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何昕贤离开之后,赵弘润亦不耽搁,带着宗卫们前往玉琼阁。

    吩咐宗卫们在玉琼阁外的园子里放哨,赵弘润独自一人进入了玉琼阁。

    一踏进前殿,他便瞧见玉珑公主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殿内,手托香腮也不知再想些什么事。

    很显然,这位公主尚不知晓她即将被天子嫁往千里之外的楚国都城。

    “皇姐。”赵弘润轻声唤道。

    被打断了遐想的玉珑公主闻声抬起头来,着急地说道:“弘润,你可来了,最近是怎么了,你的宗卫都不来给我送昕贤的信了。”

    『是我的宗卫不送么?是何昕贤根本就没心思写信而已。』

    赵弘润淡淡一笑,也不解释,拉起玉珑公主的手便朝她寝居走去。

    玉珑公主大为吃惊,可是看到赵弘润满脸凝重之色,她也不好细问,只好任由他拉着她走入了寝居。

    二人进了寝居,赵弘润转身关上了门,旋即低声对玉珑公主说道:“皇姐,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但是你保证,不许惊呼大叫。”

    玉珑公主不明究竟地点了点头。

    见此,赵弘润便将那份告密的书信递给她。

    玉珑公主疑惑地瞧了一眼赵弘润,摊开一瞧,瞬时间,她花容失色,下意识地捂住了嘴,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会……怎么会……”她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

    良久,她抬起头来,带着仅存的几丝希望,勉强笑道:“弘润,你是跟皇姐开玩笑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对不对?”

    “……”赵弘润默然不语。

    见他这幅模样,玉珑公主眼中闪过一丝凄然之色,整个人仿佛是被抽掉了骨头似的,瘫倒在地。

    见此,赵弘润连忙将玉珑公主扶到榻上。

    “我早该晓得的……”被赵弘润扶着坐在榻沿,玉珑公主惨惨地笑着。

    良久,她苦笑着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差不多十日前吧。……不过眼下,那楚国使节已至雍丘,不日即将抵达大梁。”

    “他……他也知晓了?”

    赵弘润自然明白玉珑公主口中的他指的是何昕贤,点了点头。

    玉珑公主见此面容更是惨淡,喃喃苦笑道:“怪不得近几日都没有书信来了……”

    赵弘润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这件事咱们暂且不论,皇姐,我现在就问你一桩事,你要如实地告诉我。”

    “什么事?”玉珑公主勉强堆出几分惨笑。

    只见赵弘润沉吟了片刻,低声问道:“皇姐与何昕贤,你俩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诶?”见赵弘润突然问起此事,玉珑公主没来由地面色微红,但是瞬间之后,她又面容惨淡地苦笑了一声:“直到如今,还说这些做什么?”

    “皇姐莫要打断我。……告诉我,你俩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是不是非伊不娶、非卿不嫁?”

    “哪有跟弘润说得这般……这般……”玉珑公主咬着嘴唇羞涩地反驳着,小声说道:“我只是觉得他……他人还不错的样子……”

    “那么皇姐愿意跟他么?”

    “跟?”

    见赵弘润说得是『跟』而不是『嫁』,玉珑公主仿佛是猜到了什么,美眸中闪过几丝不可思议的惊喜与欣慰:“他……莫非……”

    见此,赵弘润便将他与何昕贤的约定跟玉珑公主细说了一遍,还将何昕贤临走前留下的一封简短书信交到后者手中,总算是让华容惨淡的玉珑公主稍稍恢复了几分血色。←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他……肯为我抛却家门?”望着那信中所约定的事,玉珑公主喃喃自语着,显然是有些心动的样子。

    良久,她深深吸了口气:“我要去。”

    她显然是拿定了主意,可问题是,怎么去呢?若无人帮助,她连宫门都出不去。

    不由地,玉珑公主将目光投向了赵弘润,可是几次张口,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因为她明白,若是赵弘润暗中助她,一旦他们父皇日后得知,她这位弟弟必定会受到惩处的。

    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使这个以往对她极好的弟弟受到牵连。

    见她满脸为难的表情,赵弘润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会帮你的。”

    “……”玉珑公主有些动容地望着赵弘润,犹豫说道:“可是,父皇会怪罪你的……”

    “怪罪就怪罪吧,本殿下素来被指责为顽劣不堪,也不差这一回。……我也不希望,宫内唯一一位与我关系不错的皇姐,远嫁楚国,从此天水两隔。”

    玉珑公主顿时感觉心中暖暖的,由衷地感激道:“虽然我始终也不明白,你为何一直对我这么好。但……谢谢你,弘润。”

    『……』

    赵弘润稍稍沉默了片刻,旋即微微一笑,低声说道:“事不宜迟,走!……若是耽搁迟了,就出不了城门了。”

    “嗯。”玉珑公主紧张地点了点头,连忙更换衣物。

    见此,赵弘润步出了玉琼阁,唤来了宗卫穆青,说道:“你先出宫,将那辆马车驶到宫外。”

    “是!”宗卫穆青点点头。

    “高括、种招,你们跟穆青一道去。……其余人,跟我来。”

