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次日,看着两个三角兜都装得满满的,叶铃就猜到一定是那些旧衣服都塞到了里面,脸上也没有了笑模样,原本人在外人眼里就显得沉默,此时再不说话,让她整个人显得也很阴沉。←百度搜索→【←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叶老太太要走,一家人自然都要送站的,叶和平提着两个大三角包走在前面,白雪拉着小女儿在叶老太太的左边,右边则是叶铃,一路上白雪先是叮嘱婆婆要注意身体,尽了儿媳妇的心意,这才又嘱咐起大女儿来。

    “回到家之后多帮你奶干点活,你奶年岁大了总不能让她再给你操劳。”

    “好好学习,或不能贪玩的落下功课,咱们家的条件也在这里摆着,这次考上,也没有能力让你复读。”

    “有什么事给家里写信,这一年也收不到你一封信,我和你爸也怪担心你和你奶的。”

    总之,白雪说了一大堆,叶铃则是一声也没有吭,白雪面上装着慈母,自然也不会表露出不高兴来,只能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到是她这样一弄,反而让叶铃在别人眼里印象越发的不好。

    叶铃哪里会看不出母亲的用意,跟本不在乎,自顾的低着头闷不作声跟在奶奶的身旁,叶老太太将一切看在眼里,她到是没有看出来儿媳妇的用意,到觉得大孙女太倔强,这样的性子将来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也容不进去,关系也不会亲近了。

    一家人是坐着公交车到的火车站,大年初五正是返程人多的时候,好在这次叶和平拖了关系买到了硬座,等上车的时候就只有叶和平送上了车,过道上挤满了人,等把人送到坐位上,叶和平都出了一身的汗,不是累的而是人太多挤的。

    叶老太太坐下后喘了口气才赶儿子走,“和平,你也下去吧,我看这车快开了,来的时候就我们俩,回去这都有座更没有啥事,你也别惦记。”

    “妈,那等到家了让铃子发信电报给我报个平安。”叶和平也没有多呆的意思,转头看向大女儿,“铃子,你送送爸。”

    这一看就是单独有话说。

    叶老太太也想让父女之间多说说,“铃子,去吧。←百度搜索→【←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叶铃点点头,才起身跟着父亲的身影往车厢交接处走,叶和平先到的,到了之后停下来,等看着女儿近了身边,从兜里掏出十块钱塞到女儿的手里。

    叶铃看到手里的钱,一愣,抬起头来。

    “好好学习。”叶和平叹了口气,转身下了火车。

    叶铃把钱收好,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原以为与父母之间没有亲情,可是眼前的父亲显然也是惦记她的,但是上辈子,她离婚了竟然不认她这个女儿,甚至她也孤苦的一个人死在外面。

    两世的事情搅合在一起,叶铃也捋不清,让自己烦恼,干脆就不去想了,等回到坐位上的时候,叶老太太笑咪咪的。

    “你爸给你钱了?”

    “奶,别人说你老我都不相信。”隔那么远那么多的人都能看到,可真是好眼神。

    “我就看到你爸给你塞东西,你回来又没抱着啥,除了钱还能有啥。”叶老太太显然很高兴。

    “奶,你真厉害。”叶铃上辈子没长脑子,哪里注意到这些。

    没有想到奶奶竟然能分析出来,不过与上辈子不同,上辈子爸爸可没有给她钱,甚至年也没有在这边过,她和奶就回农村去了,现在想想农村家里那个冷,叶铃却也很期待。

    终于能再回到家里去了,虽然已经是过了二辈子。

    这个时候的绿皮火车很冷,哪怕火车上的人多,坐在这里一动不动的要一晚上,也抵不住寒气。

    叶铃翻了翻三角包,到是有一件半旧的军大衣,叶铃抽了出来,叶奶奶是坐在靠窗的位置,所以把军大衣挨着窗户隔在了叶老太太的中间,从后面绕过来自己也靠进去,又往奶奶身边挤了挤,这样两个人在一起也暖和。

    这一晚,可比来的时候舒服多了,又是要重新回到老家,加上好心情,叶铃靠着奶奶坐着也睡的很香,第二天天亮,车厢里又热闹起来,叶铃也醒了,见奶奶也很有精神,才放下心来。

    上辈子奶奶是在她初中毕业的那一年夏天没有的,这辈子叶铃是一定不会让自己离开奶奶的身边,争取利用这些时间把奶奶的身子调养好,让奶奶多活些年。

    叶老太太住的小村子其实挺偏,不过说起来交通却很方便,特别是去远地方,这里火车是停站的,所以他们坐火车方便。

    小小的山村里住着一百多户人家,大家的关系多少都能扯上些亲戚,又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家家也都熟悉。

    八点多车停下来,叶铃扶着奶奶下了火车,手里又抢过来提着两个大三角兜,白雪皑皑的小村庄四下里被白杨树给包围着,远远的还能听到狗叫声和鸡鸣声,村里的这个时间,冬天没有活,家家起来的晚,有几家炊烟才升起,也算是起的早的。

    叶铃和奶奶提着包到家的时候,村里还没有人家起来,叶家又住在树西头,也不从村中间走过,更不会有人注意到。

    叶老太太打开门,叶铃看到土秃秃的土房子,一进屋是个隔出来的小走廊,灶台在最里面靠着北墙,而隔出来的墙与灶台连接的地方正是进里面的门。

    家里十多天没有起火,房子里除了能挡些风,和外面冷的没有什么区别,叶老太太放下东西后没有站脚就去了担水。

    叶铃也跟出去,“奶,我跟你一起弄。”

    换成上辈子,叶铃哪里会做这些。

    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懂事。

    叶老太太舍不得孙女干活,“不用,你在屋里先暖和暖和,我担了水回来,就烧炕。”

    叶铃知道说也不有用,干脆就跟了出去,叶老太太见了知道拦不住,也没有再拦着,村里就两口井,一口在村西头,一口在村东头,整个村里的人吃水都到这里担,叶铃和奶奶一人提着水桶的一边往家里走,两个人提着都吃力,再想到平时都是奶奶一个人提,奶奶又这么大的岁数,叶铃发现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

    一桶水用来刷锅再用来烧,也就没有了,叶铃站在一旁先是帮着烧火,等桶里的水没有了,让奶奶烧水自己提着桶出去了。

    叶老太太原本想拦着,可看到孙女懂事了知道疼自己了,心里也暖暖的,甚至趁着孙女出去还抹了抹眼角的泪。

    结果叶铃这次到井边打水的时候,就遇到了人,还不是旁人,正是家里隔壁的王海,村里的小混混。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