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真的好美……』

    赵弘润悄悄地站在这位玉珑公主的身后,相隔一丈远从侧后方默默地望着她。

    玉胧,便是赵弘润眼前这位玉珑公主的封号,而她真正的闺名,就连赵弘润也不清楚。

    但不可否认,这位玉珑公主在赵弘润的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唔,很糟糕的特殊地位。

    庭院很静。

    美人很静。

    赵弘润的心,也逐渐静了下来。

    仿佛有一股恬静祥和的感觉,传遍他的全身,好不舒爽。

    足足站了好一会,赵弘润都不忍心打破这份宁静祥和的氛围,可若是要他此时转身悄悄离去吧,他有些不甘心。

    挣扎了良久,赵弘润轻轻咳嗽了一声。

    “咳。”

    “……”仿佛正神游天外的玉珑公主闻声转过头来,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庞上带着几许不解的困惑,静静地望着赵弘润。

    望着那张曾经屡次出现在梦里的精致脸庞,赵弘润没来由地一阵心虚,心跳难免也有些加快。

    “嗨。”同样居住于深宫的他,这还是第一次跟她打招呼。

    “……”玉珑公主的脸上,困惑之色愈加浓了。

    很难想象,在苏姑娘面前毫无拘束感、俨然一番大人气度的赵弘润,此刻竟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尴尬,脸庞也不受控制地传来一阵灼热。

    “我……我叫弘润……”他结结巴巴地自我介绍道。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那份拘束,玉珑公主微微一笑,红唇轻启,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便是宫中盛传的,最顽劣的皇子弘润……”

    “呃……”赵弘润不禁有些尴尬,望着玉珑公主那甜美的笑容,第一次有种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找我有什么事吗?”玉珑公主轻声问道。

    赵弘润有些窘迫地挠了挠额头,讪讪说道:“我就是正巧路过这里,看到皇姐坐在这边,于是就过来打声招呼。”

    “哦。”玉珑公主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见此,赵弘润忍不住朝她走近了几步,口中好奇问道:“皇姐为何一个人坐在这里?”

    听闻此言,玉珑公主并没有马上回答,她蜷缩起腿,双手轻轻抱着膝盖,将下巴枕在上边,幽幽地说道:“在哪……对我而言不是都一样吗?”

    赵弘润愣了愣,这才忽然想起,眼前这位皇姐的母妃萧淑嫒,早在十几年前便已过世了,自那以后,她便孤身一人居住在空荡荡的玉琼阁,几乎无人问津。

    是的,大魏宫廷内的公主们,地位远不如皇子们,尤其是像玉珑公主这样失去了母妃作为依靠的公主,在宫廷内简直就跟浮萍一样。

    “皇姐,似乎很寂寞的样子?”赵弘润靠着那块椭圆的石头稍稍坐了些位置。

    “……”玉珑公主惊讶地睁着眼睛望向赵弘润,似乎不能理解这位历来并无交集的皇弟为何表现得如此亲近。

    赵弘润注意到了玉珑公主惊异的表情,顿时有些后悔自己方才那忍不住想亲近她的念头,连忙开口询问道:“呃,皇姐不介意我也坐在这吧?”

    玉珑公主微微一笑,朝另外一侧稍稍挪了挪位置,随即歪着脑袋望着赵弘润,俨然是为他让出了些位置。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学着这位皇姐一样坐在石头上,可心却砰砰直跳。

    他不禁有些紧张,因为以往他只是在宫学里远远地瞧过她几回,却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欣赏她那份美丽。

    望着她眼中那毫无防备的亲近神色,赵弘润心中不禁有种深深的负罪感。

    是的,玉珑公主因为他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而信任他,任他亲近,可在他心中,他忍不住想接近她的念头并不纯。

    因为从真正意义上说,眼前这位皇姐才是赵弘润的初恋对象。

    很糟糕、相当糟糕的感情,但是,无法控制。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双手反撑在石头上,赵弘润仰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他初次注意到眼前这位皇姐时的情景。

    『万恶的青春期萌动啊……』

    赵弘润无声地苦笑了一声。

    大概是去年他十三岁的时候,无法控制的生理发育逐渐趋向于成熟的他,对于身边除了五大三粗的宗卫就是俊俏小太监的环境越来越无法忍受,就在那段糟糕的日子里,他糟糕地注意到了眼前这位皇姐,更糟糕的是,他还拥有着几乎不会磨灭的强大记忆力,以至于在宫学里她的一颦一笑、喜怒哀乐,哪怕赵弘润从未刻意地记,亦深深地印在了他脑海中。

    然后,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有一日,赵弘润在梦中梦到了这位皇姐,早晨起来才发现,遗地一塌糊涂。

    而这并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赵弘润通过他无以伦比的强大记忆力,还能将梦中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包括他自己幻想出来的,这位皇姐满脸潮红娇羞之色的诱人模样……

    自那时起,赵弘润便罢课不敢再去宫学了,因为每当见到她时,他总难免会想到梦里的事,然后生理上就有所反应。

    这简直……简直就是最痛苦的折磨!

