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哎——”

    在一方水榭三楼的雅闺『翠筱轩』内,那位苏姑娘坐在床边,胳膊放在窗上,半趴着望向窗户外那条清澈的都江渠。

    良久,长长叹了口气。

    不可否认,那个龟奴果然没有夸张,这位独卧窗沿的苏姑娘单单是看侧面就足以称得上是人间尤物。

    青丝垂地、肌肤胜雪,如玉脂般的颜容上,两道眉黛微皱,明眸善睐、双瞳剪水,端的是眉目如画、明艳动人。

    “吱呀——”

    门开了,伺候的小丫环兴匆匆地走入进屋,撩起薄纱般的帘幕,走入内室,将手中那些厅内宾客的答题纸摆在桌案上,旋即转过头望向那位出神望着窗外的苏姑娘。

    “小姐?”

    苏姑娘转过头来,那份美貌与微显慵懒的举止,就连那名小丫环都不觉得感觉心动。

    “小姐,果然您才是一方水榭里最美的。”

    小丫环由衷地称赞道。

    苏姑娘淡淡一笑,用仿佛死水般不起波澜的语气喃喃说道:“美……绿儿,你知道么,『美』乃『羊』、『大』,原本指的是肥美的羊羔……古人将羊羔蓄养在羊圈里,待得尊贵的客人前来拜访,主人就会将羊圈里最肥的那只羊杀掉,烹作佳肴……而我,与那些待宰的羊羔也没多大区别罢了。”

    “小姐,您呀就是这一点不好……”小丫环绿儿老气横秋地指责道:“您一天到晚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怎么有机会结识这京里有钱有势的权贵呢?您瞧二楼的『幽竹轩』,那个王姑娘还没有小姐您一半漂亮呢,可人家还是攀上了一位有钱的富客,据我打探啊,那个富客至今为止已经在那王姑娘身上花了数千两银子了,这还不算,好像还打算为那王姑娘赎身,接到府里做妾。”

    “在富贵人家做妾,日子未必就会好过。”苏姑娘淡淡地笑着:“从属于这一方水榭,变成属于另外一个人,这有什么改变么?”

    “好歹有个奔头啊,小姐总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吧?若是能攀上哪位京中权贵,小姐可就能翻身了呀。”

    苏姑娘望了一眼小丫环绿儿,摇摇头幽幽地说道:“哪怕是迎为妾室,也不过是玩物罢了,好歹在这边还有拒绝的余地……”

    小绿儿不开心地撅了撅嘴,将摆在桌上的那一叠纸拿过来塞在苏姑娘手里,郑重其事地叮嘱道:“反正无论如何我觉得比在这里强。……小姐,趁着您还是个清倌儿,还是赶紧找个合适的归宿吧,一旦有朝一日被迫失去了贞洁,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另外,据我打听,楼里的管事对小姐这半年来不见一人已有些不满,二楼、三楼有些坏女人私底下也在说小姐的坏话。”

    “合适的归宿?”苏姑娘自嘲道:“人活一世,想找一个知晓心意的人,谈何容易?更何况是在这……正直纯良的人,会来这种地方么?”

    “不管,反正小姐您还是看看吧,保不定今日会遇上知你心意的人呢?”说着,小绿儿在那叠纸中抽出一张,眼睛一亮,说道:“小姐,我觉得这个人就写得不错。『鹤者,天地之灵物,卓越群伦。引颈高鸣、振翅作舞……』”

    “能解释鹤为什么单脚站立么?”苏姑娘淡淡问道。≮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呃……他好像没作解释诶。”小绿儿仔仔细细看了几遍,这才发现这是一篇赞颂鹤的文章,至于鹤为什么单脚站立,想来那位公子哥也难以回答。

    “那就不选他,你放一旁吧。”

    “……”小绿儿迟疑地望着苏姑娘,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姐,你不会是故意出一个谁也答不上来的问题吧?”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小姐你这半年来都没有见任何一人啊。”

    “那只是因为那些人的回答不符合我的心意而已。”苏姑娘淡淡地说道。

    小绿儿一脸不信的表情,问道:“那这次的问题,符合小姐心意的答案是什么?如果是你小姐您,您会怎么回答?”

    苏姑娘闻言沉默了片刻,抬首望着窗外的景致喃喃说道:“我会说……鹤之所以单脚立着,是不想另外一只脚也陷在淤泥里。”

    “小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绿儿懵懂不解地问道。

    “不明白才好,等有朝一日你若是能明白这句话了……那反而不好。”

    小绿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逐一看遍楼下厅内众宾客的答题,遗憾的是,看了十几张也没有一个人说中这位苏姑娘的心中所想。

    而对此,这位苏姑娘也不意外,只是出神地望着窗外。

    忽然,小绿儿也不知看到了什么,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苏姑娘心中一愣,疑惑地望向小绿儿,却见后者掩着嘴乐不可支地说道:“小姐,小姐,这个人说得好有趣。他说……『鹤之所以一只脚站着、一只脚蜷着,是因为若是两只脚都蜷着,那就跪下了。』”

    “噗——”

    即便这位满腹忧愁的苏姑娘,听到这句话也不由地心中一乐。

    小绿儿也注意到了苏姑娘的表情,试探着问道:“小姐,见见这个人可好?”

