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绝顶枪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5章 光与影的魔法师

    “影魔的惯性位移吧?”一直没有跟沈照楼和裴鹏天吐槽的韩笑,在陈尧出声之后,才接上了一句。←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嗯,光影魔法,惯性位移!”张宁不以为然地笑笑。

    他那笑容,很明显是在陈尧说话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那两枪偏得不冤了。

    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相对真正光影魔法在赛场上创造的一个个奇迹,陈尧的表现还远远不够。

    “影魔Magic.Lin……光影魔法?”沈照楼直接一呆。

    惯性位移,七鬼神之一的影魔林低弦的光影魔法中,一种基础的步法技巧。

    惯性位移并不是惯性产生的,惯性两个字,更多是指的视觉惯性,它是一种视觉的位移错觉!

    其实,星火并没有停下来拆弹!

    他只是将急速靠近的速度,突然一下降低成了极其缓慢的移动速度,同时在包点一低头,那么,在战无伤的视角看来,他就已经停下来了。

    张宁是以一个静止的目标为主体打出的两枪,打到的却是一个其实在移动中的目标,拿的还是把手枪,这要是还能爆头,那才真是一个大写的诡异。

    “咳……如果是真正光影魔法下的惯性位移,我这两枪,应该是连影魔一根头发都打不到!”张宁不是随便贬低自己的人,而是,主神的神迹无法亵渎。

    张宁的手枪枪法,确实已经算很不错了,可他坦然地说出“一根头发都打不到”这种话,毫无违和。

    陈尧却也不生气,只问道:“差距多大?”

    “你掉了多少血,差距就有多大!”张宁很直观地回答。

    星火做出了惯性位移的操作,却还是掉了五分之四的血。

    而按照张宁的说法,影魔本人来的话,应该是毫发无伤!

    “汗,你在暗网里……不会真的偶遇过影魔吧?”裴鹏天联想起第一局的运输船上,陈尧通过桅杆阴影,确定了他视野死角的箱子后,有人在移动,现在又直接拿出了惯性位移的步法,应该不会是巧合吧?

    “我不知道。”陈尧摇头。

    其实,也不能算是偶遇,因为去年暑假的一个晚上,本来说好晚上八点上线的秦一烛,有事耽误了,就临时找了个人来跟陈尧熟悉地图。

    被秦一烛抓壮丁的临时工,是陈尧在暗网里从未遇到过的强人。

    他的战斗风格并不激烈,可总能在各个意想不到的地方玩死陈尧,他们一晚上打了有一千多局,有1V1,后来也打了几把3v3和5v5,也换了不少的战斗模式,但陈尧取胜的局数是,零!

    秦一烛也没说过那个客串临时工的是谁,陈尧当然也不会特意去问。

    “你们在说哪个暗网?”张宁听他们第二次提起暗网,“那个大神小白一锅煮的训练服务器?”

    “就是那个!”裴鹏天回答。

    “暗网那么暗,你们进得去?”

    “他有个号,串号串进暗网去了,当然,现在已经被封了。”

    “嘶……”张宁倒吸一口凉气,“那你还真可能偶遇主神了!”

    沈照楼又是一阵羡慕得死去活来:“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串号,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偶遇主神……”

    笃笃笃。

    敲门的声音响起。

    “来了。”张宁起身去开门。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加班来晚了。”一个拎着公文包的男人进来,“妞妞没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张宁叹了口气,“但是,你以后早点啊。”

    “爸爸,”那个画犀牛的小女孩,立刻跳了起来,眼睛都有光了,“我作业都做完了,你看这是我画的犀牛……”

    “好的,好的。”那个风尘仆仆的男人又跟张宁道歉了两声,才带着女儿走了。

    看着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背影,沈照楼忍不住吐槽:“又是黑网吧,又是托儿所,还兼职辅导作业和兼职算命,你的兼职不少啊?”

    张宁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我白天跑快递,中午送外卖,下午在小区里维修水电、疏通下水道,哦,现在还多了个校队顾问的兼职,其实……我还是很厉害的是不是?”

    “……”沈照楼都被他说晕了,“那是相当厉害。”

    这年头,能接个水龙头都是不得了的人了!

    张宁居然还会得这么多。

    “唉,人生如此艰难,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张宁摊手。

    “所以,我们校队也是给不起顾问费的。”沈照楼急忙道。

    “我也没指望……”张宁郁闷地回答,“时间不早了,先送你们回去。”

    “喂,夜宵呢?”裴鹏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不都是‘改天请你吃饭’的节奏吗?”张宁理直气壮地挥了挥手,“改天吧!”

    “靠!”裴鹏天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个不停,“我还没吃完饭呢!”

    ……

    张宁也是倒霉的,别人“改天”就改天了,他“改天”都改不掉,没有办法,还是在隔壁的拉面馆请他们几个吃了晚饭。

    出门的时候,张宁偷偷地塞了一张纸,到陈尧的手心里。

    “什么东西?”陈尧问。

    “批命啊!”张宁朝他挤了挤眼睛。

    沈照楼他们都忘了这件事,但张宁可没有忘。

    既然有沈照楼他们的一份,就肯定有陈尧的一份,只不过,张宁不想又被围住叽叽喳喳一通,所以,把陈尧的批命偷偷塞到了他的手里。

    那张纸油乎乎的。

    “加油。”张宁对陈尧说道,然后招呼他们,“好了,吃饱喝足就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吃完晚饭,时间已经很晚了,末班车不一定赶得及。

    陈尧朝他们挥了挥手:“我就住附近,明天见。”

    “阿尧明天见……”沈照楼也挥手。

    “明天见。”韩笑道。

    “今晚我再夜观星象一下?”裴鹏天问。

    “小心被流星砸死。”沈照楼不满地说道,“还是我来想吧!”

    张宁嗡嗡地启动了车子,终于费劲地动了起来。

    韩笑的声音从关闭的车门里传了出来:“大叔,你这车里什么味道啊?”

    “早上给人送了一车咸鱼……”

    “卧槽,大叔,你表盘上故障灯全亮啊!”

    “少多嘴,开不死你们。”张宁恼羞成怒。

    “哈哈哈哈哈。坐看大叔秀载具……”

    陈尧目送着那辆小面包,载着一路欢声笑语而去。

    虽然城市里的风有点脏,但是,好像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呢?

    “批命吗?”他低下头,就着路灯的灯光,打开了手中那张油乎乎的小纸条……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