    或许也就是从那时起,赵弘润渐渐地对这位皇姐产生了一种糟糕的情愫。

    不可否认,这位玉珑公主非常符合赵弘润心中的择偶标准,性子恬静温柔、一头乌黑的青丝,可惜,却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哎——”

    他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

    “……”旁边,玉珑公主困惑地望着这位举止怪异的弟弟。

    在她看来,这位弟弟似乎是来找她闲聊的,可谁知他坐在石头上好一会只顾着自己长吁短叹,仿佛心中的烦忧之事比她还要多。

    “八皇子似乎很烦恼的样子?”玉珑公主对赵弘润的称呼,再次体现宫廷内公主的地位远不如皇子。

    “皇姐就叫我弘润吧。……烦恼的事嘛,谁都会有啊。”

    玉珑公主犹豫了一下,这才尝试着称呼赵弘润的名字:“弘润……也有烦心事么?像你这般才华横溢的皇子……”

    “才华横溢?”赵弘润苦笑说道:“我可历来都是最顽劣的皇子啊。”

    “最顽劣的皇子……能举重若轻地反制东宫太子的责难?”玉珑公主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调皮神色说道:“太子这回在你身上可是栽大了。……你也真够狠的,直接拆了东宫的班底。”

    “谁叫他拿一本先人的遗作谎称是自己编的书?”赵弘润毫不脸红地撒谎。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是你生生背下了那本书,然后将其默写下来,以此坑害了东宫太子呢?”玉珑公主眨眨眼说道。

    “我哪有这种本事。”赵弘润矢口否认。

    见赵弘润不肯承认,玉珑公主也不在意,只是望着他幽幽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几许羡慕与黯然之色。

    “皇姐怎么了?”赵弘润清楚地捕捉到了玉珑公主那一瞬间的失落。

    玉珑公主摇了摇头。

    看得出来,尽管有着一层姐弟关系在,但她也并不是毫无保留地信任赵弘润。

    这种感觉,就像是赵弘润曾经对待除弟弟弘宣外其余那些位皇子一样。

    这种若即若离的疏远,不由地让赵弘润感觉有些难受。

    想了想,赵弘润诚恳地说道:“皇姐若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跟我说说,说不定说出来会好受些。”

    玉珑公主颇感意外地望了眼赵弘润,微笑道:“倒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烦心事,只是……只是觉得有些闷而已……”

    “闷?就是寂寞吧?”

    玉珑公主并没有理会赵弘润的插嘴,望着黑漆漆的水池幽幽说道:“你的事迹已传遍整个宫廷……有时我会羡慕你,羡慕你在宫内的肆意,无论是父皇处理政务的垂拱殿,还是后宫,没有你不敢闯、不敢去的……父皇对你格外地包容……”

    “包容?没有吧?”赵弘润绝不承认这一点。

    “没有吗?”玉珑公主转头望向赵弘润,苦笑道:“你并非女儿,也没有长年住在阁中、除非特例不许出阁,似这般,你又如何能感觉到父皇对你的包容呢?……你是皇子,并且,即便在皇子中,你也是较为特别的……”

    “……”

    “你才十四岁,已然能够自由出入皇宫,去瞧一瞧宫外的景致……宫外的人,他们是怎样的呢?……待等你十五岁,正式出了阁,封王设府……”说到这里,玉珑公主已是满脸羡慕之色。

    “皇姐不也就差一年出阁么?”赵弘润记得眼前这位玉珑公主只比他大一岁。

    “……”玉珑公主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一双美眸毫无波动,淡淡说道:“你真的明白,公主出阁,意味着什么么?”

    赵弘润张了张嘴,旋即又识相地闭上了。

    是的,皇子出阁意味着从此可以享受到自由,而公主出阁则意味着,她们将沦为政治的牺牲,不是嫁往他国,就是下嫁朝中重臣的子嗣,纯粹的联姻牺牲。

    “我……还在能在这里呆一年,也仅仅只有一年……”幽幽地说了句,玉珑公主缓缓下了椭圆石头,似乎就要回她居住的玉琼阁。

    而就在这时,仍旧坐在石头上的赵弘润伸手一把抓住了这位皇姐的玉腕。

    “想出宫么?……今日可是端阳,城内的热闹,远非平日可比。”

    “……”玉珑公主红唇微张,睁大着一双美眸,不可思议地望着赵弘润。

    “只要你想,我带你溜出宫去!”

    望着那张惊愕的精致脸庞,赵弘润低声承诺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