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养尸为祸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我并不晓得,正因为我们几个,差点害死爷爷;但,真正的噩运并没有结束,而只不过是还没开始!

    镇子里派出所来了很多民警,查了好些天也没查出个所以然,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爷爷更没告诉我那天晚上乱坟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叫我不要问,长大了就离开村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这件事儿也慢慢模糊,而我也为了求学离开了山村,一晃十多年过去,我已经大学毕业。

    每年我都会回去两三次,爷爷和神婆的身子骨不是那么硬朗了,毕业后我决定回去好好陪爷爷他们一段时间。

    (看正L版章H节)上cw酷7匠w网#c

    就在我准备动身的前两天,一连着都是做同样奇怪的梦,先是梦到小山村蒙了一层浓浓的雾气,爷爷和婆婆在村口挥手等我回来,全村的人微笑着出现在他们的身后,而后场景猛然一变则是二狗子和洋蛋儿他们在乱坟岗里尖锐的大笑着喊着我的名字“龙空,一起玩……”我猛然惊醒,浑身都湿透了。

    开始以为是一场噩梦,但是连着两晚上都是这个梦境,我有些坐不住了,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毕竟从小没少受爷爷的熏陶,甚至私下里翻看他的《养尸术》和神婆的《巫经》,对于奇门异术这块还是懂一些。

    我越想越坐不住,第二天一大早就收拾东西往家里赶。

    我们那里属于湘西偏远山村,坐车颠簸两三个小时只能到附近的镇上,从镇上到我们村子又很远,山路很不好走,特别是阴雨时节泥泞不堪,根本就进不了村子,运气好的话能搭上顺风车,不然的话,就只能步行十多里翻两座山梁子才能到达。

    我运气还算是好,搭乘了一段顺风车,拿的东西也不是很多,下车时,离我们村子还算不远的一个老汉说道:“小伙子,你这是要去古河村呀?”

    我点点头,把行李拿下来。

    “咳咳。”开三轮车的大叔摇了摇头“那村子最近邪乎的很,你要是窜亲戚最好不要在那里过夜,太邪门了,真的。”

    我笑了笑,心想,我在那里都长了20多年,还有什么邪乎能在意呢,我对他们挥挥手表示感谢,随后踏上返乡的归途。

    山路近几年还算好一点,镇子里出钱修了一下,走起来也平坦许多。

    我不想翻山梁子,打算从村子西头那里的断头河过去,说起断头河,这条河确实有点诡异,每年都要淹死好几个人,不过大白天的倒也没什么。

    我抬头看了看红红的日头,背着行李不以为然的走过去,断头河上的桥面已经残破不堪,木板有好多处窟窿。

    透过河边草丛我忽然看到一个人担着一个担子站在河边,我吃了一惊,这不是卖豆腐脑的老根叔么?

    “老根叔,你在这里作甚?”我远远的喊了一句。

    “龙空回来了啊,我在这里卖豆腐脑呢。”老根叔没回头就那样直直的站着。

    卖豆腐脑?

    在河边?

    我抬了抬脚心里谨慎起来,看着平静的河面,现在又是大晌午,心想难不成老根叔被淹死鬼迷惑了,我赶紧大喊“老根叔,你快……”

    不等我话说完,老根叔和他的担子就不见了,紧走两步赶紧过去,可是,哪里还有老根叔的影子。

    掉河里是不可能的,因为河面很平静,这时从河面飘过一阵浓厚的阴风,我浑身抖动了下,身上顿时凉飕飕,我喘着气往后退了一步,心想阴气重的人果然很容易引来不干净的东西。

    我以为刚才是看花眼了,但是等我上桥的时候,侧眼看到刚才老根叔出现的河边实实在在的就有一对鞋印子!

    深吸一口气,心里一阵犯怵,大白天的还能遇到脏东西,为什么会是老根叔呢?

    走上桥时,水面还是很平静,想起爷爷之前说的话,越是平静的河水下面,越有东西,最好不要看。

    我背着行李,直视前方没敢往桥下面瞅,断头河其实也不宽,有10多米宽,我看了下手表,显示的时间正是晌午十二点多钟,记得《养尸术》上有记载:午时三刻,沉尸自来,河水慢过,布阵烧香,方可获之……

    现在这点正是水鬼勾魂的时候,我本事远不及爷爷,当然不能站在桥中心捕尸。

    然而,就在我走到桥中心的时候,咋个听得后面有人叫我:龙…空……

    我猛然一愣,定在桥中心,心中一阵狐疑,难道有熟人?

    可是,我并没有急着回头,因为后面没有脚步声,桥下的水还是平静的流着,倒是吹过来一阵恶臭的河风。

    不能回头!

    我加紧步伐往前走,我突然想起了爷爷的话,晌午过河,不管后面谁对你喊都不要回头!

    我心里一阵发毛,有了刚才老根叔的前例,我又加快了脚步,等到了河对面,我回头一看,哪里有什么人!

    桥面上,甚至是周围除了我,一个人也没有。我往河里看了眼,发现河水流动性大了起来,甚至在桥面和河边形成一圈圈的旋窝。

    我倒吸一口气,看来晌午水鬼勾魂一点也不假。

    就在我矗立着发愣的时候,背后一凉,肩膀上被人“啪”拍了一下。

    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猛地回头,啊的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只见一脸阴森笑容的老根叔就担着担子在我面前。

    “老、老根叔。”我的心砰砰跳个不停,手心都麻木了“你这是……”

    老根叔嘴角蠕动了下“卖豆腐脑,龙空啊,大晌午的,喝一点再回吧。”说着就把担子取下来,拿着一个瓢,掀开盖子就要给我挖。

    盖子掀开,一股很臭的味道传过来,我低头一看,什么豆腐脑啊,担子里全是一些发黑变质腐败的豆腐,这臭味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微信搜“”,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还能领20台挖掘机!

    

    直播:撸点太高,准备好纸巾再进来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620