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一章

    次日清晨,何相叙照旧到垂拱殿协助魏天子审批章折。←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平心而论,他并不怎么认可孙儿何昕贤与玉珑公主的事,毕竟据他所知,玉珑公主的母妃萧淑嫒是曾在天子心中留下芥蒂的女人,就看这些年玉珑公主在宫内并不受宠,便知天子对萧淑嫒乃至萧家都怀恨在心。

    他何家迎娶了玉珑公主,这岂不是自找麻烦么?

    但是碍于孙儿苦苦恳求,何相叙也没有办法,于是在垂拱殿时一直寻找机会准备试探试探天子的口风,看看这件事最终能否办成。

    从众多的章折中挑出较为敏感的,何相叙将其呈递到了龙案上,他寻思着究竟该如何向天子开口。

    可没想到,天子见他站在龙案旁久久不回座位,心中也是纳闷,笑着打趣道:“何相叙,朕怎么瞧你今日魂不守舍的?怎么,知晓天命了?”

    听了天子的打趣,何相叙笑了笑:“臣这把老骨头,或许还能再熬几年。”

    “哈哈。”天子哈哈一笑,显然是也看出这位心腹大臣有什么事要跟他聊,于是一推龙案上的章折,酣畅地伸了伸懒腰,纾解一下久坐之后的酸痛。

    “咳。……陛下莫失龙仪啊。”大太监童宪在旁小声地提醒道,毕竟身为天子,在臣子面前露出这种伸懒腰的举动,也是不妥的。说得严重点,这叫失天子之仪。

    要知道,童宪身后的两名内侍监的司礼小太监,可是会记录天子每日的言行,或有可能写入正史,作为后人评价这位君王的考量,因此,不得不郑重对待。

    “朕纾解一下筋骨还要被你说?”魏天子没好气地撇了一眼童宪,笑骂了一句。

    不得不承认,大魏天子平日里绝对称得上是一位开明的君主。

    童宪苦笑了几声,何相叙亦陪着笑了两声。

    活动了一下筋骨,魏天子显然觉得舒服了许多,笑着问何相叙道:“说罢,究竟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何相叙想了想,说道:“陛下知道的,老臣有一个孙儿……”

    “何昕贤。”魏天子打断了何相叙的话,笑着说道:“朕知道他,新科会试第三名。……说起来,你那孙儿的文采,朕至今记忆犹新……相叙,你可莫要怪朕将状元与榜眼给了旁人啊。”

    何相叙闻言笑着回道:“陛下有意提高寒门士子效忠朝廷的热诚,用心良苦,老臣又岂敢抱怨?……终归我大魏并非全然靠世家才能撑起来的,的确有必要提高寒门士子对我大魏的热诚。再者,那寇正与骆瑸的文章老臣也看过了,老臣那孙儿差他们可不是一星半点。”

    “唔。”天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能这么想就好。……待过些日子,朕提拔何昕贤进六部,你知会贺枚一声便可,此事朕允了!”

    “多谢陛下。”何相叙拱了拱手,婉言谢绝道:“不过老臣的那个孙儿,他有意三年后再考,定要夺得状元之位。”

    “哦?”魏天子闻言有些意外,点头赞许道:“有志气!不愧是我大梁的年少俊杰!”说到这里,天子忽然一愣,好奇问道:“方才你说你孙儿怎么了?”

    “是这样的,舍孙昕贤今年已一十又八,老臣着紧他的婚事,然而那小子竟说已有心慕的女子……”

    “嚯嚯。≮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魏天子笑了:“有意思……他看上了哪家的女儿啊?朕给他做主。”

    “是……一位公主。”何相叙硬着头皮回答道。

    “哦?”魏天子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古怪之中带着几分笑意:“瞧上朕的女儿了?不会是在端阳节文德殿的时候吧?”

    “这个老臣也不清楚。”何相叙赔笑了两声,不过见天子并不反对,他心中也是稍稍松了口气。他心说:果然我何家是足够资格迎娶公主的。

    “何昕贤……唔,这个小子不错。”天子点了点头,问道:“是朕哪个女儿啊?”

    “是玉珑公主。”何相叙低声说道。

    从旁,大太监童宪闻言骇然地望着何相叙。

    而魏天子面色,也逐渐就沉了下来。

    “陛……下?”见天子久久不说话,何相叙心中纳闷,悄悄抬起头来,却猛然瞥见天子正面色发青地看着他,他心中顿时一惊。

    “玉珑……玉珑……”天子手指敲击着龙案,眼神锐利地望着何相叙,平静的话语中透露着几分寒意:“相叙,你得知了什么?”

