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后的大半个月,赵弘润每日都会到一方水榭的翠筱轩去,一边喝酒一边听苏姑娘逐渐提高的琴曲,同时在心中默默计较前几日那三仗父子战争的得失。

    可能是出于安慰自己儿子的考虑,大魏天子非但恢复了赵弘润寝阁文昭阁的皇子月俸,对于他出入一方水榭这等烟花柳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许受到了挫折的男人最好的调剂就是女人的安慰吧,大概天子是这么考虑的。

    然而天子的默许,并没有使赵弘润与苏姑娘的关系更进一步,相反的,他们在有过那次的肌肤之亲后,反而变得有些拘束起来,有时候无意间视线的接触竟会使两人都变得尴尬。

    或许他俩谁都没有准备好从知己迈向更高层次的关系吧,毕竟从年龄上看他俩相差六岁,这是目前最尴尬也是最不容忽视的问题。

    撇除这点不谈,他俩倒是相处地不错,都逐渐地向对方敞开心扉,说说笑笑,情谊日渐升温。

    当然也有不太妙的事,比如,洪德十六年四月二十八日的这一天,赵弘润刚准备离宫去私会苏姑娘,就被他六皇兄赵弘昭给堵上了。

    当时一瞧这位六皇兄似笑非笑的表情,赵弘润心中便暗叫不妙。

    果不其然,这位六皇兄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他无言以对。

    “弘润,愚兄的寝阁最近似乎丢了几幅画……不知你对此有何看法?”

    “竟有此事?”赵弘润装得一脸很无辜的样子。

    岂料这位六皇兄吩咐身后的宗卫费崴拿出了几卷画,摊开一瞧,竟恰恰就是赵弘润前一阵子偷偷运到宫外卖掉的那几幅。

    “弘润,这几幅,你眼熟么?”六皇子似笑非笑地问道。

    看了眼宗卫费崴手中的那几幅画,再看了眼似笑非笑的六皇兄赵弘昭,赵弘润哪里还会不明白,当即求饶似的朝着这位皇兄拱了拱手,请这位皇兄高抬贵手。

    麒麟儿赵弘昭并没有在意这位八皇弟的劣迹,因为他知道当初这位八皇弟被他们父皇扣除了月俸,日子过得很艰难,动一动歪脑筋也无可厚非。

    另外,他此次过来兴师问罪,也不是出于要赵弘润赔偿他损失的想法。

    “下月,五月初五,愚兄准备雅风阁宴请我陈都大梁的一些年轻俊杰,品诗论词,八皇弟会赏脸吧?”

    说话时,赵弘昭故意举着一幅画在赵弘润面前晃了又晃,晃地后者连翻白眼。

    “皇兄这是有备而来啊……”赵弘润苦笑不已。

    说实话,他对这位六皇兄的所谓『雅风诗会』没有丝毫兴趣,更别说还是在五月初五的端阳日。

    要知道在五月初五的端阳日这一天,陈都大梁可是极为热闹的,登高、赛龙舟、挂灯,说白了,那就是与民同乐的一日,是玩的一天,赵弘润本来还打算带上苏姑娘,好好玩上一日呢。

    “五月初五……走不开啊。”赵弘润讪讪地说道。

    “这样啊。”赵弘昭闻言摇了摇头,故意用赵弘润听得到的声音低声说道:“买回来这些画,可花了愚兄两千多两银子呢……”

    “得得得,我去,行么?”赵弘润举双手投降了,目前的他,可背负不起两千多两的债务。

    赵弘昭听了这话心满意足,随手将画交给身边的宗卫,笑着说道:“好好好,那愚兄就静候八弟到时候赏脸了。”

    赵弘润无言地翻了翻白眼:“不过皇兄,按照历年的安排,五月初五那一日父皇应该会在文德殿召集咱们吧?”

    的确,按照历年的安排,五月初五的端阳日,大魏天子会在文德殿设家宴,宴请宫内众嫔妃、众皇子一同聚宴,待吃完这顿宴席后,天子会领着众嫔妃、众皇子登上高台,欣赏那遍布陈都大梁的彩灯。

    不得不说,端午是皇子们一年到头少有的能聚集到一块的节日之一。

    以往的端午,赵弘润纯粹就是在天子面前露个脸,然后悄悄离宴各玩各的,哪怕不能离宫。至于今年嘛,因为手中已经有了一块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他原本打算着在天子与众兄弟面前露个面,然后就溜出宫去。不过若是这位六皇兄横插一手,他的计划显然就泡汤了。

    “这一点你放心,愚兄的诗会安排在赏灯之后,父皇已允许愚兄邀请几位京中的俊杰一同赴宴,他们会坐在愚兄的陪席,待赏灯之后,我等便到愚兄的雅风阁,观灯品诗,啧啧……”

    说到最后,这位六皇兄一脸陶醉之色。

    『得,那就是说我没办法溜出宫了。』

    赵弘润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对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赵弘昭收起了脸上的陶醉之色,皱眉问道:“弘润,最近你可是得罪东宫了?”

    “太子?”赵弘润愣了愣,不解问道:“怎么说?”

