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绝顶枪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机房里静得可怕。←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陈尧简简单单三个字,竟然没有人回应。

    谢轻名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哀伤:“这就没有人了?”

    “……”和刚才沈照楼的处境一样,也没有谁回答他。

    “ar15移动射击三岁小孩都能玩出来,你们用得着那么震惊?”谢轻名的目光扫到他们每个人脸上,像是火烧一样让他们都低下了头不敢回看。

    “可是……匕首爆头……”那个刚跟陈尧对战的队员,小声反驳道。

    “他已经贴那么近了,你还不切手枪不切匕首,这不是你自己的问题难道还是他的问题了?”谢轻名简直无语。

    他没觉得陈尧多强!

    真没觉得!

    陈尧的ar15-s完全是新手水准的,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他说用得不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可是,看看他们这帮人……

    竟然被一把完全瞎打的ar15吓成了这个屌样!

    也许,沈照楼说得对,带着这样的一群人,输给隔壁一百年太正常不过了!

    可即使谢轻名说得这么明白了,结果却是……

    “呃,五点多了,我要回家吃饭了。”

    “啊啊,我也是我也是。”

    “我刚想起来我的书皮还没买,再不去文具店要关门了。”

    很快,机房里就只剩下谢轻名,沈照楼、裴鹏天、韩笑以及陈尧五个人了。

    说到底,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个游戏而已,他们不想得罪谢轻名,也不想得罪沈大美女,所以,找机会开溜是最常规的做法。

    机房里更加静了……

    谢轻名身子僵硬地坐回了椅子上。

    一贯嘴巴比枪子还快的沈照楼,都没有出声去喷他。

    “我跟你打。”谢轻名倔强地抬起头,补了一声,“不用你说——我输了我退队。”

    “我赢了,他们都不用退队。”陈尧指着刚才代他打的三个人。

    “呵呵。”谢轻名冷笑一声,“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如果他输了,他就自己退队了,自然也不是校队的队长了,所以,沈照楼他们的去留,他再没资格干涉了。

    谢轻名选了图——消失的运输船。

    “呃……”沈照楼看到图,娇躯微颤了一下,“谢轻名,你这么拗你爸妈知道吗?”

    “我没记错的话,运输船是谢队最不喜欢的图吧……”裴鹏天摸了摸鼻子。

    “为什么?”韩笑问道。

    “心病。”沈照楼看着谢轻名已经戴上了耳机,低低叹了口气,“等他俩打完跟你们说吧。”

    刚才的那一局,沈照楼他们知道了陈尧应该不止青铜组的实力。

    但是,就凭他那刚才ar15的表现,对上谢轻名应该还是没戏!

    谢轻名不但地图选的是运输船,而且,他带的主武器直接就是ar15-s,和陈尧用的一样!

    “我靠,挑samegun啊?”裴鹏天叫道。

    “谢轻名,你以后就算不死于血压高,也会死于心气高!”沈照楼给了谢轻名一个大大的鄙视。

    ……

    谢轻名的百无一用,和陈尧的乱码角色,分别出生在了地图的两点。

    两个人的第一动作几乎是一样的,找点,观察。

    机房里很安静。

    两个人的屏幕里更安静。

    他们键盘敲击的声音都不大,都是轻轻一点,又一点,屏幕上的角色跟着慢慢移动。

    虽然压的是轻步,但两个人走得都不快。

    呼吸的声音,心跳的声音……

    陈尧的乱码角色贴着右路刚准备绕到前方的箱子后面,百无一用就像鬼魂一样闪了出来。

    快!

    战斗开始得非常快。

    从刚才死水一样的寂静,切换到现在凶猛的火力咆哮,中间还不超过一秒钟的时间。

    观战的人都还没适应过来,对战的两个人却都第一时间进入了状态!

    哒哒哒……

    遭遇战,打的就是短平快!

    “啊啊啊啊啊。”沈照楼看着两个人的第一视角飞快的抖动,移动频率猛地提高,鲜红的血液被热流往上带,立马又化成血雨洒下来。

    枪上,镜头上,整个屏幕上,都是晕染开的血点。

    海洋上潮湿的空气,让阴沉的天空显得特别低,血一落下就变成了慑人的暗红。

    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只是接触的短暂半秒,两个人的血量就已经掉到了50%以下,两个人都飞快地闪进了最近的掩体,然后,从谢轻名那边扔过来的雷在空中划出一道迅猛的弧线……

    砰,砰。

    陈尧鼠标前一推,枪口上扬……

    “啊啊啊,他要干什么?”

