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七章

    当日雅风诗会,参与诗会的众大梁年少士子们总算是对八皇子赵弘润有了个初步的认识。

    要说他张狂倨傲吧,赵弘润始终都很谦逊,与六皇子赵弘昭一样,都不是一个摆皇子架子的人,平易近人也能与诗会上的众士子聊得很好;可若是说他谦逊、有礼吧,一旦这位八殿下动起怒来,那俨然就是锋芒毕露,仿佛不狠狠羞辱你一番誓不罢休,在这场诗会中一直很尴尬的士子贺崧就是前车之鉴。

    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位八殿下果然传言的那样,是一位性情乖僻的顽劣皇子,但不可否认,若是没有惹到他,这位八殿下还是相当好说话的。

    在意识到了这点后,席间众士子逐渐也就不再拘束了,照旧像历来诗会时那样,饮酒作诗、或奏乐高歌,而让赵弘润有些意外的是,这群他印象中只晓得高谈阔论的士子,其实也并非全然是不务实的清客,他们也会评论种种朝政的利弊,只不过这些人要么还只是未踏足仕途的士子,要么就是像何昕贤这样在翰林府当书令史的微末小官,人轻言微。

    然而不可否认,这些士子也是胸怀抱负之人。

    『可惜六皇兄对皇位没有兴致,否则……雅风诗会的这些士子日后必将能成为他的膀臂之助!』

    暗暗观察着雅风诗会成员的赵弘润心中略有些惋惜,虽然他并不清楚东宫的伴臣、幕僚团体究竟水准如何,不过想想那些东宫曾经的原班底既然能协助太子弘礼汇编出一本新书,想来本事也是不错的,可即便如此,赵弘润仍然觉得六皇兄的雅风诗会,这些诗会成员的水准,应该是能与东宫班底持平的,只不过这些士子的才华目前仍然局限于理论,缺少实践的经验。

    可是想想这些士子背后的家门,就不难猜到雅风诗会能体现的能量,只可惜六皇子赵弘昭全然只是将雅风诗会当成是有相同爱好的士子们的聚会,丝毫没有借助这些伙伴们的力量去争夺皇位的心思。

    这不禁让赵弘润有些惋惜,毕竟目前在他心目中,雍王弘誉与这位六皇兄弘昭,俨然是能够使大魏变得富强的储君人选。

    说起来,同样是第一次参加雅风诗会,赵弘润的关注点在于诗会成员的文学水准以及家世背景,而玉珑公主,显然是单纯地佩服这些年纪相仿的士子们的文采。

    虽然大魏的公主也被要求必须知书达理,懂得读书写字、琴棋书画,可是比起雅风诗会这些已然将琴棋书画当做娱乐的年少士子们来说,玉珑公主的程度显然是要逊色一线的。

    毕竟雅风诗会的成员,那可是集陈都大梁众多权贵名门公子的佼佼者,非文采出色、品德良好不能受到邀请。

    哪怕是被赵弘润耍了一回的吏部尚书贺枚的孙子贺崧,也在赵弘润半教训、半玩笑的打压下没有发作,虽然看此子的表情,他俨然还是有些不服气,对于赵弘润用一些旁门左道的题目为难他而感到愤懑。

    不过让赵弘润感到无语的是,那贺崧虽然对他并不服气,可是对于针对某些话题鼓起勇气表达自己看法的玉珑公主,这厮却相当的礼待,哪怕玉珑公主有些话说得有偏差,也没见这厮跳出来挑刺。

    唔,准确地说,不光只是贺崧,应该说在场的雅风诗会成员普遍对玉珑公主相当宽容,哪怕是从玉珑公主的观点中听出了什么,也只会很隐晦地提醒她,和颜悦色地纠正,尤其是那个贺崧,简直与对待赵弘润时判若两人。

    这种差别对待让赵弘润猛翻白眼,不过看在玉珑公主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他也懒得跟这帮人计较。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嘛,显然这帮人是属磁铁的。

    因为雅风诗会要持续到巳时前后,因此,在黄昏时分时,赵弘润便起身告辞,准备送玉珑公主回玉琼阁。

    对于,似何昕贤、杨裎、贺崧那些士子们似乎都有些遗憾,不过他们也都能理解,毕竟大魏公主所受到的管制要比皇子们严格地多,似这般偷偷跑来参加他们雅风诗会,已经算是比较出格的事了,倒也不能再强求什么。

    不过看着这帮人隐晦地邀请玉珑公主下月再来参加诗会,赵弘润不禁有些无语,心说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差别待遇。

    宗卫沈彧等人打着酒嗝从偏殿里出来,很显然,在赵弘润与玉珑公主在前殿参加诗会的时候,这帮人铁定是在与六皇子弘昭的宗卫们在偏殿饮酒,一个个喝地红光满面,精神抖擞,也不晓得究竟喝到了多少。

    在送玉珑公主回玉琼阁的途中,赵弘润见她似乎很开心的样子,遂好奇地问道:“感觉如何,皇兄的雅风诗会?”

