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养尸为祸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呼吸有些急促,紧盯着这具黑尸,它没头!

    一低头就能看到他那好似硬生生被扭断的脖子,里面骨骼、血管分支清晰可见,它离我如此的近,仅仅一毫米的距离。

    我紧紧抱着狐狸姐姐,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具黑尸,我不确定它下一步要做什么。

    整个场面出奇的静,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因为背对着,我不知道薛博福等人的表情,能看到一黑一白两个的老头的表情,他们距离我一段距离,虽然谨慎的盯着这具黑尸,但他们却没怎么表态,似乎想静观其变。

    我知道他们的意思,这是压根就不想帮我。

    我咽了口唾沫,脚下还踩着冯青这个混蛋,本想向后退一下,谁知冯青竟然抱住了我的腿!

    这个王八蛋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我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黑尸依旧站在这里没动,我脚要麻了,这样僵直这也不是办法,交流更是行不通的。

    想到交流,脑袋里一道灵光闪过,浮现出婆婆跟我说过的话:尸者,懂语也。

    酝酿了很久,我终于脱口而出:“谢谢!”没话说,说声谢谢很合适,如若不是它,狐狸姐姐早就被冯青带走了。

    几秒后,这个黑尸还是没动静,在场的所有也读很沉住气,竟然也不开口。

    “呼。”

    一道阴风闪过,黑尸竟然抬起乌黑、干瘪的手卡着我的脖子,把我头贴在了它断裂的脖子上,腥臭和阴冷让我的心都快要爆炸了。

    “山村,死尸!”

    突然,声音从这具黑尸的体内传了出来,更像是从深埋的地下!

    又是这四个字!

    它不杀我,却对我说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一定隐藏着什么!

    没等我震惊完,这具黑尸突然放开我,迅速转身,朝黑衣老人扑了过去,行动如闪电。

    黑衣老人猛然一惊,想不到这具黑尸突然向自己扑来,来不及多想就朝后掠去。“白衣老人反应过来,动身上去帮忙,谁知一道白影就像是从天而降将他击飞了出去!

    “噗。”

    白衣老人这次像是受了重创,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紧跟着从他身后浮现出一双黄纸鞋!

    整个事件儿来的太过于突然了,脑袋根本就转不过了,我不是傻子,根本就不用多想,那就是跑!

    我踢了一脚地上的冯青,见他哼了一声,确定活着,索性就不管他,转身朝薛博福跑过去“快跑,还愣着干嘛!”

    经过我的提醒,薛博福和另外一个玄门中人反应了过来,两人先是惊呆的看着正在酣战的一黑一白老人。

    我伸手抓着满身血的薛博福就朝后跑“不想死的早就赶紧走,这些东西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

    另外一名玄门中人听到我的话,也打消了要去帮忙的想法,瘸着腿也跟着我们跑起来,管都没管地上的李佳一。

    生死关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们不管,我更不会管,就让这四个人自生自灭!

    自作孽不可活!

    我和薛博福还有那个玄门中人一口气跑出了很远,路过殡仪馆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我竟然看到白小鹏站在殡仪馆门口朝我挥动着已经溃烂的手臂,他的另一只手上竟然抓着楚菡扔下的那件浅蓝色工作服!

    看到我回头,白小鹏竟然冲咧嘴笑了起来,那种笑充满着阴森和恐怖,估计谁也接受不了大晚上的一个死去很久的人站在你对面对你笑!

    我倒吸一口冷气,再次加快了速度,半路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我回头朝后看了一眼,这一看让我恐惧再次加深,空旷的马路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臃肿的身材,让我记一辈子——王大娘!

    不可能!

    我揉揉眼睛再次看,她还是定那里,并且她的肚子似乎又大了。

    幻觉,绝对是幻觉!

    我浑身惊起了冷汗不说,还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太诡异了,王大娘被狐狸姐姐吸食了尸灵,不可能活下来,这一切让我再次陷入崩溃的边缘。

    真后悔今天晚上来这个殡仪馆!

    j酷b匠网h首n发!3

    随着车子往前跑,我的心不是那么沉重了,尽管这样子,还是不敢回头看。

    我的思绪全乱了,以至于司机问话,我竟然一句也没听到,司机为人很好,直接把我们三人带到了就近的一家医院,帮我叫了医生,我想付钱,可是背包里全是冥币!

    最后司机笑着挥挥手坐上了车,作为答谢,我扔进了车子里一张婆婆画的神符,并嘱咐司机:回去慢点,以后别再跑殡仪馆那条线了。

    司机疑惑的看着我不解的笑笑,开车离开。

    我不知道他听不听我话,但还是希望他听吧。

    薛博福和另外一个玄门中人,被医护人员送进了急救室,我并没什么大碍,受了一点轻伤,坐在医院走廊里的座位上休息。

    我刚坐下,体内的那条小蛇又开始游动了起来,这次是全身游动,不是危险的信号。

    我相当的疲惫,但也不想休息,赶紧打开乾坤袋,抱出了狐狸姐姐。它现在异常的虚弱,不过还是微微的睁开眼睛,对我眨巴了下,我当时差点流下眼泪。

    尽管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已经把它当成了最亲近的‘人’之一。

    我抚摸着它的毛发,我能感觉出来,很生硬。

    狐狸姐姐对我伸爪子指了指我肩膀上的背包,我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从背包里拿出了黑莲花,不等我坐下,狐狸姐姐就消失在了里面。

    我想它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不再打扰把黑莲花收了起来。

    我去洗手间好好清洗了一下身上,刚出门就碰到了一个人,愕然愣住,是那个送我们回来的司机!

    他看到我张嘴笑了笑,我也笑笑,忽然发现他印堂发黑,这是不祥之兆!

    “老哥,你来做什么?”

    我询问道。

    “没啥,大兄弟莫激动,俺不是往你要车钱哩。”司机憨厚挠着头:“我四个受伤的病人回来。”他忽然压低了声音“不瞒兄弟,你说真是奇怪,我在殡仪馆附近拉了三趟受伤的人了,第一次是一男一女,二次是你们,三次是四个受伤很重的男人。。”

    我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憨厚的男人,没想到是他救我我们出现殡仪馆的所有人,但他印堂发黑、双眼凹了进去,近期绝对有祸患!

    随后我郑重对他说道:“老哥,你现在什么也不要做,赶紧回家。”

    “为啥?”

    司机不解的看着我。

    “你这两天必有横祸!”我直言相告。

    微信搜“”,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还能领20台挖掘机!

    川野 说:  感谢所有支持本书的朋友,谢谢!

    

    直播:小时候,爷爷把我当僵尸养着玩...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