我也不用去,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找她有什么?你不用担心,我爸那边知道了也是我的事,不会怪到你身上。”

    王海一副保证的拍拍胸口,张娟子可不相信,“你别在这里说空话,等一见到你爸你还不老实的和耗子见到猫是的?要是你真不怕你爸,你咋不和你爸说咱俩的事?就这样一直瞒

    着,你可别忘记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后面,张娟子的话小了,显然是说到隐私的事情也害羞了。

    王海惯会说甜言密语,“你是我的人还有人敢强了你不成?你只管放心,等抽了空赶上我爸高兴我就说,再说你现在这么小,说了也不能结婚,别急。”

    “好,我就等着。”张娟子也知道催王海没用,又怕让他烦了,只能歇了这个话题,“叶家你不要找,听说叶家当兵的那个部队可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就是叶家找人也难,到时指不定他们家不行,你也不用去了,这样也省着你爸说你。”

    相比起来,张娟子可比王海想的更多一些,也说到了点子上。

    王海也不是笨人,被张娟子的话一点就透,笑嘻嘻道,“还是你聪明,好,就听你的,大不了真通过了我就出去躲几天,等过了日期他们拿我也没有办法。”

    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脚步声也远了,叶铃知道两人是走了,冷勾起唇角,王海还以为他是谁,那部队是他想去就去的?

    不要说父亲的那个部队,就是现在当兵都要挤破头,可不是谁想能当兵就能当去的,不但体检要合格,一个队里有时也就两名额,那是卯足了劲挤破了头要往里进呢。

    不过到是张娟子聪明,也难怪上辈子能嫁进王家,想来她大起来的肚子也是她的算计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