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淑嫒之后又是刘淑仪?怎么回事?』

    『难道刘淑仪也曾到凝香宫去欺辱沈淑妃?』

    『不应该啊,两日前八皇子砸了幽芷宫,宫内众后妃应该清楚这位殿下绝非可欺之辈,不至于还会去凝香宫故意生事的。』

    三位中书大臣面面相觑,感觉这件事有点蹊跷。

    想想也是,后宫的那些嫔妃们,既然能坐上她们的位置,就绝不可能是傻子,摆着幽芷宫的陈淑嫒这前车之鉴在,她们岂会贸然地再去凝香宫故意气沈淑妃,难道她们就不担心自己的寝宫也像幽芷宫那样被赵弘润砸了?

    如此仔细分析,三位中书大臣就愈发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

    “刘淑仪的芳馨宫……莫不是也被那逆子给砸了?”

    沉默了片刻,天子倍感头疼地问道。

    岂料那名小太监却摇了摇头,说道:“八殿下未曾砸毁刘淑仪的芳馨宫,也未曾损坏宫内一件物品,八殿下只是斥责刘淑仪跟陈淑嫒合伙欺负沈淑妃……”

    “唔?”听说这次赵弘润并没有砸毁什么,天子暗暗松了口气之余,心中着实有些纳闷。

    “刘淑仪……跟陈淑嫒有什么交情么?”天子小声询问童宪。

    童宪听了心中好笑,心说这刘淑仪以往为了跟陈淑嫒争宠,两人水火不容,斗地跟热窑似的,能有什么交情?

    “刘淑仪与陈淑嫒并不交情,并且,据老奴所知,两位娘娘关系并不融洽。”

    天子闻言皱了皱眉:“那就是那逆子无端生事咯?”

    “这个……老奴不敢妄言。”

    “传朕口谕,叫那逆子……速速滚蛋!”

    “是。”

    一会儿过后,垂拱殿得到消息,八皇子赵弘润离开了芳馨宫,虽然并未损坏芳馨宫任何物件,却用言语将刘淑仪气了个半死,以至于这会儿那位淑仪娘娘正在自己寝宫大发脾气。

    本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可没想到的是,仅仅半个时辰后,又有消息传到垂拱殿,说是八皇子赵弘润在『观雪宫』与孙淑容争吵起来了,说辞依旧,还是责怪那位孙淑容与陈淑嫒合伙欺负沈淑妃。

    而同样的,这次赵弘润也没有砸毁什么,只是用言语刺激孙淑容,气地孙淑容想发作又不敢发作,憋地辛苦。

    『那逆子究竟想做什么?吃饱了撑着,所以准备将宫内的后妃全部得罪一遍?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对他的母妃沈淑妃又有什么好处?』

    大魏天子也逐渐感觉这件事恐怕并非他所想的那么简单,以至于也没有及时派人去警告赵弘润,他想看看,这个逆子究竟想做什么。

    只不过半日工夫,赵弘润前前后后跑了八位嫔妃的寝宫,将八位嫔妃全部数落了一遍。

    尽管那些位嫔妃碍于陈淑嫒的下场没敢跟赵弘润对吵,但是她们心中又岂会甘心咽下这口气?于是她们不约而同地做出一个决定:待陛下过来的时候,定要将这件事告诉陛下,添油加醋地控诉八皇子赵弘润的无礼与恶劣。≮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可怜大魏天子赵元偲并不知此事。

    他今日并没有选择沈淑妃的凝香宫,毕竟沈淑妃身体状况一直不好,陪他聊聊天还可以,可若是伺候房事,那就心有不逮了。因此,哪怕是天子这些日子跑凝香宫比较勤快,但当真正有生理需求的时候,他还是会选择其余的妃子。

    比如说以往非常受宠的陈淑嫒。

    当然了,近期天子是不会选择幽芷宫的陈淑嫒的,毕竟陈淑嫒使赵弘润这位愈来愈受到天子器重的皇子破了相,天子多少是有点芥蒂的。

    “摆驾芳馨宫。”

    天子最终做出了决定。

    一来芳馨宫的刘淑仪也是一位美貌的妃子,二来,天子想去询问一下刘淑仪,问问今日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没想到刚刚踏入芳馨宫,前来接驾的刘淑仪就跪在地上开始哭诉,一边哭一边控诉八皇子赵弘润的无礼,搅地大魏天子不胜其烦,哪里还有心情下榻此宫。

    “爱妃放心,此事朕会处理的。”

    丢下一句话,大魏天子不顾刘淑仪脸上的错愕,竟然转头就离开了。

    也难怪,毕竟这位天子辛苦操劳了一天的政务,精疲力尽,只想在芳馨宫放松愉悦,可没心情听刘淑仪跟他碎碎念叨赵弘润的斑斑劣迹。

    说句不客气的话,八皇子赵弘润的斑斑劣迹难道大魏天子心中不清楚么?用得着这位刘淑仪来多嘴?

    “陛下改变主意,不准备留宿芳馨宫了?”

    “不了,刘淑仪一直哭诉那逆子的劣迹,朕岂还能有心情?去别的宫。”

    “陛下准备去何处?”