    “这……”苏姑娘罕见地有些犹豫。

    要说同意吧,此人并没有说中她的心思,不能算是“知她心意之人”,可若是不同意吧,她觉得此人的回答的确十分有趣。

    “见见吧,见见吧,说不定是一位既有钱、相貌又好的富家公子呢!”小绿儿见自家小姐面露犹豫之色,在旁趁热打铁地怂恿。

    『看在此人能让我会心一笑……』

    已不知多少日子没有笑过的苏姑娘心下打定了主意。

    “那……就见见吧。……那位公子叫什么?”

    “姜润!”

    丢下一个人名,小绿儿欢喜地跑了出去,噔噔跑到二楼的阁台,高呼道:“哪位是姜润姜公子?翠筱轩的苏姑娘有请。”

    “哗——”

    顿时厅中满堂哗然,厅内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谁不晓得,那位翠筱轩的苏姑娘自从半年前在这一方水榭挂了牌后,就从未单独见过任何人,没想到今日竟然破了例。

    “谁不晓得是哪个走运的家伙!”

    一位衣着鲜艳的富家公子恨恨地说道,眼中满是嫉妒之色。

    『姜润?……那不是咱殿下么?』

    起初沈彧、穆青、吕牧三人还在愤恨那个苏姑娘有眼无珠,竟然不选择他们殿下,转念一想他们这才忽然惊觉,姜润不就是他们殿下刚起的化名嘛!

    而就在他们惊讶之际,赵弘润徐徐站了起来,一挥衣袖双手负背,贵气十足地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不才正是在下!”

    “……”

    看着赵弘润这个乍看仅十四五岁的小子竟然能得到如此殊荣,厅内众人惊愕不已。

    而那个丫环小绿儿更是彻底傻眼,目瞪口呆地看着赵弘润。

    要知道她原本希望她伺候的苏小姐能攀上一位有钱有势的京中权贵,因此才一个劲地从旁劝说,可没想到那个答题有趣的公子,非但穿着打扮寒酸,年纪竟比她还要小。

    小绿儿真恨不得痛骂一方一顿: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不好好呆在家,到这一方水榭来瞎参合什么?

    “你……你就是姜润?”小绿儿又确认了一遍,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正是。”

    听到赵弘润再次确认自己的身份,小绿儿无奈地叹了口气,敷衍般地说道:“跟我来吧,小姐想见你。”

    可能是见赵弘润不像是什么富家子弟,小绿儿也懒得热情对待了。

    然而等到她将赵弘润领到三楼的翠筱轩,她这才发现,除了赵弘润外,还有三个人也跟了上来。

    “你……你们上来做什么?”

    沈彧皱了皱眉,说道:“我三人负责保护公子,公子到哪,我三人自然也到哪。”

    『公子?哪有打扮得如此寒酸的公子?如此看来,就算是哪家的公子,也不会是什么有钱的主。』

    小绿儿歪着脑袋打量了赵弘润半天,不客气地说道:“不行,苏姑娘只是见他。”

    见此,赵弘润转头看了一眼沈彧:“沈彧,不如你们到大厅等我。”

    “不可。”沈彧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无论如何,必定得有一人跟着公子。”

    开玩笑,他们宗卫的存在意义是什么?不就是保护自家殿下嘛,哪有丢下殿下的道理。

    “不如这样,穆青,你跟着公子进去,我与吕牧在门外守着。”

    三位宗卫自行商议定了。

    毕竟是事关大魏皇子的安危,这种原则问题,宗卫们是不会妥协的,必定得有一人时刻跟着赵弘润,保证后者在视线范围之内,而其余人也不会离开太远,因为这是他们的立身根本。

    “那就这样。”穆青点点头,也不理睬小绿儿跳脚直说不行,伸手将翠筱轩的门给推开了:“公子请。”

    “你们……你们……”小绿儿气急坏败地想要拦住他们,可就在这时候,屋内传来了苏姑娘柔柔的话语声:“绿儿,莫要阻拦。既然是姜公子的家中护卫,进来也无妨,都请进来吧。”

    “……是。”绿儿不开心地撅了撅嘴,哼声道:“既然小姐发话了,你们进去吧。”

    沈彧、穆青、吕牧三人也不说话说,跟着赵弘润走入了屋内,分别在正面对的窗户口、门后、以及斜对角的墙角,在这三个地方盘膝抱胸坐了下来,有隐隐将这个房间给围住的架势。

    而赵弘润,则吃惊地望着屋内四周墙壁上所悬挂的画。

    鹤,全是鹤!

    『PS:上周的推荐票,哎,加更一章吧。另外,本书已A签,由首发。希望这本书的读者们能抽出一分钟时间到起点为这本书投推荐票,不胜感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