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除夕的晚上,有家属来的都各自带着家人回了自己的宿舍,战士们也都回去休息,只有叶和平一张床,哪里够睡的,所以叶和平去和战士挤了挤,叶和平的一张单人就要,就要四个人挤。

    往年到部队里来过年,叶和平也是和别人一起去住,所以白雪带着女儿在这里到也能住得下,眼下婆婆和大女儿也来了,往年别人家犯愁的事情,这回也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奶,你岁数大,你睡床吧,我靠着椅子上眯一会儿天就亮了。”叶铃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去和叶茜争什么,不管怎么样她舍不得奶奶受罪。

    叶铃也不是觉得自己大方,最后争来争去,以母亲的心思最后睡在床上的一定是叶茜,到时争的还会让奶奶跟着操心,叶铃不想让奶奶操心,这次才决定让着叶茜。

    白雪还头疼要怎么让小女儿也睡床呢,现在见大女儿开了口,松了口气,笑道,“妈,天也不早了,快睡吧。”

    叶老太太知道眼下儿媳妇会让小孙女睡,只是自己躺在床上,大孙女在坐一晚,叶老太太心里怎么也不好受,“我岁数大了,也没有觉,这样吧,叶茜躺在里面,铃子过来和我在床上搭个边,将就一晚。”

    白雪为难了,“妈,这本就单人床,躺两人都难,这样吧,我把这桌子归拢一下,让铃子躺在这上面一晚,我记得和平这里还有一床被子。”

    叶老太庆听了,这妥协了,抬眼扫向叶茜,见小孙女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心里有些不好受,白雪也察觉到今天的小女儿奇怪,让婆婆躺在里面,叶铃归拢桌子的时候,白雪才有空细问。

    “茜茜,怎么了?身子不舒服?”

    “晚上鼻子又流血了,头有些晕。”加上熬夜,叶茜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白雪听了皱起眉头,“你这几个月总是流鼻血,都出了正月妈带你去医院看看。”

    总流鼻血,这可不是好事。

    叶茜头发沉,也没有多说,上了床就直接躺下。

    白雪还怕婆婆那里挑小女儿的理,帮着解释,“茜茜这些日子不时的流鼻血,也原想着观察一下就过去了,也能省些钱,这孩子总是为家里担心。”

    “既然不好,还是抽空去看看,钱没了可以再挣,病耽误久了得花更多的钱。”叶老太太听到这个,心里释然。

    等扶着婆婆躺下,白雪又把床下的被子掏出来,叶铃铺一半盖一半,整个人缩在桌子上,到是也躺下。

    到是可怜白雪,这些年哪里遭过这样的罪,紧了紧身上丈夫军大衣靠在椅子上,到底也不是年轻人,又折腾到现在早就困的不行,坐着竟也能睡着,不过只觉得刚眯了一会儿,这天就亮了。

    叶铃也睡的很踏实,虽然被军号声吵醒还很困,不过到底也算是补了一觉,叶和平早就端了盆温水进来让家人洗脸,白雪对着小女儿使眼色。

    叶茜看了奶奶一眼,才开口道,“奶,你先洗吧。”

    叶老太太挥挥手,“给我拧个毛巾出来擦擦就行了,然后你们洗吧。”

    叶铃那边已经接过毛巾在温水里拧出来,白雪看了就笑道,“还是铃子跟在妈的身边久,都知道了妈的习惯。”

    叶铃拧过去,直接拦了奶奶的话,“奶,擦擦吧。”

    她就是见不得母亲这事事动心思的样子。

    叶老太太和蔼的接过毛巾,一手拉着孙女坐到自己的身边,“你从小就有怪毛病,别人用过的洗脸水从来不用,这是在外面不是在家,你就将就一下,你先擦,等你擦完了我再擦。”

    叶铃抿嘴一笑,就知道奶奶猜出她的心思,也没多说,就给自己擦了把脸,才递给奶奶,那边白雪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才慢慢平静下来,而叶和平对于大女儿这样的毛病,也微微皱起眉头来。

    “妈,你别惯她这些毛病,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哪那么多的毛病。”叶和平到没有那么多,想到哪说到哪。

    叶老太太哼了哼,“这怎么叫惯着,孩子是干净,不愿用旁人用过的洗脸水,你看看叶茜,不也是她先洗了你们再洗,咋不见你们洗完了她再洗?和平,这都是女儿,你怎么只盯着铃子看。”

    看到儿子,叶老太太就想起孙子不让孙女上学的事。

    再见儿子只盯着大孙女,直接不给面子的堵了回去。

    叶和平脸上一僵,就是刚洗完脸的叶茜,被这话说的脸也红了起来,白雪尴尬过后,跟着笑道,“可不是,妈你说的再理,这你得好好说说和平。”

    这时的白雪全然一副慈母的样子。

    叶茜是因为尴尬所以低着头不敢开口,叶铃是跟本不想帮着父母开脱,更全然忽视母亲的给自己的眼神暗示,直接装啥也不懂。

    白雪暗气,不过也料到大女儿就是这副得德,到也没有报什么希望。

    叶和平也知道母亲生气了,又接到妻子的暗示,忙先认错,“妈,我错了,大过年的,咱们收拾一下先出去吃饭吧,等吃过饭你们就直接坐车回大院,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是大年初一又是在部队,叶老太太也没有再为难儿子。

    白雪让小女儿带着婆婆和大女儿去食堂,这才在后面给丈夫解释,“妈知道不让铃子念书的事,心里这是把你记上了。”

    叶和平一脸的严肃,“不是说等铃子中考完再说吗?你怎么先说了?大过年的说这个多不好,也难怪妈会生气,铃子是妈带大的,从小又学习好,你说不让她念书,妈怎么会高兴。”

    白雪哪敢说是被大女儿给气的,面上直接就认错,“我也是无意间说漏了嘴,也正愁着把这事和你说说,看妈的样子,我猜今天回去就得找你,你也好好想想怎么和妈说,别让她太生气,毕竟年岁大了。”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妻子关心自己的妈,叶和平也忘记了刚刚的事,夫妻这才出了宿舍往食堂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