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炮灰姐姐逆袭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江颜身边的人,自然是那几个步兵团这边的几个,不过难得一见的是,刘致远的妹妹也在,要说起来大院里的女孩子都多喜欢刘致远,偏刘致远是炮兵团的人,而做为步兵团这边的孩子头赵国栋自然是看大院里的女孩子都不顺眼。

    大院里的孩子现在上初中这个年岁的也不多,就十多个,其中步兵团那边的男孩子以赵国栋为主,以下是沈平和张力宁。

    至于炮兵团这边就是刘致远为主,下面是孙明杰、董浩宇和向未来,这些孩子在大院里也都算是小有名气,那是因为父亲大部队里大小都是有职位的。

    要说这刘致远的妹妹刘蕊到也是个性子软的,平日里都跟着刘母在文工团里住,或者刘母跟着文工团下去工作的时候也带着刘蕊,这样去学校的时候就不多,偏学习还能跟得上,也算是大院里让人值得夸赞的女孩子。

    看到刘蕊回来,叶铃也不过是打量了一眼,到是白雪很惊呀,对着江颜几个笑着点点头,客套了问了一句,紧接着就问向刘蕊,“小蕊,昨天和你妈妈回来的?”

    刘父是炮兵团的参谋长,在大院里也算是职位高的了。

    自己的母亲又是一个阿谀奉承捧高低踩低的,现在对着刘蕊这副亲切的样子,叶铃早就习惯了,或者说上辈子就习惯了。

    刘蕊含羞的叫了一声白姨,才用着似用尽全身力气挤出来却小的让人要贴着耳朵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早上回来的,妈妈说等收拾完家里,再去白姨家谢谢白姨照顾哥哥。”

    就像一只慌乱的小兔子,刘蕊原本长的就很娇弱,娇羞羞的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头的学生头,加上这副样子,更让人觉得娇弱善良的像小白兔一样。

    叶铃却不怎么喜欢,虽然没有深接触过刘蕊,可是她却一直记得当初她因为偷看刘致远,而被江颜带头引的一群女孩子围着欺负的时候,刘蕊没有上前劝阻,更没有去叫大人,以至于她被打的脸都肿了。

    换成真正心好的女孩子,决对不会这样一直看着。

    叶茜都能伪装,何况刘蕊呢。

    不过这辈子并不打算与大院里的人扯上关系,所以叶铃也不想去管别人怎么样,只要没有惹到她就行。

    就听到身边的母亲听到刘蕊的话已经高兴的笑出声来,“你看看你妈就是客气,一个院里住着,也就是多添双筷子的事,我这正要带着你铃子姐出去买衣服,等会你回了家告诉你妈一声,下午等我回去了去你家。”

    刘蕊怯声声的应下,还偷偷的看了一眼叶铃,叶铃正好看过去,她忙调开了视线,叶铃勾勾唇角,扭开头。

    另一边江颜咦了一声,“白姨去买衣服怎么没带叶茜一起?”

    知道江颜几个平日里和小女儿要好,白雪笑道,“家里就这个条件,哪能都买新衣服。”

    江颜几个看向叶铃的目光就不喜起来。

    叶铃听了母亲引人瞎想的话,也是一堵,随后扯开嘴角笑道,“我一直捡妹妹的衣服穿,不是大就是小,妈妈才想着带我去买衣服,不然哪里会给我买

    。”

    反正在所有人眼里,她都不是个好的,干脆怎么痛快怎么来得了。

    一句话弄的白雪脸乍青乍红,笑着对打量过来的江颜几个道,“你们玩吧,叶茜在家呢。”

    这才回头叫向大女儿,“走吧。”

    明明是恶狠狠的两个字,却又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白雪只能忍着这口气,一向知道大女儿没有眼色,果然处处都不让人喜欢。

    叶铃勾着唇角跟了上去。

    往大门那里走,叶铃还能听到宋梅疑惑的声音,“真的是捡叶茜的旧衣服吗?”

    “我哪知道,你要是好奇你去问叶茜好了。”江颜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叶铃听到了,走在前面的白雪自是也听到了,刚平静下去的怒火又升了起来,带着火气一直走到街里,也没有和身后的叶铃说一句话。

    现在只有供销大楼,卖衣服的也就是那几家,现在也没有讲价那个说法,白雪原本就不是高兴很大女儿买衣服,哪里会用心的挑好的,只捡最便宜的的压着的沉货买。

    大红色的卡其布做的对襟上衣,加上一条青色的裤子,要说这个大红色的要么是结婚的时候穿的,要么是年岁在十一二岁以下的孩子穿,显得也喜气,叶铃如今十五又是上初三,明年就要参加中考了,眼看着是高中生了,哪里还能穿这样的颜色。

    叶铃原本就没有打算和母亲有和好的可能,直接就没给脸面的拒绝了,“妈,我马上就要上高中,你给我买这样红的衣服,当我是小孩子呢?这样我能穿出去吗?再便宜买了穿不上,还不是一样?”

    见四下里买衣服的都看过来,白雪的脸一红,强找出一个借口,“我想着再给你奶奶买一件,这样手里的布票加在一起也能买两件,不然只够你一个人买一件的。”

    四下里的目光少了,白雪也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农村一家是一年八市尺的布票,城里是十市尺,要是有生孩子的还能多发几尺,布料也不同,分三六九等的。

    白雪拿的是军用布票,这样买的衣服布料能好一些。

    叶铃刚刚也看到了,母亲除却刚刚给卖衣了的两张一市尺的布票,手里还有一张三市尺的,像叶铃这般大的,买一件上衣要两市尺多点,而母亲花

    两市尺买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好的。

    “妈,你手里不是还有三市尺吗?加上这两市尺,正好给我和奶一人买一件,不然除去给奶的两市尺,还剩下一市尺吗?你省这一市尺给我买的衣服又不能穿,这两市尺不也浪费了。”叶铃说的头头是道,她就不相信母亲还能再坚持下去。

    白雪是真的快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柜台里的售货员也劝道,“可不是,孩子说的对,不是买两件吗?另一个给你婆婆吧?看看这件青色的大小合不合适?”

    “行,合适。”已经到了这个份上,白雪再舍不得这一市尺的布票那也没有这个脸,到不如主动些能拿回些面子来,“那把这件红的换成那个灰色的。”

    “好嘞。”售货员看着是军人家属自然是客气。

    叶铃既然达到目地了,也没有再多说,到是白雪一肚子的火气,却只能隐忍不好。

    直到从供销大楼里出来,白雪想到自己的目地,深吸一口气,才挂起笑脸来,“铃子,你看那售货员怎么样?像咱们这样的买

    布都得拿布票,一年也就十市尺的布,到不像他们有些后门啥的,比咱们可自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