    『得知?』

    何相叙心中一惊,带着几分惶恐不安,连忙说道:“老臣不知陛下此言何意。←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天子冷冷地看着何相叙,见他虽然面色惶恐不安,但眼神中确有不解之色,遂淡淡说道:“朕考虑一下,你且回座吧。”

    『……』

    何相叙心中咯噔一下,他顿时明白过来:天子岂止是没有释怀,甚至于心中的芥蒂恐怕是更深了。

    至于为何会这样,他实在有些想不通。

    因为在他看来,天子就算对萧淑嫒抱有成见,这都十几年过去了,这份恨意多半也淡了,应该不至于迁怒到玉珑公主身上。

    但是何相叙却从天子那冰冷的眼神中看出,玉珑公主仿佛已是一个禁忌。

    那日,何相叙不晓得自己浑浑噩噩地究竟是怎么回到家中的,不过他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孙儿何昕贤叫到了书房。

    “昕贤,你不可以再与玉珑公主有任何牵扯!”

    本来喜忧参半的何昕贤听到这句话,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他立即意识到,恐怕八皇子赵弘润所得知的消息,或许绝非是空穴来风。

    过了一夜,何昕贤忧心忡忡地到了翰林署,他与八皇子赵弘润已约好,今明两日就会给他消息。

    待等晌午前后,赵弘润便领着宗卫们来到了翰林署,与何昕贤相见。

    “八殿下,昨日家祖回到家中,就严厉地叫我与玉珑公主断了联系,你看这事……”

    『看来何相叙是在父皇那里碰壁了,或许还瞧出了些什么……如此看来,和亲之事并非子虚乌有。』

    赵弘润皱眉思忖着。

    见他久久不说话,何昕贤更是方寸大乱,急切说道:“八殿下,您倒是想个法子啊。”

    “我想?”赵弘润有些错愕地望了一眼何昕贤,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应该是你想才对!”

    “我……我想?”

    “对啊。”赵弘润长长吐了口气,平静地说道:“如此看来,和亲之事应当属实了,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要么争取,要么放弃。”

    “放弃……”何昕贤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艰难问道:“放弃怎么说?争取又怎么说?”

    赵弘润闻言望了一眼何相叙,淡淡说道:“放弃有什么好解释的,无非就是割断这份感情罢了,至于争取……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就是你带着皇姐远走高飞。”

    “这……如何使得?”何昕贤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惊慌失措地说道:“若我做下了这等不齿之事,岂非连累了家门?”

    “不齿之事?”赵弘润冷冷看着何昕贤。

    何昕贤闻言一惊,知道是自己失言,连忙说道:“殿下莫要见怪,我只是担忧陛下会怪罪家门,绝没有别的意思……”说罢,他一脸恳求地说道:“殿下难道不能向陛下求求情么?”

    赵弘润淡漠地扫了何昕贤两眼,冷冷说道:“你以为我为何要使你请何老去试探?我怀疑父皇封锁消息就是为了防止我得悉此事……你信不信,只要我去垂拱殿细问此事,十有八九会被监禁。”

    “这……”何昕贤满脸失望之色。

    而瞧着他这幅表情,赵弘润亦是失望,随手丢给他一物,淡淡说道:“想好了以后,再入宫来找我吧。……若是你放弃了,就托人将此物带回给我便可。”

    说罢,赵弘润带着宗卫们转身便走。

    何昕贤低头一瞧,这才发现赵弘润丢给他的,是一块通行于皇宫的令牌。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何昕贤每日魂不守舍,始终在挣扎此事。

    不可否认他对玉珑公主已抱有深深的情愫,但是为了这份感情,倘若牵连到家人,那又如何是好?

    大概过了七八日的样子,陈都大梁传遍了一个消息:楚国来使已至雍丘,不日即将面见大魏天子,呈递国书。

    对此,朝野上下均感莫名其妙,毕竟在不明究竟的他们心中,魏、楚两国历年兵戈不断,楚国又怎么会派使臣来面见魏天子呢?

    而得知这个消息,何昕贤终于坐不住了,凭着赵弘润借给他的那块令牌,入宫来到了文昭阁。

    “想清楚了?”

    赵弘润在见到时,没有别的废话。

    “嗯。”何昕贤郑重地点了点头,沉声说道:“相信即便日后陛下怪罪下来,八殿下也会替我何家周旋,不至于使我何家活罪。至于我……我已做好了被我何姓一族除名的准备。”

    『还算聪明……』

    赵弘润略有些意外地瞧了何昕贤几眼。

    “殿下,那接下来该怎么做?”何昕贤郑重地问道。

    赵弘润微微笑了笑:“接下来,那是我的事了。……今晚子时,南郊十里亭。倘若皇姐肯跟你走的话……接着!”说着,他将一块令牌丢给何昕贤。

    何昕贤接住那令牌仔细一瞧,这才发现令牌上正面刻着『雍王』、而反面则刻着『城出入』字样。

    不同于赵弘润已收回了那块令牌上那『宫出入』的刻字。

    显然,这是一块能自由出入陈都大梁的通行令牌,雍王的令牌。

    “多谢!”

    何昕贤深深吸了口气,郑重地将其贴身藏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