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白雪和婆婆谈过之后,回到房间里怕被小女儿看出来没有面子,所以也没有细说在东屋的事情,把昨天去部队要穿的衣服翻出来,放好这才去厨房里准备晚饭。『百度搜索↺49↰小↷说⇆网↴,更多好看小说阅读。』

    晚饭仍旧是大白菜炖土豆,和早上的菜一样,里面连块肉腥也没有。

    叶老太太不是挑食的人,却心疼大孙女,往菜盆里看了一眼,淡声道,“过年家里没备肉?现在虽然条件艰苦,就是村里在小年之后这菜里也都多了油水,哪有这样清汤寡水的?”

    白雪心知婆婆生气,不然哪里这样挑过自己的毛病,就是心里真不喜欢也不会说出来,还是当孩子的面。【↖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不等白雪张嘴解释,叶老太太又道,“我岁数大吃什么都行,以前的日子穷,家家都是吃糠咽菜过来的,孩子们却是长身体的时候,又是过年,可不能跟着咱们在嘴上省。再说这过日子,平日里该省省,过年也就这几天,可不能再省。我看那刘家的孩子来,你就做了肉,咋自己家的孩子舍不得给吃?”

    这几句话可就给白雪定了罪名。

    白雪哪里担得起来这样的用心,她是要名声的,不管是在外人面前还是在自己的小女儿面前,委屈的解释道,“妈,都是我的错,家里备了肉我没有做,我寻思明天就要去部队,现在吃多了也腻着吃不下,不如等在部队过了除夕回来,家里在弄肉。”

    哪里还敢狡辩,忙先认下错。

    叶茜也看出奶奶在为难母亲,却明白该选择站在奶奶那边,这样才能让奶奶消气,“妈妈,我也想吃肉。”

    话音一落,就见对面的姐看了过来,等叶茜看过去的时候,已看到叶铃正埋头吃饭,跟本没有看过自己。【↖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至于白雪,自然明白女儿再帮自己,连连认错,“都是妈妈的错,只想着明天去部队里能吃到好吃的,到没想到你们都爱吃。”

    心里却觉得小女儿没有白疼。

    再看一旁埋头吃饭默不作声的大女儿,没心没肺难怪一直让人喜欢不起来。

    叶老太太看儿媳妇不顺眼,却也不能给小孙女没脸,这才收住话,一顿饭总算是安静的吃完,叶茜这次却没有跟在母亲的身边撒娇,而是陪在叶老太太的身边说话,说一些平时里父亲的事情,有些到是逗得叶老太太笑了。

    等到晚上回到屋里睡觉,叶茜才重重的呼了口气,“妈,奶是看姐从小不在你身边,过年来一次你又没有给做好吃的才生气,并不是生你的气。”

    听着是安慰人,却是挑拨了叶铃。

    白雪向来喜欢小女儿,并没有多想,反而把怒气发到了大女儿身上,又不想破坏在小女儿面前的慈爱形象,只笑了笑没有多说。

    叶茜扫了母亲一眼,然后去收拾东西,也没有再多说,转了话题,“妈,我这有条裤子,给姐拿去穿吧,我看她那条都脏了。”

    “你也没有几条好裤子,留着穿吧,再说她找的比你高,也穿不了。”白雪舍不得。

    叶茜拿着裤子坐在母亲身边,“妈,这条裤子当初你就是往长了给我做的,下面放出来姐就能穿,我给送过去吧,不然姐穿的不好,外人看了还以为咱们家可待姐呢,这样误会了妈怎么办?”

    白雪不语。

    叶茜一派轻松的笑着起身,“那我先给姐送去,马上就回来。”

    “去吧。”白雪终开了口。

    她是想到以前回农村把旧衣服给大女儿,大女儿也高兴的当成好东西,如果现在能用这条裤子哄了大女儿高兴,这样婆婆那边也就能脸色好一些。

    小女儿起身出去不多时又回来,看着空空的手,白雪笑了,“快去洗洗脸,锅里有温水,早早睡明天还要早起。”

    叶茜拿过毛巾笑着出去了。

    东屋那里,叶铃看着叶茜送过来的裤子就知道

    是叶茜穿过的,也没有说不要也没有说要,直接让叶茜放下就是了。

    等叶茜一走,叶老太太看了孙女一眼,见孙女并没有不高兴,也没有表现出高兴来,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她都这把岁数,哪里能不知道这是她生气了,儿媳妇变向的给了大孙女好处。

    以前儿媳妇每次回来都拿小孙女穿旧的衣服,叶老太太看着心里不舒服,偏大孙女喜欢的紧,还一直当成宝,自己养大的孩子眼皮子这么浅,叶老太太心里不好受,可又不能说什么怕伤了大孙女的心。

    如今见大孙女没有像以往一样先拿过来往身上穿,其实叶老太太心里是高兴的。

    第二天一大早,大院里的号声一响,各家的灯渐渐的都亮了,部队里的家属多会去部队里过年,就是不去部队里过年,听着号角声也多起来跑步,况且今天又是除夕,家家哪能不早早的起来贴对连。

    叶铃在卫生间里打量着自己,单眼皮皮肤也有些黑,尖尖的脸看着很清涩,一眼看过去就像十四五的孩子,还没有长开,脸上带着稚嫩的气质。

    要说打重生之后,叶铃的气质变了很多,以往脸上的倔强之气也没有了,人看着到是平和了很多。

    上身是一件灰色的对襟小西服领的褂子,正是那天和母亲上街的时候买的,下身是叶茜昨晚送来的青色旧裤子,直桶的。

    以前梳在耳根下的两条辫子,也被叶铃梳成了一条马尾,人看着精神了很多,可是和长像甜美又会说的叶茜比起来,还真是土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