    只见赵弘昭望了望左右,压低声音说道:“具体愚兄也不知,只晓得,东宫在父皇面前参了你一本,说你每日不学无术,只晓得出宫游玩,此举不合皇子礼教……”

    “有这回事?”

    赵弘润有些诧异,毕竟他这些日子往返于文昭阁与一方水榭,除了拜见自己母妃沈淑妃就是跑出宫与苏姑娘私会,并不怎么关注宫内的事。再者,大魏天子也并没有因为此事来指责他什么,因此,赵弘润还真不晓得那位东宫太子在背后戳他肺管子。

    至于东宫太子对他的怨念,这一点赵弘润倒是并不奇怪,毕竟太子弘礼在吏部拉拢了一帮郎官,可没想到科试一事,那些郎官们有半数都被御史监被踢走了,这就意味着太子弘礼以往在吏部所花的精力全都白费了,也难怪他会心中气愤。

    不过对此赵弘润并不担心,毕竟上一回科试之事,他父皇暗中摆了他一道,利用他与罗文忠的怨隙整顿了整个吏部,因此,这段期间他父皇对他的态度格外的包容,不但恢复了他的皇子月俸,还默许了他出入一方水榭的事。

    因此,赵弘润倒并不担心东宫太子在这方面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在他看来,太子对他的气愤不过只是一时的,毕竟他赵弘润并不是那位东宫太子争夺皇位的生死之地,应该不至于会闹得很僵才对。

    “总之你最近小心点罢,莫要被抓到把柄。”

    “唔。”

    闲聊了几句后,赵弘昭便起身告辞了。

    转眼到了五月初五,这一日赵弘润早早地便起来了。

    在寝阁沐浴更衣之后,赵弘润先带着宗卫们前往凝香宫拜见自己的母妃沈淑妃。

    按理来说,他应当先往文德殿或垂拱殿向他的父皇请安,随后再去其母妃处,不过赵弘润并不在意,反正在他看来,他父皇处有的是皇子向他请安,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可是他母妃沈淑妃那边,恐怕就只有他与弘宣兄弟二人会前往拜见。

    可惜他这种重母轻父的做法遭到了沈淑妃的斥责,母子二人没说几句话,赵弘润就被沈淑妃赶出了凝香宫,勒令他即可前往大魏天子处,向其父皇请安。

    赵弘润拗不过这位外柔内刚的母妃,只好带着宗卫们再次前往垂拱殿。

    此时的宫内,早已是张灯结彩,满是节日气氛,宫内那些水灵灵的宫女们,似乎也换上了崭新的宫服。

    只可惜,那些水灵灵的宫女们还是不敢出现在赵弘润这位未出阁的皇子面前,只敢远远地瞧了几眼,便成群结队地逃离了。

    走着走着,赵弘润忽然瞧见前边的宫廊中站着一人,此人身穿华服,双手负背,正笑吟吟地看着他走近。

    『雍王……他在这里做什么?』

    长幼有序,即便赵弘润跟对方并无什么交情,也不得不主动上前拜见。

    “弘润,见过雍王。”

    可没想到对方却一把拉住了正欲行躬身大拜之礼的赵弘润,眨眨眼笑呵呵地说道:“不是二皇兄却是雍王么?”

    不错,此人正是赵弘润的二皇兄,雍王弘誉。

    『……』

    赵弘润诧异地望了一眼这位二皇兄。说实话,他与这位二皇兄素无交集,一年到头也说不上几句话,可是看这位二皇兄的态度,他对赵弘润却是格外的热情,热情到赵弘润隐隐有些受宠若惊。

    “你我本是手足,身上流着相同的血脉,何必以一句『雍王』疏远了你我的兄弟之情呢?”雍王弘誉笑着说道。

    “……”赵弘润诧异地望了一眼这位二皇兄,着实有些摸不透对方的想法。

    要知道雍王弘誉这位二皇兄与六皇子弘昭可不同,那可是嫡争中的强势皇子,若无必要的话,赵弘润并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瓜葛,免得陷入嫡争的漩涡中,麻烦不断。

    可问题是这位二皇兄客气地待他,他也不好就此离开,于是只好与他一同前往垂拱殿。

    “二皇兄何时入的宫?”

    “为兄方才入宫……”

    “为何不去向父皇以及施贵妃请安呢?”

    赵弘润知道,与皇后王氏素来关系不合的贵妃施氏,便是这位二皇兄的生母。

    “为兄在等你。”雍王弘誉笑着说道。

    “等我?”赵弘润不解地望着雍王弘誉:“不知二皇兄找我所为何事?”

    就在这时,只见雍王弘誉眼中闪过几丝狡黠之色,低声说道:“此事待会再说。”

    赵弘润正要再问,忽听身后的宗卫沈彧低咳了一声。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正巧望见在前面的走廊交汇处,被一大帮人簇拥着的东宫太子弘礼正冷冷地看着他们。

    准确地说,是冷冷地看着赵弘润身旁的雍王弘誉。

    『拜托,要不要这么巧啊?』

    赵弘润着实有些无语了,一股强烈的不好预感袭上心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