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养尸为祸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我把楚菡抱上病床之后,一群医护人员破门而入,费了很多口舌才向他们解释清楚。

    接下来整个医院似乎也陷入了平静,我在楚菡病床前坐下来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

    我整个脑袋发沉的已经到了快要爆炸的地步,总感觉从今晚开始一切都变得异常的凌乱。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楼下重症监护室内,两张挨着病床上两个人慢慢坐起身子,对视一眼之后,轻手轻脚的走向了窗户那里。

    楼外的路灯、微弱的灯光洒在他们脸上,赫然是今晚在殡仪馆那里出现的一黑一白两位老头。

    此时,完全看不出他们一点受伤的痕迹,一阵风过,窗口处的高大树木一闪,两人就消失在黑夜里。

    不多时,两人到达县城外的一处荒地,没过多久两束灯光由远及近,并且伴随着发动机的声响。

    一辆出租车正卖力的驶过来,到达荒地边缘停了下来,一个黑瘦,佝偻的老头没有一丝表情和言语的走下来,行动僵硬就像是机器一般朝远处走去,而司机也没拦着他,相反憨厚的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他看了眼副驾驶座位上的一沓百元大钞哼着小曲转弯离去。

    黑白老人,看着远处独自走来的佝偻老头,心里有些明显的不悦。

    “失败了!”

    白衣老人哼了一声:“没想到还有人能打败我们费劲儿数十年炼制的干尸。”

    “怕是那个楚家后人吧?”

    黑衣老人叹口气,又顾自的说道:“应该不会,楚家丫头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白衣老人听到黑衣老人说起楚家,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我们这是要和楚家杠上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管如何,不能让楚家那丫头活着离开这里!”

    黑衣老人飞身一跃,顺手拿出一个铜制的摇铃,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白衣老人则是拿出了一沓冥钱开始撒,并且划破中指画出了一张神符,祭了起来。

    佝偻的老头听到这种声音,快速朝黑白两位老人跑来,嘴里不时的发出呜呜声。

    白衣老人伸手把带血的神符贴在了佝偻老头的额头“去吧,用鲜血清澈你的灵识!”

    佝偻老头朝远处明灯的住宅区跑去,慢慢的消失在夜色里。

    “你还让他吸食鲜血?这可是干尸,现在我们驾驽它已经有些吃力了,难道就不怕它不受我们控制?”黑衣老人看着远去的佝偻老头面露难色,有些担心。

    “你我都明白,它虽吸收很多尸体灵气,我们用特效把他炼制成干尸,但不用鲜血洗礼,它的实力永远强大不了,我们可不是真正的赶尸人,只能用这种方法了。”白衣老人双手背负身后“放心,不会让它成长到反噬主人的一天。”

    “今天那个能操控的尸体的年轻人,会不会就是赶尸人?”黑衣老人索性转移了话题“不知道干尸受伤会不会是他的缘故。”

    “应该不会,如果他有这般实力,冯青怕是早就死了。”

    白衣老人摇摇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我在担心有人在对付我们!”

    黑衣老人点点头,其实他们两人都猜测到了,都不敢往深处去想。

    不过现在既然说了出来,他们也不得不设防。

    “殡仪馆里出现的那些厉鬼魂魄,和那具无头黑尸实力都不弱,怕是来头不小。”白衣老人最先打破沉默“或许是它们联手打败了我们的干尸,再或者就是有高人出手。”

    “从我们进入殡仪馆区域,我就感觉出那里被人布置了气场,形成对流。”黑衣老人比较赞同白衣老人的话“这说明一定有高手在这里作法。”

    “我总感觉那具无头黑尸很熟悉!”

    白衣老人说道,但他又想不到到底在哪里见过,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杀人太多记不起来。

    “显然这是被人炼化的高级尸,并且是针对我们,得加倍小心了,处理好楚家那丫头,我们就尽快离开这里。”黑衣老人款款说道。

    “还有那个年轻的赶尸人,杀了他,留着他就是一个祸患。”白衣老人狠下心,他知道如不尽快,一旦被楚天发现端倪,他们一定会被追杀的无处可藏。

    现在他们顾忌的不单单是楚天,还有那具无头黑尸和它背后的高人。

    殡仪馆现在也很不平静,这里的气场已经被全部破坏,县里领导请求高层支援,省城下达了命令,从古河村那里抽调了几名玄门和灵学专家前来助阵。

    不但把这里的气场破坏,并且寻回了白小鹏大面积腐烂的尸体,在火化炉里即刻火化。

    在两位黑白老人返回医院之后,那片荒地里出现了一句无头的黑尸,一双黄纸鞋在他前面带着路,走到刚才他们站立的地方,无头黑尸爆发出了凄厉而又悲痛的嚎叫。

    显得异常的悲伤和无尽的恨意。

    而在荒地的边缘地带,一位拄着拐杖的太婆出现在那里,眼神空洞而深邃,嘴里喃喃着:仇人出现,轮回开始。

    医院里。

    酷匠。网u首eU发

    整个后半夜都很平静,我趴在楚菡的床边一直睡到天大亮,等我醒来,楚菡已经醒了,看起来好了很多,在输完最后一瓶营养液,楚菡硬是要下床,没办法,我只好在后面陪着。

    这丫头竟然下了楼,看样子是想离开医院,到了一楼,我们准备去看薛博福,却发现他们一大帮子都聚集在了医院大厅里,石蕴铎看到我们过来打了个招呼,薛博福样子还不是很好,但让我惊奇的是,那两位黑白老人面色很好,一点也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就连受伤严重的冯青和李佳一师徒两人看起虽然有些憔悴,但状态还是很好,看到我和楚菡过来,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眼睛里写满了仇恨。

    看着医院大厅里出现的几位道貌岸然穿着道袍的人,我释然了,敢情是他们帮助了冯青他们几人。

    命倒是挺硬。

    县里领导派车把我们接了回去,回到公安局招待所,好好休息了一番,不想醒来已经是到了晌午。

    简单洗刷一下下了楼,在公安局大院里,我看到了三个受伤很重的玄门中人朝我跑过来,还没到地方就大呼:“快,快,告诉领导,古、古河村出大事儿了!”

    我看他们面色铁青,脖子上带着像是什么东西撕咬的印痕,赶忙扶着最前面那个人“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话刚说完,这个人嘴里就流出一些黑黄水,并且散发着一股黑气,带着血腥的恶臭。

    我赶紧撒手,这是尸毒!

    微信搜“”,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还能领20台挖掘机!

    川野 说:  感谢亲们的支持!

    

    天桥底下有个大长腿美女卖内衣,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