    “皆是我大魏的年轻俊才呢!”玉珑公主由衷地称赞着,或许她在她的姐妹中算是文采出色的,但是比起那些出身书香门第的士子们来说,她显然还是要逊色一些的。

    而这次的诗会,显然是让玉珑公主明白了她与那些年纪相仿的男儿们的差距。

    “要是我也能办一个类似的诗会就好了……”玉珑公主遗憾地说道。

    她不由地感到遗憾,毕竟公主们受到的管束要比皇子们严格地多,哪能像六皇子赵弘昭似的,邀请京中那些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别说宫内的规矩不允许,那些有才学的女子的家门也不会允许。

    不过赵弘润显然不会泼她冷水,他故意用夸张的语气说道:“皇姐的野心很大嘛,怎么,准备将京中有才识的女子都邀请到玉琼阁去?……皇姐若是真的办成了,可别忘记叫上我哟,我也想见识见识我京中那些名门千金呢。”

    虽然明知此事不可能,可是听赵弘润这种夸张的语气,玉珑公主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撇撇嘴故意说道:“瞧你这色样!……好啦,到时候第一个就叫你。”

    “那咱可约好了。”

    “嘻嘻。”

    说说笑笑之间,赵弘润便将玉珑公主送回了玉琼阁。

    他并没有在玉琼阁呆多久,便准备去凝香宫,因为这些日子他宫里宫外跑得勤快,去凝香宫的时日明显少了许多,因此他母妃沈淑妃勒令他这几日必须到凝香宫去用饭,他弟弟弘宣亦受这无妄之灾。

    然而当赵弘润从玉琼阁出来的时候,他倍感意外地碰到一个人,那便是他父皇身边的大太监,童宪。

    远远地瞧见童宪带着两名小太监就站在赵弘润的必经之路上,赵弘润不觉有些意外,因为按理来说,童宪应该是寸步不离他父皇魏天子的。

    “童公公?”

    赵弘润主动向童宪行了行礼,毕竟对方是大魏天子身边的大太监,赵弘润也不想轻易得罪他。

    不过让赵弘润有些诧异的是,此时童宪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怎么了?”赵弘润好奇问道。

    “你们二人在这里候着。”只见童宪转头对身边的两名小太监吩咐了一句,抬手对赵弘润低声说道:“八殿下,请移步细说。”

    『什么事这么神神鬼鬼的?』

    赵弘润心中不解,于是吩咐宗卫们在原地等候,跟着童宪往最近的园子里走去。

    走了大概几十步,童宪这才停下脚步,他朝着四周望了望,见四下无人,这才低声问道:“殿下,老奴斗胆问殿下一句,殿下这几日可是玉琼阁的玉珑公主走得很近?”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说道:“童公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童宪显然是瞧出了赵弘润脸上的不快,连忙摆摆手解释道:“老奴没有别的意思,老奴只是奉劝殿下,莫要与玉珑公主走得太近。……这是老奴对殿下的忠告。”

    “什么意思?”赵弘润眉头皱着更紧了。

    见此,童宪叹了口气,低声对赵弘润说道:“殿下乃陛下日益器重的皇子,老奴断然不会害殿下的。……无论端阳节殿下私下偷偷带玉珑出宫一事,还是今日殿下带玉珑公主前往雅风阁参加雅风诗会一事,老奴都替殿下遮掩下来了,可纸终归保不住火,纵使是老奴,也无法一直替殿下遮掩着……”

    说罢,童宪朝着赵弘润躬身行了一礼,便原路返回了。

    瞧着这位宫内大太监离去的背影,赵弘润不由地皱了皱眉,他没想到他安排地明明那么妥善,可他私下带玉珑公主出宫的事还是被这位内侍监的司礼秉笔太监给得知了。

    『这可不太妙……』

    赵弘润微微吐了口气。

    平心而论,若单单只是他,他并不怕事发被他父皇得知,可这件事涉及到玉珑公主,这就难免会让他投鼠忌器,他可不希望玉珑公主因为他而受到处罚。

    次日,赵弘润又走了一趟玉琼阁,将此事告诉了玉珑公主。

    本来玉珑公主见到赵弘润是十分开心的,可是待听说此事后,她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本来她还在期待赵弘润能带她参加下个月的雅风诗会呢,这下她哪也不敢去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玉琼阁,再也不敢奢望什么。

    于是乎,待等七月初七的雅风诗会,赵弘润就只能独自一人赶赴雅风阁。

    『PS:补上“靇魻你好”书友的那一更。话说有人说题烂?好吧,其实这些题据说是某国外大学测试题,除了最后一个,你们说烂,我是无所谓的~』

    『再P:终于上三江推荐啦,希望有心的诸位读者能帮这本书投个票,点“三江”,然后在右侧领取三江票,再然后投票,很简单的三个步骤,不胜感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