    众宗卫点头领命。

    再次踏入玉琼阁,正巧玉珑公主的贴身宫女翠儿正端着茶水上来。见此,赵弘润给沈彧使了一个眼色。

    沈彧会意,几步走到翠儿面前,抱拳拱手道:“得罪了。”

    说罢,还没等翠儿反应过来,他上前一步,举掌在翠儿的脖颈后劈了一记手刀,将其打晕了。

    “绑起来。”赵弘润吩咐道。

    众宗卫早就知道计划,也不意外,分别走入阁内,将玉琼阁内的宫女们纷纷击晕,用绳索捆绑起来,嘴里还塞上了布团。

    没过一会,玉珑公主换好衣物从寝居走过来,见她寝阁的几名宫女皆已被打晕捆绑起来,大惊失色。

    “弘润?……你们这是做什么?”

    “我在救她们。”赵弘润回头解释道:“若非如此,皇姐失踪,这些人必定会受到严惩。……走!”

    说罢,他拉着玉珑公主的手臂,径直走出了玉琼阁。

    在前往皇宫宫门的途中,赵弘润瞥见玉琼阁附近有不少太监。

    对此他心知肚明:这些太监,必定是他父皇派来监视玉琼阁动静的内侍监的小太监。

    “咦?弘润,有人喊你。”

    而不明究竟的玉珑公主,却注意到附近有些小太监追了过来,一边追一边喊“八殿下”。

    “不要回头。”

    赵弘润低声对玉珑公主叮嘱了一句,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一行人急匆匆地来到了宫门,守宫门的禁卫统领靳炬见八皇子赵弘润一行人远远走来,心中着实有些纳闷。

    “都这个时辰了,八殿下还要出宫?”

    不解地嘀咕了一句,靳炬正要上前与这位八皇子见礼,却没想到今日的赵弘润有些反常,根本不理睬他,直接就带着一帮人踩着关闭宫门的点离开了皇宫,看得靳炬一脸莫名其妙。

    出了皇宫,没走多远,便有宗卫穆青驾着一辆打造大气的马车在旁等候。

    这辆马车,是赵弘润早几天就叫宗卫们到雍王弘誉府上借来的,毕竟他赵弘润终归只是在皇宫内有些名气,至于在大梁,名气远远不如雍王弘誉。

    若是用雍王的马车载着玉珑公主出城,等闲人绝不敢拦。

    为此,赵弘润还叫宗卫顺便向雍王借了一块出入城门的令牌,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哪怕是城门已经关闭了,也可以凭这块令牌出入大梁的城门。

    果不其然,凭借着雍王弘誉的马车与令牌,赵弘润一行人无惊无险地便离开了大梁,朝南郊十里亭而去。

    不过赵弘润的宗卫们当中,却有卫骄、吕牧、周朴三人留了下来,因为赵弘润吩咐他们侯在何府门外,只要何昕贤出了府门,便将一匹早已准备好的,同样是从雍王府借来的快马交到何昕贤手中。

    而与此同时,在赵弘润已然带着玉珑公主溜出了大梁城时,何昕贤也与家人们吃完了晚饭。

    或许这对他来说,是他在这个家里的最后一顿饭。

    可就在他回到自己屋子,准备带着整理好的行囊偷偷溜出何府时,忽然他屋门外响起了叩门声。

    何昕贤心中一惊,连忙将行囊藏在被褥里,有些心虚地打开了屋门。

    让他意外的是,在门外的,却是他父亲何昱与他的母亲张氏,以及他祖父何相叙。

    “祖父、父亲、母亲。”何昕贤逐一向他们行了一礼。

    “你在做什么?怎么神色慌慌张张的?”何父皱眉瞧了一眼儿子,疑惑问道。

    何昕贤终归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又是在筹谋着拐带公主这等惊世骇俗事,心中自然慌乱,闻言勉强说道:“孩儿……孩儿没做什么。……不知祖父、父亲、母亲有何事?”

    “你来说罢。”何父似乎是不好意思开口,对妻子张氏说了句,便自顾自在房中打量。

    见此,张氏将儿子拉到床榻上坐下,善言说道:“是这样的,昕贤啊,为娘觉得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应该找一房媳妇了,这几日公公与你父亲在朝中讨来了一些适龄女子的画像,那可是朝中大臣的千金,你来瞧瞧,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说着,张氏一推被褥,正要将手中的画像摊开。

    没想到她一推被褥,却是摸到了何昕贤藏在被褥中的行囊。

    “这是什么?”

    在何昕贤骇然的目光下,张氏好奇地将行囊打开。

    “啪嗒。”

    雍王的令牌从打开的行囊重掉落,掉在榻边的地上。

    何昕贤顿时感觉自己全身都僵硬了。

    “唔?”

    何父诧异地走过来,将令牌拿起放在手中仔细端详,面色微微一变。

    “昕贤,你为何会有雍王殿下的出入令?!”

    何昕贤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PS:晚上要出去,先发了,免得有些读者等得焦心。其实何昕贤也一样,只是推动剧情的配角而已~』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