    陈尧的脸色冷如冰霜,毫不犹豫地迅速抬枪,贴腮,瞄准,射击!

    动作行云流水,操作流畅帅气!

    可是,沈照楼脸有点抽搐:“咳,他不会是觉得……”

    轰……

    中了两枪却连一点运动轨迹都没改变的手雷,猛地在陈尧身后爆开,汹涌的火光把他背后都照亮了——那是谢轻名预判的他会后撤走位的位置。

    “他不会是觉得,手雷可以引爆吧?”沈照楼终于有机会说完了刚才的话。

    韩笑也一样抽搐。

    什么人啊这是!

    手雷能不能引爆都不知道,却能用一把用的不熟的ar15完美命中?他到底算大神还是小白啊!

    示威?

    他是表示“啊,老子枪法能打中手雷,但老子偏偏就是不躲”?什么鬼啊!

    如果干蠢事都像他这样冷静坚定地干,让人认知很混乱的好不好!

    ……

    谢轻名的落雷地点是预判过的!

    如果陈尧刚才不是抬枪去打手雷,而是本能后撤的话,他现在就已经被轰死了!

    但是,手雷的爆炸力度是非常恐怖的,就算没正炸到他,他现在的血量也只剩下5%了。

    就这么几点血,随便擦一下就能擦死。

    下一秒,陈尧枪口往上抬,还没压下来的时候,百无一用已经轻步提速,冲到了他身侧!

    再一看,百无一用的手中,戴的是一对指虎。

    “完了。”沈照楼他们看到这个局面,几乎已经知道谢轻名想干什么了。

    他就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冷兵器将陈尧爆头!

    噗……

    冰冷的声音就像是死神的轻叹,既恐怖,又诱人。

    明明是谢轻名轻步提速过来,抢的先手……

    可是,身体先倒下的却是他的百无一用!

    “呃,切枪的这一幕怎么看得这么眼熟?”沈照楼以旁观视角,是清楚地看到陈尧根本没把枪口往下压,他是在看到手雷没引爆的一瞬,就切了匕首往下压的。

    从画面上看上去,就像是谢轻名突然提速冲过来,噗一声,脑袋刚好撞上了陈尧的匕首……

    血雨飞溅。

    又一次匕首爆头,血线见底!

    谢轻名感觉胸口被压抑了很久的激情,随着自己体内的这一蓬血雨迸射了出来!

    但是,事实是他输了。

    自从不断地输给隔壁学校,不断被嘲讽之后,谢轻名对这款游戏已经渐渐失去了热情,他以为是因为输了太多的原因,可今天跟陈尧打这一场才知道,也许并不是输练习赛的原因。

    输,原来还可以输得这么心潮澎湃,怎么都还想再来一局的感觉!

    然而,他话已经说出去了……

    他输了,他退队!

    没有什么再来一局的机会了。

    “我打中了手雷,它凭什么不爆炸?”陈尧却没注意到谢轻名的纠结,一脸困惑地朝沈照楼他们问道。

    “我去……凭什么它会爆炸啊!”沈照楼就没听说过哪家游戏里的手雷会被打爆炸的。

    “因为它有火药啊。”陈尧说。

    “你是玩游戏还是搞研究啊?”韩笑抚额,“不不,我知道了,你就是装新人扮小白玩嘲讽是不是?”

    “我没有……”陈尧无辜地看着他。

    “行了,你不用说了,你这嘲讽战我给你八十四分,剩下的十八分我分成666发给你,免得你太骄傲。”裴鹏天脸上的两团肉笑得直抖。

    “你们班数学老师叫什么……”沈照楼诡异地看着他。

    “我们班数学老师上学期刚离职,这学期要来个新数学老师,听说是个美女,怎么了?”裴鹏天不解,“怎么突然话题这么跳跃?”

    “该离职!他教你八十四加十八等于一百?”沈照楼一个爆栗敲在了他脑袋上。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