    “朕……”说了半截,大魏天子忽然一愣,他这才想起来,今日午后赵弘润似乎将剩下的八位嫔妃以莫须有的责怪,全部得罪了一遍。

    换句话说,就算去了别的嫔妃的寝宫,可能处境跟在这芳香宫听刘淑仪哭诉赵弘润的劣迹,并无多少区别。

    『难道说……』

    天子心中咯噔一下,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忽然,他脸上浮现几丝诡异的表情,咬牙切齿地低骂道:“原来如此!……那逆子,真的是好狠吶!”

    “陛下?”

    “去乌贵嫔的『梅宫』。”

    “是。”

    翌日,赵弘润并没有为了蹭一顿午饭而到宫学上课,他罕见地拜访了他六皇兄赵弘昭的寝阁,『雅风阁』。

    本来赵弘昭是准备到宫学里跟众学士谈论文学的,可听说他那位八弟有意前来拜访,他罕见地向宫学请了假,在寝阁内等候。

    不一会,赵弘润果然按时赴约。

    赵弘昭将自己这位八弟请入前殿,并且命人奉上早已准备好的丰盛佳肴。

    “皇兄晓得我要来蹭饭么?”

    赵弘润笑着问道。

    赵弘昭笑而不语,其实他很清楚,自己这位八弟由于被他们父皇断了皇子月俸,这些日子的生活过的相当窘迫,时而到沈淑妃的凝香宫蹭饭,时而到赵弘宣的寝阁蹭饭,昨日更是无奈之下,为了蹭饭罕见地跑到宫学听课。

    当皇子当到这份上,也算是空前绝后了。

    “弘润可不止为了蹭饭而来吧?”赵弘昭意有所指地笑道。

    他昨晚上就听说了,赵弘润在与他们分别之后,不知为何前后跑到那位嫔妃的寝宫,以莫须有的说辞将那些嫔妃地怪罪了一通。加上先前的陈淑嫒,赵弘润可以说将九嫔彻底都给得罪了。

    赵弘昭可不认为赵弘润是闲着没事,故意生事。

    总结前因后果,这位八皇子的目的也就不难猜测了。

    “八弟,你打算用这种方式逼迫父皇么?”

    赵弘昭好奇地问道。

    此时赵弘润正两眼放光地打量着前殿四周的墙壁,因为雅风阁前殿的墙上挂满了六皇子赵弘昭平日的得意作品,挂地满满当当,这在赵弘润眼里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果然是瞒不过六皇兄啊!”

    赵弘润望了一眼这位六皇兄,笑着说道:“不错,父皇言而无信,非但没有按照约定允许我出阁,还扣除了我的月俸,这口气,实在难忍啊。”

    对于当今天子与赵弘润的斗法之事,宫内私底下传得沸沸汤汤,赵弘昭感觉有些好笑。

    自古以来从未有哪位皇子,为了出阁与当朝天子斗得这般如火如荼,简直是匪夷所思。

    “亏得父皇是一位明君,否则,按你这般行事,恐怕早已被关入宗府面壁思过了。”赵弘昭感慨地摇了摇头。

    听了这句话,赵弘润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心说正因为天子贤明自己才要争取啊,否则还斗什么?回家装鸵鸟熬到十五岁不就完了。

    想了想,赵弘润低声说道:“我今日前来,有件事想麻烦六皇兄。”

    没想到他刚说完,就见赵弘昭挥了挥手,若无其事地说道:“无妨,待会愚兄就到梅宫拜见母妃,恳请母妃在父皇面前说一番你的坏话便是。”

    “咦?”饶是赵弘润,被人一眼看穿心思也难免有些惊愕。

    转念一想,他不由地自嘲起来。

    对面这位那是何人?那可是被誉为『麒麟儿』的赵弘昭啊,天下俊杰之翘楚!

    “六皇兄……可真是……”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是么?”赵弘昭笑着接口道。

    在接触之后,他发现赵弘润、赵弘宣两兄弟都是比较好相处的,因此,倒也不再拘束什么。

    “呵呵。”赵弘润笑了笑。

    “不过,如此一来,你可欠愚兄一个人情啊。……你打算如何偿还?”

    “这个……六皇兄的意思呢?”

    似乎赵弘昭早已想好,闻言兴致勃勃地说道:“下回愚兄开诗会的时候,八弟也一同参加,可好?”

    “诗会啊……”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六皇兄赵弘昭的诗会,他听说过,就是这位六皇兄邀请一些大学士、或者朝中大臣们府上有学问的子侄们,将他们邀请到这『雅风阁』,一同饮酒、饮茶,吟诗作词,虽然在世俗看来这是非常风雅的事,可说实话赵弘润并不感兴趣。

    “八弟若是不愿意,那这件事就作罢吧。”赵弘昭笑呵呵地说道:“反正有愚兄代为解释,八弟是断然不可能使愚兄的母妃动怒的。”

    “……这算是威胁?”赵弘润有点郁闷。

    “哪里,愚兄只是万分期待下一次的诗会中,能有八弟的加入。”赵弘昭由衷地期待道。

    赵弘润颇有些无奈:“被人抓住痛脚的感觉……说实话挺讨厌的。”

    “那……成交?”

    “唔,成交!”

    当夜,当大魏天子赵元偲再次下榻乌贵嫔的『梅宫』时,乌贵嫔一改前日的温柔,竟像那九位嫔妃那样,开始数落赵弘润的不是,让大魏天子又惊又疑。

    『那逆子莫非要将他兄弟姐妹们的母妃,彻底得罪干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